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天象描写Ⅴ霞雾霜露

天象描写Ⅴ霞雾霜露

  ⅰ霞
  霞,是我的老朋友了!我童年在海边、在山上,她是我的最熟悉最美丽的小伙伴。她每早每晚都在光明中和我说“早上好”或“明天见”。但我直到几十年以后,才体会到:云彩更多,霞光才愈美丽。从云翳中外露的霞光,才是璀璨多彩的。
  冰心《霞》
  ·
  晚霞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桔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
  峻青《夜滨仲夏夜》
  ·
  日落前,海泊桥先变成灰蒙蒙的,跟着森林变成一抹黑色。森林那边天空的云层像燃起火。可是这是转眼就要熄灭的、一点儿发不出热来的火。不一会太阳就落下去,火红的天空变成玫瑰紫,进而变成黛青,然后联成一片苍茫暮色。这色调使我感到孤单、冷凉。随后而来的是夜的死寂。
  周尝栋《晚霞》
  ·
  红日西沉时分,天际就开起红霞。生活在城镇里,人口密集的乡村和峰峦叠嶂的山区中的人们,从来没见过红霞的全貌。到草原上来吧,这里无遮无挡,放眼千里,才能看到如此瑰丽,如此壮观的晚霞。在那茅草连天的地平线上,有一带条状暮霭,从那氤氲的远方,烧起了那火红的,杏黄的、金色的霞光,横贯南北,直射云天,光华四射,五彩缤纷。
  张天民《创业》
  ·
  就站在海边,向往这铺天接海的云霞吧。大面积的,扇面形的云霞,从白棉花球的堆积,变成了金色的菠萝了。然后出现了一抹玫瑰红,一抹暗紫,像是远方的花圃,雪青色,灰黑色,褐色和淡黄色时隐时现,掺和在一起。整个的天空和海洋也随着这云霞的色彩而渐渐暗下来了,陡地一亮,落日终于从云霞的怀抱里落到了海上,好像吐出了一个大鸭蛋黄,由橙黄,橙红,变得鲜红,由大圆变成了扁圆,最后被汹涌的海潮吞没了。
  王蒙《海的梦》
  ·
  海西面一轮滚圆的落日正在一片血色的晚霞中荡动。霞光上面,片片断断地轻浮着些淡褐色,乌色,轻黄色的柔云。海水被这向晚的日彩炫耀着,浮泛出一层层的金波,装在深碧的玻璃镜里。
  王统照《山雨》
  ·
  斑驳陆离、五光十色的晚霞,把半个天空都织成了发光的锦缎。血红的夕阳,在散乱无章的云朵霞片中徐徐下沉,它把蔷薇色的斜晖,闪烁不定地蒙在河面上,海河,如同被大火烧着了一般,变得一片金红。
  鲍昌《庚子风云》
  ·
  沙河边上的天色傍近黄昏,灰黑的云突然遁去,西天边烧起一片彩霞。鱼白色的,淡青色的,桔红色的,紫色的,一层一层重叠着,环结着。其中有一条像是银色的带子,在缤纷的彩云里显出耀眼的光辉。几只飞鸟翱翔在彩霞前面,得意鸣叫着。
  吴强《红日》
  ·
  太阳西下到接近了地平线,天边堆积着五颜六色的云霞。
  浅蓝色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黄色的金边。天幕上的那些云朵,有的像是陡峭的山峰,有的像是高背的骆驼,有的像是奔驰的骏马,有的又像是盛装艳丽的姑娘,它们在轻轻缓缓地移行,变幻。
  吴强《红日》
  ·
  西边天壁上,一抹晚霞,给枫林的烈火烧成焦红,慢悠悠地降落着,原是紫红色的天壁也就变成深蓝,只在和地平线相接连的地方,留剩下一些暗红色的纹缕。
  王西彦《春回地暖》
  ·
  城西的天边,晚霞还在燃烧。沉甸甸的蓝灰色的云团,仿佛向着烧得通红、像熔化了的黄金似的火山口飘落,呈现出血红色的、琥珀色的、紫色的火光。
