网络小说写作天象描写Ⅶ风雨雷电

天象描写Ⅶ风雨雷电

  ⅰ风
  风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小麦也都有了生命,风从那边来,传来麦穗与麦穗间的细语。
  张贤亮《龙种》
  ·
  我闭紧嘴,风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逼迫我不时地张一张嘴。就在这一刹那,它也会往我的口腔里扬一把土,类似一个恶作剧的孩子。
  杨朔《征尘》
  ·
  春风
  三月睛明的午后,空气真是融和得很,温暖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酝酿出来的,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醉意,使人感受着了怪适意不过,同时又像昏昏迷迷的想向空间搂抱过去的样子。
  倪贻德《初恋》
  ·
  二月里的春风,在白天,暖洋洋的,带点潮湿味儿,吹在脸上,却有点像棉花絮拂着脸上的味道;可是一到夜晚,特别是深夜,那股尖厉劲儿,真有点像剪刀呢。夜风在河滩里飘动着,沙滩里的柳树,像喝醉了酒似的,使劲地舞动着她满身的嫩油油的枝条。
  李准《五部水车》
  ·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朱自清《春》
  ·
  一夜之间,春风来了。忽然,从塞外的苍苍草原、莽莽沙漠,滚滚而来。从关外扑过山头,漫过山梁,插山沟,灌山口,呜呜吹号,哄哄呼啸,飞沙走石,扑在窗户上,撒拉撒拉,扑在人脸上,如无数的针扎。
  林斤澜《春风》
  ·
  夏风
  风来了。
  先是一阵阵飘飘的微风,从西北的海滩那边沙沙地掠过来,轻轻地翻起了夜行人的衣襟,戏弄着路上的枯叶。旷野里响着一片轻微的簌簌声。一会儿,风大了,路旁的高粱狂乱地摇摆着,树上的枯枝克喳克喳地断落下来。一阵可怕的啸声,从远远的旷野上响了过来,阴云更低沉了。沉雷似乎已经冲出了乌云的重重包围,克啦啦啦像爆炸似的响着,从西北方向滚动过来。
  峻青《黎明的河边》
  ·
  盛夏的傍晚。一阵阵轻柔的和缓的小北风,飘出完达山谷,掠过牡丹江面,把果园里的香味,把大江上的波浪的清凉,一丝丝,一股股地吹送进江南岸的龙泉镇,渐渐地,镇子里的暴热和喧闹消歇了。马路旁的白杨、垂柳,庭院中的丁香,海棠,也全从酷暑的困倦中醒了来。清风在绿叶间簌簌流动,花香在屋檐下悄悄飘荡。一切都是惬意的,宁静的。整个沿江排开的小城,如同一个仰面静卧的巨人,正用它全部身心去感受晚风的恩泽,去尽享风中那淡淡的幽香和湿润的爽意。
  刘亚舟《幸运儿》
  ·
  秋风
  秋风像一支神奇的笔,给兴安岭的群山密林,涂抹上了金黄色、殷红色、淡粉色、间杂着斑斑驳驳的墨绿色。一年一度的王花山季节来到了。在这个月份里,河水格外清凉,闪动着细微微的波浪。天空也格外明朗,只有几丝淡淡的云花。你瞧吧,那挤在山崖上的高高的青柏树,金灿灿的华冠,像一团团黄澄澄的烟雾;那散缀在坡梁上的柞树棵子,活像一堆堆燃烧得通红透亮的篝火。而那遮满沟川峡谷的白桦树呢,则像是飘浮的云、洁白的雪。
  秋天的山林里,一切都充满着神秘而深沉的调子。
  贾非《冰雪摇蓝》
  ·
  深秋的寒风卷着小雪扫过枯黄的草,向远方飞去。低垂的阴云吻着它的姐妹–在风中乱飞的灰色的炊烟。然而我们爱这萧瑟的秋风。在它深沉苍凉的歌声里,我们听到了刚毅和不屈,感受到了生命的力和抗争,理想的诗意和青春的激情。
  肖林《寄远》
  ·
  一阵阴凉的秋风,把已枯萎的楸树叶吹下来。残叶不高兴跟着风走。于是,风就旋转起来,从山上冲进村中,从街上卷到院子里来。树叶发出萧萧飒飒的响声,像是在悲哀地哭泣。
  冯德英《苦菜花》
  ·
  冬风
  十二月四日是圣巴巴拉节,守护灵魂往生天国的圣女巴巴拉的节日。紧接着圣巴巴拉节之后,就刮起了第一阵急骤凌乱的咻咻冬风。风在地面上飞掠而过,发出像猎狗顺着臭迹穷追猛赶时狂吠的声音。风啃啮耕耘过的田野,在丛林周围吠叫,刨开积雪,扯断果园的树枝,沿着大路狂跑,在溪流上东闻西溴;风不费多少力气,到处把一切简陋的茅草屋顶和篱笆都摧毁了。这之后,风依旧狂吠着,却向森林逃奔而去了。继这阵狂风之后,就在当天晚上,又从昏暗中冒出了几阵巨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的嘴巴里,伸出了长长的锐利的风舌。
  巨风刮了整夜,在田野里嗥叫而过,像是一群群饿狼。巨风也大显了神通。天还没有亮,僵硬的大地上的褴褛残破的雪衣,已经完全给剥光了;只有在某些地方,在洼地和沟渠里,才可以看到残留下来的白雪布片挂在篱笆上面。田地上也留下一些发光的白斑;道路可彻底冻住了,–仿佛变成化石了–严霜用它锋利的牙齿深深地啮进了泥土,因此,泥土受到掊击时,便发出钢铁般的金属声。可是,随着早晨的到来,巨风便逃到树林里去躲起来了;巨风潜伏在树林里颤栗发抖。
  (波兰)莱蒙特《农民》
  ·
  微风
  五月的微风,飘着道边槐花的清芬,轻轻地吹拂着路人的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们的胸襟,温柔的慰抚,有如慈母的双手。
  梅阡《春夜》
  ·
  突然起了微风,山林唰啦啦地响了起来。那是无数草叶与草叶树叶相碰撞发出的若有若无的响声的汇合,听起来虽轻微但很有力量感。微风似从天上吹来,带着冷月寒星的凉意和银河的水气,冷冷的潮潮的使凡是有心的生命都会觉得心情舒畅。
  张波《登高》
  ·
  小南风真像个娃娃躺在黄毯子上了,嘻嘻地笑着,从这一边,滚到那一边,跌下去了,在小河的水面上翻翻身,在草坡子上蹽个蹦儿,又躺到黄毯子上,又从那一边,滚到这一边儿。
  浩然《艳阳天》
  ·
  夜已经很静了,凉飕飕的小风,一股儿一股儿地从支开的窗子上吹进来。那风,带着露水的潮气,也带着麦熟的香味儿,吹在庄稼人的心坎上,比含着一块冰糖还甜呀!
  浩然《艳阳天》
  ·
  山门的风和山门河的水一样,日日夜夜自北而南,虽然柔曼似水,但时间久了,使得田野上的庄稼,河岸上的依依垂柳,也一齐背倚山门,弓身向南,微微弯曲,像向所有来此的客人,鞠躬致敬。
  刘志坚《山门之风》
  ·
  轻风
  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
  徐志摩《翡冷翠山居闲话》
  ·
  轻风有时吹动了,有时又静息了;
  忽然一直吹上面来,仿佛要大起来了,–四周一切都愉快地呼啸,摇摆,荡动,风尾草的柔软的尖端袅娜地摇动,–正想享受这风……但它忽然又息灭,又一切都肃静了。只有蟋蟀齐声地叫着,仿佛在动怒,–这个不息的、尖锐而干枯的声音使人困疲。这声音和日中的顽强的炎热很相配;它仿佛是这炎热所产生的,是这炎热从赤炽的大地里唤出来的。
  (俄)屠格涅夫《猎人笔记》
  ·
  清风
  拂进来的微风如同一阵抚爱似地拂着他们三个人。那是一种柔和的,温暖的,平静的清风,一种被这个海岸生长的种种芬芳醉人的花木所饱和的春风。我们辨得出那里面有一种松脂的强烈味道和桉叶的辛辣气息。
  (法)莫泊桑《俊友》
  ·
  热风
  在半上昼火烧一般的太阳下,一切生物好像都躺了下来,默不作声,只有蝉是例外。它们给热力薰醉了,沿途每一处开阔斜坡的山艾树上,它们都在引吭高歌。当我们向南走时,我们碰到的是顶头风,一种干燥的风将似有羽毛的山艾树鞭打,并且用一阵一阵强劲的风,将这种树像一片凤尾草那么吹得起伏飘荡。空气因热和尘灰而变得烟雾迷茫样子。远山反依稀可辨。离内布拉斯加州州界不远,我们到了一处高地顶上,看到一大片农田的山谷在我们面前展开。在整片山谷里,像是黄烟的云,从旷野的地面汹涌上腾。干燥的大风卷过田野,将翻耕或是耙过的田地上层迅速吹干,把泥土表层像灰尘一样带至天空。在山谷以外,往南百英里左右,所有空旷地方都在助纣为虐,给已经不知有多少吨和多少亩的腾空泥土,再增加其他的滚滚尘土。我们驱车前进,进入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大尘暴前进边缘的干雨中。
  (美)艾温·威·蒂尔《夏游记趣》
  ·
  山风
  山风卷着松涛,像海洋的狂澜似的,带着吓人的声浪,从远处荷荷地滚来,一阵阵地刮着崖头刮着树,打着板壁打着门,发出怖人的巨响。有时且扬起尖锐的悲呜,像是山中的妖怪在外巡游一般。
  艾芜《松林上》
  ·
  哈!山风多么狂烈!
  满山青翠的阔叶树都在风前翻滚跳动,猎猎作响,有如一头巨大的发威的山猫,耸起了脊背,山雀儿被风卷得满天散开,化作了纷飞的黑点。那陡峭的悬岸上,丛生的修长的巴茅草也像是高高举起的无数矛枪在飞舞晃动。
  曾毓秋《浪阔滩平》
  ·
  庐山的风,自是风,不挟灰,也不带尘。它抚摸着行人的皮肤,不热亦不冷,稍微有点凉丝丝的,总像是北国的秋风。尤其是当人漫步林中,最能感觉到它的轻柔、洁净、清爽、沁人心脾,梳人灵魂。
  孙荪《庐山归来答客问》
  ·
  海风
  海完全变了模样。
  我认不清楚平日见惯的海了。潮暴涨起来,淹没了整个海滩。愤怒般的波涛还不住地往岸边打来。风在海上面吼叫地飞舞。海在风下面挣扎地跳动。眼睛望过去,就只看见一片黑暗。黑暗中幻象般地闪动着白光,好像海在眨眼睛,海在张口吐白沫。
  浴场已经消失在黑暗里,成了一堆阴影,躲在前面。每一阵风冲过来,就使它发出怪叫。我去找那些岩石,就是这傍晚我在那上面站过的,现在连痕迹也看不见了。
  我站在岸边,望着前面海跟风搏斗的壮剧。一座一座的山向我压过来,脚下的石级忽然摇晃似地往后面退。风乘着这机会震撼我的身子。我的脸和手都像着了利刀似地发痛。一个浪打来,那白沫几乎打湿了我的脚背。
  黑暗一秒钟一秒钟地增加。海疯狂地拼命撞击岸。风带着一长列的怪声迎面飞过来。这一切都像在寻找它们的牺牲品一般。对着这可怖的景象我也感到惊奇了。平日是那么恬静的海遇着大风的时候也会这样奋激地怒吼起来!
  巴金《鬼》
  ·
  渐渐的静了下来。还在树林子里,我已迎到了冷意侵入的海风。再三四转,大海和岩石都横到了眼前!这是海的真面目呵。浩浩万里的蔚蓝无底的洪涛,壮厉的海风,蓬蓬的吹来,带着腥咸的气味。在闻到腥咸的海味之时,我往往忆及童年拾卵石贝壳的光景,而惊叹海之伟大。在我抱肩迎着吹人欲折的海风之时。才了解海之所以为海,全在乎这不可御的凛然的冷意!
  在嶙峋的大海石之间,岩隙的树阴之下,我望着卵岩,也看见上面白色的灯塔。此时静极,只几处很精致的避暑别墅,悄然的立在断岩之上。悲壮的海风,穿过丛林,似乎在奏“天风海涛”之曲。支颐凝坐,想海波尽处,是群龙见首的欧洲,我和平的故乡,比这可望不可即的海天还遥远呢!
  冰心《寄小读者》
  ……
  疾风
  好厉害的风啊!