  (俄)库普林《决斗》
  ·
  朝霞
  呵,是早霞。真的,多漂亮呀!在马路尽头的天边,紫的、红的、粉红的、金黄的云彩,一片片,一团团,交错着,拥簇着,发出五彩毫光。连石子马路,马路两旁耸立的大叶子梧桐树,都涂上了一层红色、金色的光彩。
  ……
  这紫颜色的,是一簇紫玫瑰;红颜色的,是一串串耀眼的红玛瑙;粉红的,是六月里的荷花;黄的,是白云镶上了金边……
  凤章《彩霞万里》
  ·
  东方的早霞变成一片深红,头上的天显出蓝色。红霞碎开,金光一道一道的射出,横的是霞,直的是光,在天的东南角织成一部极伟大光华的蛛网:绿的田,树,野草,都由暗绿变为发光的翡翠。老松的干上染上了金红,飞鸟的翅儿闪起金光,一切的东西都带出笑意。
  老舍《骆驼祥子》
  ·
  说到朝霞我要搁笔,只能有无言的赞美。我所能说的就是朝霞的颜色的变换,和晚霞恰恰相反。晚霞的颜色是自淡而浓,自金红而碧紫。朝霞的颜色是自浓而淡,自青紫而深红。然后一轮朝日,从松岭捧将上来,大地上一切都从梦中醒觉。
  冰心《寄小读者》
  ·
  霞光
  黎明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初开的太阳透露出第一颗微粒。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红;也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鲜。一刹间火球腾空;凝眸处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变万化;空间射下百道光柱。万松林无比绚丽;云谷寺豪光四射。忽见琉璃宝灯一盏,高悬始信峰顶。奇光异彩,散花坞如大放焰火。焰火正飞舞,那暗呜变色叱咤的风云又汇聚起来。
  徐迟《黄山记》
  ·
  天边,曙光为黑丝绒似的云层,镶上了一道金色的边,煞是好看。渐渐地,万簇金箭似的霞光,从云层迸射出来。那片饱吸霞光的云朵,鲜红鲜红的,在晨风的徐徐吹送下,轻轻地飘,微微地飘……
  张东辉《呼唤雷霆》
  ·
  天上有一块桃花色的明霞,把墙根上的几朵红鸡冠照得像发光的血块。一会儿,霞上渐渐有了灰暗的地方;鸡冠花的红色变成深紫的。又隔了一会儿,霞散开,一块红的,一块灰的,散成许多小块,给天上摆起几穗葡萄和一些苹果。葡萄忽然明起来,变成非蓝非灰,极薄极明,那么一种妖艳使人感到一点恐怖的颜色;红的苹果变成略带紫色的小火团。紧跟着,像花忽然谢了似的,霞光变成一片灰黑的浓雾;天忽然的暗起来,像掉下好几丈似的。
  老舍《四世同堂》
  ·
  一会儿,东方天际由白变黄,由黄变红,万道金光射穿玫瑰红色的彩霞,给大海撒下一层碎金,随着微波漾动,像是金蛇起舞。
  陶泰忠《神山佳话》
  ·
  ⅱ雾
  雾气
  过了八公里的瞿塘峡,乌沉沉的云雾,突然隐去,峡顶上一道蓝天,浮着几小片金色浮云,一注阳光像闪电样落在左边峭壁上。右面峰顶上一片白云像白银片样发亮了,但阳光还没有降临。这时,远远前方,无数层峦叠嶂之上,迷蒙云雾之中,忽然出现一团红雾。你看,绛紫色的山峰,衬托着这一团雾,真美极了。就像那深谷之中向上反射出红色宝石的闪光,令人仿佛进入了神话境界。这时,你朝江流上望去,也是色彩缤纷:两面巨岩,倒影如墨;中间曲曲折折,却像有一条闪光的道路,上面荡着细碎的波光;近处山峦,则碧绿如翡翠。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前面那团红雾更红更亮了。船越驶越近,渐渐看清有一高峰亭亭笔立于红雾之中,渐渐看清那红雾原来是千万道强烈的阳光。八点二十分,我们来到这一片晴朗的金黄色朝阳之中。