  它活像个失去了理智的疯子,在这宽阔的庭院中颠颠扑扑,乱碰乱撞。它时而把地上的柴草碎叶旋卷起来,忽地扔到东边,忽地抛到西边,忽地卷上高空飞舞,又忽地推到一个墙旮旯里不动了。
  窗前的老榆树,被风一刮,摇摇晃晃,枝丫扫着屋檐,发出唰啦啦唰啦啦的响声。
  郭澄清《大刀记》
  ·
  寒风
  北河沿的浅水已冻成坚实的冰。柳树脱去了余留的残叶,剩着**的灰色的枝,像无数鞭条,受风的指挥向空中乱打。
  胡也频《北风里》
  ·
  暴风雪愈来愈猛,刺骨的寒风带来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寒风摇撼着树枝,狂啸怒号,发狂似地吹开整个雪堆,把它卷入空中,寒风不住呼啸,方向变化无定,几乎掀翻了雪撬和马匹,好像尖石子似的刮着骑马人的脸,叫他们透不过气来,说不出话来。缚在雪撬辕杆上的铃子全然听不见声音了;在这旋风的怒号和呼啸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像狼号,又像远处的马嘶,有时又像人们在大难之中的呼救声。
  (波兰)显克微支《十字军骑士》
  ·
  十二月的寒风,在烟筒里呼啸,放荡而狂悖,听起来像灵魂在黑夜的草原里,在狂风暴雨中,在漂泊中呼吁。
  (德)托马斯·曼《沉重的时刻》
  ·
  狂风
  从遥远的北方卷来了夹着沙土的狂风,立刻那高高的蓝蓝的深秋的天,就成为灰黄的颜色了。一切的景物变了色,太阳避的一点影子也看不出了。顶在头上的天,好像渐渐地成为沉重的,压了下来,要压在人的头上。
  靳以《黄沙》
  ·
  忽然的,门,窗,树木,一齐响起来,风由上面,由侧面,由下面,带着将被杀的猪的狂叫,带着黄沙黑土与鸡毛破纸,扫袭着空中与地上。灯灭了,窗户打开,墙在颤,一切都混乱,动摇,天要落下来,地要翻上去。人的心都缩紧,盆水立刻浮了一层冰。北平仿佛失去了坚厚的城墙,而与荒沙大漠打成了一片。世界上只有飞沙与寒气的狂舞,人失去控制自然的力量,连猛兽也不敢叫一声。
  老舍《四世同堂》
  ·
  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报单,遮昏了太阳,唱着,叫着,吼着,回荡着;忽然直驰,像惊狂了的大精灵,扯天扯地的疾走;忽然慌乱,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忽然横扫,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扭折了树枝,吹掀了屋瓦,撞断了电线……
  老舍《骆驼祥子》
  ·
  天气坏极了,成天风风雨雨,雨雨风风,条条大街上都是泥泞,除了泥泞还是泥泞。日复一日从东边天空里压过来大片厚厚的云层,罩住了伦敦,连绵不断,仿佛那东边天空里藏着刮不完的风、散不尽的云似的。风势凶猛极了,揭去了城里高楼大厦屋顶上的铅皮,连根拔起了乡村里的树木,刮得风车的叶片都不翼而飞。从海滨一带不断传来翻船死人的噩耗。一阵阵狂风,还夹杂着瓢泼大雨。
  (英)狄更斯《远大前程》
  ·
  旋风
  村边,正刮着一个旋风,那旋风像一条直直立起的长蛇,脚踏着白沙地面,头顶着晴朗的天空,它漫过小树、坟丛、沙岗,摧残着一切,滚滚前进。
  孙犁《风云初记》
  ·
  山村里正月的旋风,像个不请自来的夜客,爱在黑地里敲门,门环儿搭搭地响了一阵,屋子里就都是风的声音了。
  菡子《万姐》
  ·
  飓风
  飓风是司命的神,他被自己的凶恶弄沉醉了、糊涂了,它变成了旋风。这是盲目的在制造黑夜。有的风暴发了狂,疯疯癫癫爬上了天穹的脑顶。天穹也张皇失措,只好暗暗的用雷鸣来回答。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了。这真是最凶恶的时刻。
  (法)雨果《海上劳工》
  ·
  怪风
  黑夜,忽然刮起了怪风,呼呼山响,哞哞狂吼,听着怪疹人的。直刮得黄沙弥天,伸手不见五指。房上的瓦片被揭下去了,篱笆被拔上了天。田地里拔过麦子种上的晚庄稼苗刚长出一尺来高,都被捺倒了,河堤上的老柳树也被@得低了头,树枝抽打着河坡子,扬起迷眼的尘沙,河水卷起巨浪,拍打着堤岸。刮着刮着海发云就阴了天。天空黑云翻滚,雷闪交加,一阵阵冷风吹得人直打寒战。“唰啦”一个耀眼的利闪,跟着“呱啦”一个大炸雷,就哗哗地下起滂沱大雨来,天昏地暗,迷茫一片。
  张孟良《血溅金门》
  ·
  东北风
  一九五五年的最后一天……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巍峨挺秀的秦岭消没在浊雾里;田堰层迭的南塬,模糊了;美丽如锦的渭河平原也骤然变得丑陋而苍老。
  东北风呜呜地叫着。枯草落叶满天飞扬,黄尘蒙蒙,混沌一片,简直分辨不出何处是天,何处是地了。就是骄傲的大鹰,也不敢在这样的天气里,试试它的翅膀。
  风里还夹着潮湿的海洋上的气息,这是大雪的预兆。
  王汶石《风雪之夜》
  ·
  西北风
  西北风开始刮起来,吹遍了滹沱河的两岸,吹得天色昏黄,吹得大杨树摇着乱发,吹得芦苇萧萧。大风卷起滹沱河的波涛,滚滚流向东方。
  梁斌《播火记》
  ·
  暴风
  暴风呼叫着邪魔野鬼的调子,扫起地上的尘土,使边区明媚,爽朗,愉快的山野霎时间变得地狱一般黑暗。风扯着人的衣襟,摘着人的头巾,沙子射着人的眼睛。从村东南回家的人被风阻挠着,直不起腰;而从西北方的则被风吹送着,站都站不住。河沟里树枝摇曳着,似乎要挣脱树干随风而去的样子;枝丫间,喜鹊辛辛苦苦筑起的巢,被风毫不费力地拆掉,那一根一根衔来的干枝枯草都粉飞去了。池坝里水面上盖了一层尘土,涟漪的河水和蓖麻油一样混沌。
  柳青《种谷记》
  ·
  出乎意外,一团蓬松的、灰白的云从山后露出来。它跟草原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说:“我准备好啦,”天色就阴下来了。忽然,在停滞的空气里不知什么东西爆炸开来;猛然起了一阵暴风,在草原上盘旋,号叫,呼啸。立刻青草和去年的枯草发出沙沙声,灰尘在大道上卷成螺旋,奔过草原,一路裹走麦秸、蜻蜓、羽毛,像是一根旋转的黑柱子,腾上天空,遮暗了太阳。在草原上,四面八方,那些野麻踉踉跄跄,跳跳蹦蹦,其中有一株给旋风裹住,跟小鸟那样盘旋着,飞上天空,变成一个小子的黑斑点,不见了。这以后,又有一株飞上去,随后第三株飞上去,叶果鲁西卡看见其中两株在蓝色的高空碰在一起,互相扭住,仿佛在决斗似的。
  (俄)契诃夫《草原》
  ·
  台风
  台风像神话里魔鬼作法那样,天空里顷刻出现了烧焦的破棉絮似的云块,变得昏天黑地、混混沌沌的了。风在桅杆上、支索上、电报天线上打着呼哨。暴风像瀑布似的倾泻下来,风把雨和水搅拌在一起,像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打在人的脸上像针刺一般痛。这台风来势真猛啊!
  樊天胜《阿扎与哈利》
  ·
  我到过海南岛外一些小岛。在这些地方,台风刮起来气势真是惊人。它们直刮得人站也站不稳,要抱住木桩才不致于被刮下海去;那种风力可以把一座茅棚像火柴盒子似的刮到海中。
  秦牧《奇树》
  ·
  沙漠风
  风沙越来越大,它在树林当中啸叫,旋转,忽而掠过房顶逃遁在大沙漠之中,忽而又瞬息万里地冲到这小学校里,推开门窗,好像在吓唬人,好像要找较量的对手。
  杜鹏程《飞跃》
  ·
  这时的风刮得愈来愈猛。它刮起的沙石已不是像跳着探戈似的风柱,而是黄浊的一片。有时,甚至铺天盖地而来,使人十步之内不辨方向。那声音是喧嚣而鼎沸的,颇像排山倒海而来的惊涛骇浪。当风沙刮得最疾之际,只见滚滚黄浪颠簸于天地之间。北风呼啸,凛冽凄厉,乘坐的吉普车也在大风之中震动起来。
  柳嘉《戈壁风》
  ·
  张牙舞爪的风魔渐渐逼近了,狂风卷起漫天沙雨打在车窗上哗哗作响,整个天空像是拉上了一条黄沙的幔帐,太阳早已没了踪影,昏天黑地的,咫尺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耳边响着风魔吹奏的森人的警笛。
  冯强《在腾格里沙漠深处》
  ·
  尘土
  在黄昏时风势转了,可是尘土并没有减少多少。太阳又大又圆,像是一个淡黄的中秋圆月,慢慢的西沉。先是它的下缘,然后是它的下半,然后在西边天末升起的飞扬尘土厚幔后边整个不见。一种柔和的,金色的光,我们从未见过出奇美丽的光,充满了这个灰扑扑的月照天空。黄昏以后很久,直到夜深,风和风挟带的东西继续横扫过查特隆,不过到了清晨,空气差不多静止了。大部分尘土,都落了下来。我们重又上路,视域扩大了,我们要进入那个惊奇的世界,一个绿色沙丘的地方。
  (美)艾温·威·蒂尔《夏游记趣》
  ·
  ⅱ雨
  古人咏自然美,皆爱风花雪月。但我独钟情于雨。
  雨有细雨、疏雨、阵雨、暴雨、大雨、小雨、阴雨、霖雨、淫雨、好雨、密雨、烟雨、还有毛毛雨、杏花雨、黄梅雨、豆花雨、桑柘雨、倾盆雨、及时雨,面目各异;每个人眼中的雨,也别有一种情韵。
  最缠绵的莫过于春雨。她是那么轻柔,那么温情,在淡淡的细雨中结伴散步,很容易跌入浪漫的氛围。
  最惬意的莫过于夏雨。她是那么突然,那么热烈,在哗哗的暴雨中洗涤心灵,胸中的烦躁与块垒一扫而尽。
  最潇洒的莫过于秋雨。她是那么飘逸,那么疏放,在霏霏的烟雨中悠然沉思,你会体味到人生成熟的魅力。
  最沉重的莫过于冬雨。她是那么冷峻,那么愀然,在咚咚的阵雨中追溯往昔,将勾起你逝去的惆怅,还有依恋的良宵。
  我极喜雨中去逛街。密密的雨点驱散了大都市的喧哗、嘈杂和沉闷,于是往日眼中狭窄的街骤时变得宽广漫长;轻灵的雨珠洗尽街心的浊尘,龌龊与猥杂,于是万物渐显明亮纯净的光泽,绿的更绿,红的更红,更好看,一把把七彩雨伞,宛如亭亭玉立的少女,点缀出满街的万般风情。
  我更爱雨中去旅游。肃穆的青山原来多妩媚,深幽的绿水恰似好温柔。丛林变得滋润,石阶更显轻盈。雨中看云飞雾起,变幻多端,正如人生莫测;雨中泛舟寻清趣,远近皆朦胧,人在诗意中。
  雨天更宜躲进小楼,隐于陋室,约三五知己,或品茶叙旧,议论风发,谈大侠之传奇,侃世道之滑稽;或雨中听丝弦,江南风情曲中论,大弦小弦皆有意。
  有雨无朋亦怡然,独坐窗下听雨读书,读诗词曲赋,读散文小品,读好看小说,如沐春雨,如饮陈酒,如见真情。或愁肠百结,蹙眉长叹,替古人垂泪;或喜上眉梢,夙愿如尝,得千古知己。
  我与雨有缘,因为好多奇思妙想皆在雨中萌发;我与雨有缘,还因为敏感的心路变幻出诸多精彩迭起的故事。
  曹正文《雨缘》
  ·
  雨丝从云层中直线摇下,开始是缓慢的,柔和的,不大一会儿,节奏随之加快,势力越来越猛,变成斜射的雨箭,再以后,母箭中又分生出许多子箭,雨星儿演化成腾腾水雾,漫天一片泛白,竟难以分出丝缕来了。这时,我总觉得空中似有许多只巧手,在迅疾利落地赶织一架硕大无比的水的幔帐……
  石英《武夷山的雨》
  ·
  接连地落了几天雨,天空没有丝毫的晴意。
  从早晨到夜晚我都坐在书桌前面。书桌横放在窗前,我抬起头就望见雨水沿着玻璃滴下来,我的眼光透过玻璃望出去,只看见模糊的一片雨丝,雨点单调地滴到窗下石板地上,差不多就用这同样的声音一连滴了这几天。这声音起初还只达到我的耳边,后来就渐渐地进了我的心里,它很烦厌地折磨着我的心,使我不能够把心放在书本上,最后在晚上我连书本上在的字迹也分辨不清楚了。
  ……
  外面依旧落着雨。弄堂里很静。石板地因下了雨变得滑脚了。雨点飘在我的脸上,打湿了我的眼镜。我不注意这些,我只知道我心里的火,我需雨来浇灭它。我迷惘地走出了那狭窄的弄堂。
  街是比较宽阔的,但躺在我面前的却是一片荒凉的景象……一切都是没有生气的。只有雨是起劲地落着,不住地落着,那些雨点威压地打在没有生命的地上。
  ……
  好几次我的脚踏在水荡里面,水漫过皮鞋浸湿了袜子,我也不去管它。我只顾大步走着,好像一停脚我就会落进谁的手掌里面似的。
  ……
  我不知道我已经走了若干时候。可是我的心仍旧被那烈火煎熬着。那冷而湿的雨点在我的身上并没有一点用处,我不觉得冷,不觉得疲倦。
  巴金《雨》
  。
  春雨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雨。因为它迷蒙而含蓄,因为它充满生机,因为它总是快快活活,因为只有它才连结着无边的天和无边的地。
  “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天的小雨便是大自然的温柔与谦逊,大自然的慷慨与恩宠,却也是大自然的顽皮。它存在着,它抚摸着,它滋润着,却不留下痕迹。用眼睛是很难找到它的,要用手心,用脸颊,用你的等待着春的滋润的心。
  王蒙《雨·船》
  ·
  过罢“清明”,春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一直下到“谷雨”,天还没有放晴。梨花被雨淋落了。桃花被雨淋湿了。田里的小麦等不得太阳,只得在细雨中,悄悄地拔着节,孕着穗。
  李准《清明雨》
  ·
  从灰蒙蒙的天上,从飘动着的云层里,从轻悠悠的南风中,落下来了,落下来了。
  雨,春天的淡蓝色的雨啊!