  刘白羽《长江三日》
  ·
  隔断了众人与我的是漫天的雾。任是高屋崇楼,如水的车辆,拥挤的行人;一切都不复存在,连自己行走时摇荡出去的手臂也消失在迷茫之中了。
  靳以《雾》
  ·
  屋子外面,原是浓厚得对面不见人影的晨雾,这时已经消退,变淡了。慢慢得势的阳光里,白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好像沙沙有声。篱笆,土堆,墙头,都在雾气里显出模糊的形象。
  王西彦《春回地暖》
  ·
  雾霭
  像轻纱,像烟岚,像云彩;挂在树上,绕在屋脊,漫在山路上,藏在草丛中。一会儿像奔涌的海潮,一会儿像白鸥在翻飞。霞烟阵阵,浮去飘来,一切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了。顷刻间,这乳白色的轻霭,化成小小的水滴。洒在路面上,洒在树丛中,洒在人头脸上。轻轻的,腻腻的,有点潮湿。人们吸进这带有野菊花药香味儿的气息,觉得有点微醺。
  仇智杰《雾纱赋》
  ·
  晨雾
  夜雾慢慢淡了,颜色变白,像是流动着的透明体,东方发白了。浮动着的轻纱一般的迷雾笼罩着曹阳新村,新村的建筑和树木若有若无。说它有吧,看不到那些建筑和树木的整体;说它没有吧,迷雾开豁的地方,又隐隐露出建筑和树木部分的轮廓,随着迷雾的浓淡,变幻多姿,仿佛是海市蜃楼。
  周而复《上海的早晨》
  ·
  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雾。黎明时分,浓雾像棉团似的从上游滚滚而来;爬上河岸,越上树丛,向两侧泛滥开去……浓雾塞满了小棚,沾在脸上湿漉漉的、滑腻腻的;我们谁也看不清谁的脸。
  叶蔚林《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
  ·
  有一个浓雾的早晨,我来到堤边。四处迷迷茫茫,山和湖都不见了,面前只有看不透的乳白色的混沌。欸乃之声由远而近,和悦耳的鸟声相应和。白色的空洞里隐隐约约有一个点子,而后,一只船的轮廓渐渐显露出来。这是这一天最早的一只游艇。
  于敏《西湖即景》
  ·
  清晨,浓雾弥漫。依照医生的嘱咐,我在湖滨悠闲地散步。耳边只闻鸟鸣,百啭千声,都看不见它们玲珑身影。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平日那装着耀眼的高压水银灯泡的路灯,今天显得那么暗淡无力,在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迷离。我仿佛正走进一个童话世界。
  张平《镜湖晨雾》
  ·
  夜雾
  有一回从滑雪会走回松雪楼,忽然察觉路上有一层雾,一下子浓了过来,一下子又散了开去,那真是一种奇妙的经验,仿佛走进一个雾帐,雾自发边流过,自耳际流过,自指间流过,都感觉得到;又仿佛行舟在一条雾河,两旁的松涛声鸣不住,轻舟一转,已过了万重山,回首再望,已看不见有雾来过,看不见雾曾在此驻留了。
  林清玄《合欢山印象》
  ·
  春雾