  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的轻纱,披上了黑油油的田野。雨落在水库里,像滴进晶莹的玉盘,溅起了粒粒珍珠;雨落在树梢上,像给枝条梳动着柔软的长发;雨落在大地里,卷起了一阵轻烟,土地好像绽出了一个个笑的酒涡……
  刘湛秋《雨天的歌》
  ·
  我离开书店时,春雨还在下着。远处是一片农田。在春雨的滋润下,麦苗长得更翠绿,菜花开得更金黄;在那一条纵横交错的田沟里,春水淙淙地淌着。
  刘征泰《春雨》
  ·
  春雨唰唰地下着。透过外面淌着雨水的玻璃车窗,看见秦岭西部太白山的远峰、松坡、渭河上游的平原、竹林、乡村和市镇,百里烟波,都笼罩在白茫茫的春雨中。
  柳青《创业史》
  ·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二三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了灯,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朱自清《春》
  ·
  不知什么时候,落起了春雨,雨像绢丝一般,又轻又细,听不见淅淅的响声,也感不到雨浇的淋漓。只觉得好像这是一种湿漉漉的烟雾,没有形状,也不出响声,轻柔地滋润着大地和人心。
  陈淼《漓江春雨》
  ·
  沙沙的春雨,像是热情好客的向导,同我一道欣赏着这风光秀丽的自然景色:高高的山岭,潺潺的溪流,青青的麦苗,依依的垂柳……都被这如丝如缕的春雨,点缀得更加妖娆、更加迷人,简直是一幅国画风格浓重的山河图,就连周围的空气也随之变得特别湿润、特别爽洁,吸到肺里真有一股甜滋滋的感觉。所有这些对于饱受大城市公害之苦的人,不能不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陈淀国《诗圣故里》
  ·
  雨天的黄昏更富有诗意。蒙蒙细雨,如烟如雾,飘飘洒洒,缠缠绵绵,染绿了树,染绿了草,染绿了乡间小路。几只紫燕在雨丝中穿来穿去,撒下一串绿色的音符。村头谁家篱墙上三两枝性急的杏花,已经灼灼地挑在雨幕里,柔和而清新,使人想起“杏花消息雨声中”诗的意境来。
  郭保林《写给故乡的黄昏》
  ·
  夏雨
  七月底的傍晚,天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儿风,树枝一动不动,只有那不知疲倦的知了发出聒耳的噪音。泥路上,蚯蚓打着滚;成群结队的蚂蚁,急匆匆地往窝里钻;不计其数的蜻蜓,在低低地盘旋。西天,渐渐涌上了乌云,接着传来沉闷的雷声。
  风驰云涌,一霎时黑云盖过了头顶。狂风吹得路边的树木呼呼作响。闪电,像弯弯曲曲的赤练在空中窜动。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飘泼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丛敏《新桥》
  ·
  我记得一次夏雨;–但那难道仍然是雨?–那些落下的雨点是那么大,那么重,落下在这棕榈园中,在这花木争妍的园中,雨点是那么沉重,园中的树枝,树叶,花,卷作一团像是情人所送的花圈,而接着又整个地散落在水上。小溪载送着花粉使它们向远处繁殖;溪水混浊得变作黄色。水池中的鱼也惊呆了。你能听到鲤鱼在水面张口的声息。
  (法)纪德《地粮》
  ·
  秋雨
  秋雨霏霏,飘飘洒洒。如丝,如绢,如雾,如烟。落在脸上凉丝丝,流进嘴里,甜津津,像米酒,像蜂蜜,使人如醺,如梦,如痴,如醉。
  郭保林《八月,成熟的故乡》
  ·
  灰蒙蒙的天空,飘洒着细柔柔的雨,叩醒了九月季节里那株寒意,于是寒蝉不再哭泣;尤加利、木麻黄皆缀上了晶莹的雨珠,祭悼它的衰老。
  秋,踩满径的落叶而来,也带来蒙蒙雨。
  苍穹的雨,一丝一丝地飘着,像满天飞舞的细沙;为大地绿物,带来一份希望,滋润在叶梢,也为河塘的水鸭,带来一股愉悦的情趣,觅寻着秋的奥秘。
  走在野道上,蕈状的伞,一支一支地撑起,似荷叶撑起圆滑的雨珠那般的安逸。灰蒙蒙的天际,望不远的景物,被盈耳的雨声,呼唤成朦胧的画。
  走在雨中,雨珠在伞上滑动,滴下。何时雨止?秋风并未捎来消息。
  邓荣坤《秋雨》
  ·
  秋雨唰唰地下着。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地平线消失了。褐黑色的云朵依傍着山岗,天很低,视野也只有极狭小的一圈……
  路遥《惊心动魄的一幕》
  ·
  这里一天一天的下着秋雨,好像永没有开晴的日子。落叶红的黄的堆积在小径上,有一寸来厚。踏下去又湿又软。湖畔是少去的了,然而还是一天一遭。很长很静的道上,自己走着,听着雨点打在伞上的声音。有时自笑不知这般独往独来,冒雨迎风,是何目的!走到了,石矶上,树根上,都是湿的,没有坐处,只能站立一会,望着蒙蒙的雾。湖水白极淡极,四围湖岸的树,都隐没不见。看不出湖的大小,倒觉得神秘。
  冰心《寄小读者》
  ·
  仲秋的太阳几天前就被连绵的霪雨冲下了猫儿潭。老天像害了大病,麻黄阴郁的天色使人闷得想举手毁坏几件心爱的东西。雨帘中,近处的房屋和树木似乎不堪冷风的虐待,瑟瑟抖索出听不见的**。远处的水青冈林则如一块胶住的抹布,粘腻模糊毫无生气。再远处的山势与铅灰的天宇溶在一起,不知是天垮到了山下,还是山压满了天空。
  谭力《蓝花豹》
  ·
  雾雨
  到了次日,是个雾雨天,在重庆,这种日子,最苦闷而又凄惨。天像乌罩子似的,罩在屋顶上,地面是满街稀泥,汽车在马路上滚得泥浆纷飞。雨是有一阵子没一阵子的下着,街上走路的人,全打着雨伞,雨伞像耍的龙灯,沿了人家屋檐走。
  张恨水《魍魉世界》
  ·
  细雨
  离豹子沟还有七八里地,乌云一层盖一层地遮蔽了整个天空,轻轻地一阵凉风吹过,雨就下起来了。雨下得不大,可是很细,很密,扑到人的脸上好像扑粉似的。草上,树上,慢慢开展到整个空阔无人的山峡里,都是这种轻飘的,流动的,潮湿的烟雾。
  欧阳山《高乾大》
  ·
  雨不停的下,石级小路,被雨水洗得分外明净。路两边新拔节的翠竹,被碎雨星罩着,绿蒙蒙的,望不到边际,路下的山冲里,一片桃林,初开的桃花,笼在这四月的烟雨里,印出一层水润润的红雾。这蒙蒙的绿意,这团团的红雾,真像刚滴到宣纸上的水彩一样,慢慢地浸润开来。
  严阵《牡丹园记》
  ·
  傍晚时候,牛毛细雨下起来了。群众叫“箩面雨”。那雨像丝线一样细,像面粉一样轻,随着轻柔的春风,在天空中飘洒着、扬落着。有时候细起来像一阵薄雾,笼罩在柳林中、河面上、苇棵里。
  李准《黄河东流去》
  ·
  小雨
  世界蔚为灰白色;顷刻之间开始沛然降下温暖的小雨点,不久就听到雨点落在每一块田地每一个果园里的声音,淅淅沥沥,响个不停。
  大路凉爽起来了,散发出独特的雨水的气味;众鸟尽情高唱,表示欢迎;世界沐浴在淡灰色的、颤抖着的、蒙蒙细雨里;干渴的麦田,萎缩的叶子,树木,喉咙干燥的小溪,烤干的泥块–都在酣畅地痛饮,而且在默默地吐露感谢之情。
  (波)莱蒙特《农民》
  ·
  阵雨
  有时阵雨会向草场扑来。它先在坡上垂下透明的,像黑沙织成的帷幕一样的雨脚,把灿烂的阳光变成悦目金黄色,洒在广阔的草原上。然后,雨脚慢慢地随风飘拂,向山坡下移动过来。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就斜射下来了,整个草原就像腾起一阵白朦朦的烟雾。
  张贤亮《灵与肉》
  ·
  风雨
  今日沙穰大风雨,天地为白,草木低头。晨五时我已觉得早霞不是一种明媚的颜色,惨绿怪红,凄厉得可怖!只有八时光景,风雨漫天而来!大家从廊上纷纷走进自己屋里,拼命的推着关上门窗。白茫茫里,群山都看不见了。急雨打进窗纱,直击着玻璃,从窗隙中溅了进来。狂风循着屋脊流下,将水洞中积雨,吹得喷泉一般的飞洒。我的烦闷,都被这惊人的风雨,吹打散了。单调的生活之中,原应个大破坏。–我又忽然想到此时如在约克逊舟上,太平洋里定有奇景可观。
  冰心《寄小读者》
  ·
  窗外的雨声越发大了。檐上好似走马一般。雨珠儿繁杂的打着窗上的玻璃,风吹着湿透的树枝儿,带着密叶,横扫廊外的栏杆。簌簌乱响。
  冰心《超人》
  ·
  暴雨
  风吼着,雨又下起来,越下越大。雷,隆隆隆的滚过。急风暴雨把苇子都快按到水里了。雨点儿打在荷叶上,像珠子一样乱转。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浪。天连水,水连天,迷迷蒙蒙一大片。
  袁静《新儿女英雄传》
  粗大的雨点,狂暴地撒落在屋顶上,黑沉沉的天像要崩塌下来。雷鸣电闪,狂风骤雨,仿佛要吞没整个宇宙。
  罗广斌《红岩》
  ·
  麦克法尔医生注视着这连绵的雨水,这简直使他六神不安。这里的雨水不像我们英国的那样轻轻落在地上,而是毫不留情使人害怕,使你感到大自然原始力量的邪恶。雨水不是倾盆而下倒像是决了堤似的。这好似洪水自天而降,打在那个瓦楞铁皮屋顶上一无间息,使人达到疯狂的程度,看来雨水也会狂怒。有时使你感到如果它再不停息,你会尖声叫喊起来。然后,你又突然觉得无能为力,好像你全身的骨头都酥软了,只有苦恼和绝望。
  (英)毛姆《雨》
  ·
  因为有一阵,雨越下越大,那雨水涌落,猛然到什么都见不着。这雨简直就不是雨注儿,而是天国打开闸门,把天河的暴洪倾注到了人间。
  (波)显克微支《火与剑》
  ·
  暴风雨
  我正在柳树下做功课,忽然发现天色变了,起了风,就赶紧收拾课本、作业本,把小桌、小板凳朝屋子里搬。这时,风就紧接着大起来,大树的树杈在风中猛烈的摇晃,一条条树枝也像狂舞的皮鞭,在空中呼啸着,抽打着。一些枯枝败叶随风旋转着,飘舞着,纷纷落了下来。狂风夹杂着星星点点的冷雨落在地上。仰望天空,只见头顶上乌云翻滚,就像千军万马,汹涌着,奔腾着,直向南天扑去。
  王博《雷雨》
  ·
  暴风雨追赶着乌云,吐射着闪电,从海上、从高山、从天地之外,摇震着一切,来了……
  暴风雨站立在太空,用它的响雷,劈砍着整个世界,劈砍着无边的云雾、山河……
  暴风雨在命令:一切虚假的、胆小的滚开!一切黑暗的、丑恶的滚开!
  然后,暴风雨过去了,世界是如此的洁净,我们看见地边上升起了红色的太阳。我们都坐在这火轮上……
  柯蓝《朝霞短笛》
  ·
  八月的一天,太阳正毒,母子俩在望不见屯落的大道上走着,西南天上起了乌云,密雨下黑了天地,老远望去,雨脚织成的帘子从天到地,悬在西南,真有些像传说里的龙须。带着湿气的大风猛刮着,把那夹着雷轰电闪的雨云飞快地刮了过来。
  周立波《暴风骤雨》
  ·
  雪雨
  三月的小雨混杂着雪花下个不停,在罗兹的上空布满了一层重甸甸、粘糊糊的大雾。雨点把白铁皮屋顶敲得当当直响,然后往下流到人行道上,流到黑黝黝的、满是泥泞的街道上,流到紧靠着长长的围墙、被寒风吹得直打哆嗦的光秃秃的大树上。风是从野外松软的田地上吹来的,它使劲地在泥泞的街道上翻滚,吹得篱笆不停地摇晃,还企图把屋顶全部掀开,最后却在地面上消失了。可是过一会儿,它又把树枝吹得飒飒地响起来,还不断冲撞着一间矮墩墩的平房的玻璃窗。在这间房里,突然闪出了一线灯光。
  (波)莱蒙特《福地》
  ·
  夜雨
  一夜雨声,带来了盛夏的湿润和丰盈。连梦,也是湿漉漉的。
  我梦见——
  渠水淙淙,亮晶晶的浪花欢笑着、渲哗着、拥挤着流进田野了;明天清晨,炊烟也滴着露珠的清晨,有嫩生生、水汪汪的新鲜蔬菜和红艳艳、粉都都的花儿叫卖……
  出溪叮叮咚咚,从山顶曲曲弯弯地流淌到山脚,满山的绿树青藤都尽情地吸吮着水的滋润和爱抚;明天清晨,密密的青枝绿叶间闪烁着、流动着露珠的清晨,有美丽的鸟儿衔着朝霞从林中飞来……
  小河大河都涨水了,那干旱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荒滩已被哗哗的流水卷走,露出礁石的航道也已被浪抹平;明天清晨,跋涉者的希望和信心也挂满露珠的清晨,有新的风帆,新的汽轮在号子和汽笛声中起航……
  唐大同《夜雨》
  ·
  太阳雨
  下太阳雨的时候,天空是开朗的,不那么灰蒙蒙,也不那么阴沉沉,给人以冷漠压抑的感觉,你看得到蔚蓝的天幕,看得到耀眼的太阳;含着水份的云层,也清亮洁白。雨里有太阳,太阳里有雨,千万缕银丝,漫空里飘洒,它织着美锦,洗涤着青山,滋润着原野,亲吻着禾苗,也给江河泉水壮行。
  所以,太阳雨是明丽的,也是亲切的。
  骆虢《太阳雨》
  ·
  峨嵋雨
  雨使山林改变了颜色。在阳光下,山林的色彩层次多得几乎难以辨认,有墨绿、翠绿,有淡青、金黄,也有火一般的红色。在雨中,所有的色彩都融化在水淋淋的嫩绿之中,绿得耀眼,绿得透明。这清新的绿色仿佛在雨雾中流动,流进我的眼睛,流进我的心胸……
  这雨中的绿色,在画家的调色板上是很难调出来的,然而只要见过水淋淋的绿,便很难忘却。记忆宛若一张干燥的宣纸,这绿,随着丝丝缕缕的微雨,悄然在纸上化开、化开……
  赵丽宏《峨嵋写意》
  ·
  迎面飘来一阵酥润的雨丝,融和着桉树的香甜,弥漫林间,沁人肺腑,遍体生凉。这雨也奇怪,它不是下,恰如淡淡的雾,缓缓地、安详地浮动,仿佛少女纤细的手指,轻轻拂动,抹去所有尘埃,山石,树木随之泛起莹莹的绿光。“山行本无雨,空翠湿人衣。”这或许是峨嵋雨的写照。
  范茂震《峨嵋雨》
  ·
  冷雨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