  正当四月初旬,樱草开花,一阵煦风吹过新掘的花畦,花园如同妇女,着意修饰,迎接夏季的节日。人从花棚的空当望出,就见河水曲曲折折,漫不经心,流过草原。黄昏的雾气,在枯落的白杨中间浮过,仿佛细纱挂在树枝,却比细纱还要发白,还要透明,蒙蒙一片,把白杨的轮廓勾成了堇色。
  (法)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
  夏雾
  夏季的夜晚是短的,黎明早早地来临。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以前,森林、一环一环的山峦、以及群山环绕着的一片片小小的平川,全都隐没在浓滞的雾色里。只有森林的顶端浮现在浓雾的上面。随着太阳的升起,越来越淡的雾色游移着、流动着,消失得无影无踪。沉思着的森林,平川上带似的小溪全都显现出来;远远近近,全是令人肃穆的、层次分明的、浓浓淡淡的、深深浅浅的绿色,绿色,还是绿色。
  张洁《从森林里来的孩子》
  ·
  秋雾
  才是昨儿,本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可是那天,那山,那海,处处都像漫着层热雾,粘粘渍渍的,不大干净。四野的蝉也作怪,越是热,越爱噪闹,噪得人又热又烦。秋风一起,瞧啊:天上有云,云是透明的;山上海上明明罩着层雾,那雾也显得干燥而清爽。
  杨朔《秋风萧瑟》
  ·
  冬雾
  伦敦的冬雾,真的提前保卫这古城了吗?早晨起来,把毛毯一卷,连同草垫抱到堆房里。上楼时,觉得很冷。用木棍拨开窗上的黑帘,外面是一片凄迷的灰雾。不但没有了后街伊顿路教堂的尖楼,竟连后园的梨树也依稀只剩条黑影。正在发怔时,一声味噢,一个躜动,我们的狸花猫坐在沙发背上了。它怯生生地瞭了我一眼,就缩着四条腿,把身子蜷得像个鼓肚子花瓶,对着灰雾出起神来。浓雾中传来汽车的喇叭声,时而短促,时而悠扬。
  萧乾《伦敦三日记》
  ·
  白雾
  晨曦姗姗来迟,星星不肯离去。然而,乳白色的蒸气已从河面上冉冉升起来。这环绕着葫芦坝的柳溪河啊,不知那儿来的这么多缥渺透明的白纱!霎时里,就组成了一笼巨大的白帐子,把个方圆十里的葫芦坝给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这,就是沱江流域的河谷地带有名的大雾了。
  周克芹《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
  蓝雾
  淡蓝色的晓雾,从草丛和茶树墩下升起来了。枸椽花的清香、梅和枳的清香,混合在晨雾当中,整个山坞都是又温暖又清凉的香气;就连蓝雾,也像是酿制香精时蒸发出来的雾汽。
  艾煊《碧螺春讯》
  ·
  灰雾
  灰白色的雾从乱石纵横的山谷里冉冉的向上升腾起来,而压在山巅上的乌云,却越来越低沉了。一会儿,山峰隐没了,路也看不清了,四周一片昏黑。
  峻青《山鹰》
  ·
  寒雾
  一片白茫茫的寒雾,笼罩着兵工厂的高红砖墙和砖墙外面的大马路,笼罩着兵工厂对面航空处的广阔的飞机场;包围了市街尽头处古塔的身影。……这浓重的寒雾,从早晨厂子高烟囱旁放送出催促工人上班的汽笛声,脚踏车流,人流,车流声和杂沓的脚步声,涌进兵工厂大门口时,便开始像一道浓烟似的铺天盖地降落下来,现在已经快到小傍晌了,它还没有一点消散的意思。太阳从混沌的、冷冻的云罅里,刚刚显露一下带着光晕的圆脸,很快便隐没了。天空飘着碎玉般的晴雪,尖利的寒气砭人肌肤,裸露在外面的耳朵、面颊、手指头和穿着破旧棉鞋的脚趾尖,都冻得像猫咬一样的疼痛。“好冷的腊七、腊八,冻掉下巴的数九寒天哪!”