  先是天黯了下来,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感觉得到,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雨来了,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近近,一张张敲过去,古老的琴,那细细密密的节奏,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点点滴滴,似幻似真,若孩时的摇篮里,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
  雨前
  黄昏时天气十分郁闷,溪面各处飞着红蜻蜓。天上已起了云,热风把两山竹篁吹得声音极大,看样子到晚上必落大雨。
  沈从文《边城》
  ·
  啊!来一阵风也好啊!但是没有风,乌云从四面推来,天色越来越昏暗,空气潮湿、闷热,使人喘息不过来。暴风雨要来了。
  茹志鹃《澄河边上》
  ·
  雨中
  到了那一天早晨。直到最近一两天一直都非常清澈的天空,罩上了阴云,天气很险恶,风里明显地预示着要有雨来了。十二点钟,开始落雨,虽然很小,可是持续不断;雨从开始到慢慢大起来,简直令人都不觉得,真难说出干燥天气什么时间结束的,雨天又是什么时间开头的。在一小时以内,蒙蒙的细雨变成了倾盆大雨,上天一个劲儿地击打着地面,真没法预测这场暴风雨什么时候才能收场。
  有几个人无畏地聚集在这片草地上,但到了三点钟的时候,亨察尔看出他的计划要失败了。杆子头上的火腿,往下滴着像黄酒般的烟水,猪在风里打哆嗦,没有上过色的木桌子,因为桌布湿透了,露出木纹来,布篷已经挡不住雨,雨水就任意滴下来,而在这个时候再把四边遮起来,似乎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用处了。河上的景色不见了,风大发神威吹着帐篷的绳索;最后一阵狂风把整个篷子掀倒在地上,原来在里面躲雨的一些人,只好用四条腿爬出来。
  (英)哈代《卡斯特桥市长》
  ·
  雨后
  雨水冲散了闷热,空气里如同掺了薄荷一样凉丝丝的。雨水浇过的树木,娇绿得如同翡翠。雨水洗过的岩石,光亮得变成了水晶。空气里没有了灰尘,山野的一切都特别清新、格外透澈,人的视力能看出很远很远。
  浩然《山水情》
  ·
  雨后的天空湛蓝透明,东方飘起一道轻柔的彩虹,几条镶着金边的白云在天空中飘浮、消散……尘埃被沉淀到潮湿的地上,空气早已纯洁、清爽,散发着甜密而又热膻的气息。树枝上挂满了颗颗水珠儿,宛如一串串银珠儿,光闪闪、油亮亮、喜盈盈的。油绿的草地,一脚踩下去像弹熟了的棉花,一点声音也没有。长满车轱辘茶、婆婆丁、柳蒿菜和黄瓜香的路旁,砸碗茶、野百合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朵温温柔柔、清清秀秀、腼腼腆腆地开放了。
  丛振谦《乡村烟雨图》
  ·
  看着雨后更青翠的沿路树木,还嗅着浮满了空中的草木香气。城市中的污浊使我不能耐了,这新鲜的空气像洗涤了我的内脏,通身都清澈了,自自然然地好像要唱出些什么来。
  靳以《上山的路》
  ·
  雨势渐渐地小了。荷荷的雨声中现在剩下的只是寂寞的檐前滴水声。蛛丝似的雨脚断折了,无力地在空中飘舞。山石上的青苔和虎耳草沾了雨显得碧绿,肥大的焦叶也被清洁的雨水洗净了。从山石和焦叶上不断地滴下来翡翠的明珠。这些可爱的珠子,不仅洗净了他们的眼睛,而且甘露似地湿润了她们的心。
  巴金《秋》
  ·
  夏天的雨水容易降落,也容易收场。不甚遥远的山下面河水的流动,有着喧扰和开阔的响声。身旁每块石头的缝际间,唧悉唧悉……也有水在流,像秋天蟋蟀唱的歌。林啦,田野啦,以及看不到的茫茫远远的地方,全呈着意料外的恬静!这会使人联想到一个哭乏了的孩子,现在睡着了。雨后的群星,变得更繁多,更美丽了。它们不是在有意注视什么,看来只是无聊地在眨动……
  萧军《八月的乡村》
  ·
  雨后,庭院中的花朵好像洗过了澡,显得生意盎然,幼苗受到了小雨的滋润,更加茁壮。泥泞的道路好像抹上了一层润滑油,许多动物都出来“溜冰”了呢!雨后的空气清新,万物也显得特别有生气。
  何心怡《雨后》
  ·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莹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有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
  冰心《笑》
  ·
  雨过天晴
  到四点多钟,黑云开始显出疲乏来,绵软无力的打着不甚红的闪。一会儿,西边的云裂开,黑的云峰镶上金黄的边,一些白气在云下奔走:闪都到南边去,曳着几声不甚响亮的雷。又待了一会儿,西边的云缝露出来阳光,把带着雨水的树叶照成一片金绿。东边天上挂着一双七色的虹,两头插在黑云里,桥背顶着一块青天。虹不久消散了,天上已没有一块黑云,洗过了的蓝空与洗过了的一切,像由黑暗里刚出生一个新的,清凉的,美丽的世界。
  老舍《骆驼祥子》
  ·
  雨停了,我走出门口,闻到清新的气息。一阵阵悦耳的歌声从树上传来,原来是黄莺在唱歌。花草洗了一个澡,花闻起来好香,草看起来显得更绿了。
  雨过天晴,天边出现了两道彩虹,一里一外,更加美丽。远远的山,围绕了洁白的云絮。蓝天上,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原来是云耍的小把戏。
  林文琦《下雨天》
  ·
  ⅲ雷电
  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从西北的海滨横扫着昌潍平原,遮天盖地地卷了起来。雷在低低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闪电,时而用它那耀眼的蓝光,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出了在暴风雨中狂乱地摇摆着的田禾,一条条金线似的鞭打着大地的雨点和那在大雨中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人影。一刹那间,电光消失了,天地又合成了一体,一切又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对面不见人影,四周听不到别的响声,只有震耳的雷声和大雨滂沱的噪音。
  峻青《黎明的河边》
  ·
  然而猛可地电光一闪,照得屋角里都雪亮,幔外边的巨人一下子把那灰色的幔扯得粉碎了!轰隆隆,轰隆隆,他胜利地叫着。呼–呼–挡在幔外边整整两天的风开足了超高速度扑来了!蝉儿噤声,苍蝇逃走,蚊子躲起来,人身上像剥落了一层壳那么一爽。霍!霍!霍!巨人的刀光在长空飞舞,轰隆隆,轰隆隆,再急些!再响些吧!让大雷雨冲洗出个干净清凉的世界!
  茅盾《雷雨前》
  ·
  我们刚回到住所,突然风雨大作,雷声隆隆。风声、雨声、涛声交织成一片。我伫立在门旁,只见北海怒涛翻滚,咆哮奔腾;骤雨抽打着地面,沙飞水溅,迷蒙一片;那萧索的荒草仿佛化成了一把把锋利的钢刀,在暴风中拼命地摇撼着、呼叫着……天地间,好像有千军万马在驰聘,在前进。只有那绿水角的灯塔,顶风沐雨地挺立着,毫不动摇。
  顾炯《绿水角》
  ·
  风雨漫天而来!大家从廊上纷纷走进自己屋里,拼命地推着关上门窗。白茫茫里,群山都看不见了。急雨打进窗纱,直击着玻璃,从窗隙中溅了进来。狂风循着屋脊流下,将水洞中积雨,吹得喷泉一般地飞洒。我的烦闷,都被这惊人的风雨,吹打散了。单调的生活中,原应有个大破坏。
  冰心《寄小读者》
  ·
  一阵冷风从坑底卷上来,正在流着汗的人们竟被激动得起了寒噤!一道长长宽宽的闪电划破了整个夜空,使所有山谷底人和物被照亮了有一秒钟。接着不久,就是一响暴烈的雷声,它几乎要把整个的宇宙震碎了似的爆响着。要来的暴风雨终于到来了,那沉重的飙急的大雨点和了风漩,竟如拧在一起的一条条残酷的鞭子似的,从天空凶猛地抽打下来了。它抽打到山顶谷底,毫无怜惜地抽打到人底头脸和周身……
  萧军《五月的矿山》
  ·
  雷雨前后
  忽然天空那灰色的幔裂了一条缝!不折不扣一条缝!像明晃晃的刀口在这幔上划过。然而划过了,幔又合拢跟没有划过的时候一样,透不进一丝风。一会儿,长空一闪,又是那灰色的幔裂了一次缝。然而中什么用?
  像有一只巨人的手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在外边想挑破那灰色的幔,像是这巨人已在咆哮发怒;越来越紧了,一闪一闪满天空瞥过那大刀的光亮,隆隆隆,幔外边来了巨人的愤怒的吼声。
  茅盾《雷雨前》
  ·
  一天下午,俞伯牙从海滨散步回家。天空阴云密布,黑压压的,气候又湿又闷,没有一丝儿风,山林和海洋像死一般的沉寂,闷得人简直气都喘不过来。忽然,天顶上裂开了一道道的缝,一条条银蛇在云端里直窜。白色的闪电照亮了海面,轰隆隆的雷声紧跟着响起来。倾盆大雨哗哗地往海面上直泼,狂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呼呼地咆哮着,仿佛把海水翻了个底儿,又搅乱了山顶上的松林。巨浪一个紧接着一个扑向岸边的岩石。雷声、雨声、浪声,还有山上的松涛声,混成一片,猛烈地震撼着天地。
  陈伯吹沈家英《俞伯牙作曲》
  ·
  闷雷
  大地似乎是沉沉地入睡了。然而,雷却在西北方向隆隆的滚动着……声音沉闷而又迟钝。闪电,在辽远的西北天空里,在破棉絮的黑云上,呼啦呼啦的燃烧着。
  峻青《黎明的河边》
  ·
  闪电
  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停止了;闪电尚时一照耀,然而很温和地,像是微笑。在这些间续的掠海灯光似的一瞥中,林白霜的迷惘的眼前便呈现了一段渐转淡蓝色的长空和簸荡在波浪上的几个小划子。
  茅盾《色盲》
  ·
  雷电
  一刹那,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暗,吃力地抖动了几下,又恼怒地把不肯俯就的隆隆吼叫,从茫茫的空间深处,从八极之外,推涌过来,似剑刀相击,似山崩地裂,这是雷电。
  朱春雨《亚细亚瀑布》
  ·
  黑暗的天空,一下给闪电照亮了,对面的楼房,鲜明地显了出来,立即沉没在黑暗里去。跟着一下雷声,把窗子都震得发抖。雨点从房檐上落下来,溅在地上,越发响得厉害。母亲望望窗外,叹气地说:“真是下疯了,越下越大。”
  艾芜《雨》
  ·
  漆黑的天空,漆黑的两岸,漆黑的河水,暴雨不分丝缕,像整块幕布沉重地覆盖下来。雨水泼在脸上,使人喘不出气。
  远方忽然吐出一片耀眼的,惨白的火,愤怒的雷声传来;群山响应着,经久不息,好像有许多空木桶从左岸滚到右岸,又从右岸滚到左岸。等雷声稍歇,又是闪电,这次近多了,呈奇形怪状的树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突然,在我们头顶五六丈的上空,发出一声可怕的霹雳,闪电像利剑一样直插下来,天空被彻底破裂了,震碎了!我急忙蹲下,捂起嗡嗡作响的耳朵,屏住呼吸,仿佛感觉到天空的碎片,纷纷落到我的头上、背上。
  叶蔚林《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
  ·
  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它似乎要冲出浓云的束缚,撕碎云层,解脱出来。那耀眼的闪电的蓝光急骤驰过,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大地动摇。
  冯德英《苦菜花》
  ·
  沉重的雷声,在山峰上滚动着,金色的、凶恶的、细瘦而美丽的电火,在浓密的活动着的黑云里,疯狂地闪灼着。有一种轻微而神秘的声音在大地上运动,突然地一个大雷在田地底顶空爆炸,好像什么巨大的建筑突然地倾倒了。
  路翎《王兴发夫妇》
  ·
  霎时间,森林里传来让人心惊胆颤的吼声。随着这吼声,尘土漫天,树叶乱飞。突然,天,一下子便黑乌乌地压下来了。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锯齿形的电光,不时地冲撞天空,击打山峰!转眼之间,三滴一大碗的雨点,敲打着嘉陵江,敲打着高山峻岭……
  杜鹏程《在和平的日子里》
  ·
  天空的云彩,还在调兵遣将,似乎总觉得还没有布置妥当。云彩翻滚着,互相汇合着,分散时,又与另一块汇合起来。一切云块的方向都朝着村子北边,电光像有光的带子在山顶上迅速地闪灼,其迅速的程度使人的眼睛来不及看出这带子的形状。山头,村子和树木在闪电中忽而明朗地恍如白昼,忽而又归入无边无际的黑夜中去了。
  柳青《种谷记》
  ·
  满个昏黯的窟窿又骤亮了一下,闪过一条曲折的虹,鲜红赛过霞光,又像一朵耀眼的玫瑰,穿在一支金箭上在云里迅速的冲刺了一下,再;什么也没有了,连绵不绝的雷就跟踪出现。炸裂,黝黑,静寂,电闪,黝黑,雷,交替着。
  严文井《风雨》
  ·
  震撼着草原和天空的雷声现在响得这么厉害,而且这么匆忙,好像每一声雷响都要告诉大地一桩对它非常重要的事情;雷声一个一个地互相追逐,差不多一直不停地在吼叫。给闪电拉破了的天空在打战,草原也在打战,一会儿有一道深蓝色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草原,一会儿草原又陷进一种冰冷的、沉重的、浓密的黑暗里去。
  (苏)高尔基《阿尔希普爷爷和廖恩卡》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天象描写Ⅶ风雨雷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