  蔡天心《浑河的风暴》
  ·
  昏雾
  各处山谷里全弥漫着悠悠的昏雾,雾悄然独步上山,好像一个恶灵,寻找安息之处而不可得似的。粘湿而冷酷的寒雾缓缓飘来,显然可见,浪潮起伏,互相追逐,好像险恶的海面上的波涛。雾的密度封闭了车上的灯光,除了几码之内的雾自己底搐动而外,什么也看不见;疲劳的马们所呼出的浊气混进雾里,好像这一切都是由它们造成的。
  (英)狄更斯《双城记》
  ·
  浓雾
  变成了浓雾的细雨将五十尺以外的景物都包上了模糊昏晕的外壳。有几处耸立云霄的高楼在雾气中只显现了最高的几层,巨眼似的成排的窗洞内闪闪烁烁射出惨黄的灯光,–远远地看去,就像是浮在半空中的蜃楼,没有一点威武的气概。而这浓雾是无边无际的,汽车冲破了窒息的潮气向前,车窗的玻璃变成了毛玻璃,就是近在咫尺的人物也都成了晕状的怪异的了;一切都失了鲜明的轮廓,一切都在模糊变形中了。
  茅盾《子夜》
  ·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浓雾白得跟牛奶一样,在河面上,在教堂的围墙里,在工厂四周的空地上升起来。这时候,黑暗很快的降临了,坡下面已有灯火在闪亮,看上去那片浓雾好像掩盖着一个不见底的深渊似的……
  (俄)契诃夫《在峡谷里》
  ·
  山雾
  陡然间,那雾就起身了,一团一团,先是那么翻滚,似乎是在滚着雪球。滚着滚着,满世界都白茫茫一片了。偶尔就露出山顶,林木蒙蒙地细腻了,温柔了,脉脉地有着情味。接着山根也出来了。但山腰,还是白的,白得空空的。正感叹着,一眨眼,云雾却倏忽散去,从此不知消失在哪里了。
  贾平凹《读山》
  ·
  早晨,群山弥漫着蒸腾着白雾,青灰色的万里长城像一条巨龙,随山势迤逦而下,潜入茫茫雾海里。黑黝黝的果园,在雾海里若隐若现,像起伏在波浪中的海岛。
  母国政《山村散歌》
  ·
  太阳直射到山谷深处,山像排起来似的一样,一个方向,一种姿态。这些深得难以测量的山谷,现在正腾腾的冒出白色的、浓得像云雾一样的热气。就好像在大地之下,有看不见的大火在燃烧,有神秘的水泉在蒸发。
  孙犁《风云初记》
  ·
  湖上的雾
  云厚厚的,落在湖上,就是雾,灰蒙蒙的雾气,水气,像是荒原上的大烟泡、冬天的浴池,一片昏暗,吞没了湖边的远山近山。凉飕飕的雨丝,横着飘洒过来,鬼才知道,它是从天上,还是从湖里头,冒出来。看一眼像是有,再看一眼,又像是没有……只有技术好的船工,才能在这种天气照样载客游湖。
  张抗抗《水洼中的**》
  ·
  南望太湖,也辨不出什么形状来,不过只觉得那面的一块空阔的地方,仿佛是由千千万万的银丝织就似的,有月光下照的清辉,有湖波返射的银箭,还有如无却有,似薄还浓,一半透明,一半粘湿的湖雾湖烟,假如你把身子用力的朝南一跳,那这一层透明的白网,必能悠扬地牵举你起来,把你举送到王母娘娘的后宫深处去似的。
  郁达夫《感伤的行旅》
  ·
  林间的雾
  他每天早晨沿着一条蛇一样弯弯曲曲的小路走进大森林的雾里,恍若走进迷朦的梦里。满山满谷乳白色的雾气,那样的深,那样的浓,像流动的浆液,能把人都浮起来似的。
  古华《爬满青藤的木屋》
  ·
  雾在林间飘浮着,流动着。各种形状的树叶,浑圆的、椭圆的、细长的、多角的……像千万只绿色的小手。雾气拂着它们,在叶掌上留下一层细小的水珠。小水珠流动着,在掌心汇成一颗大水滴,像托着颗晶亮的水银珠。沉重了,掉下去了,另一颗大水珠又在生成……
  尹俊卿《雾山黄》
  ·
  草原上的雾每天早晨,浓雾淹没了山野、河川和道路;草原清净而凉爽的空气,变得就像马群踏过的泉水一样,又混浊又肮脏!
  玛拉沁夫《茫茫的草原》
  ·
  海上的雾
  最后的一片紫光已在海面上消失掉,水里就腾起一重雾;星星在天空中闪烁了一会儿,也都看不见了。雾在眼前逐渐浓厚,遮掩了天,遮掩了远处的海平线,甚至连船都给遮掩了。现在只有烟囱和那庞大的主桅还可以看得出,从稍微远一些的距离看起来,那些水手的形体就好像影子一般。又过了一小时,就什么都隐没在白茫茫的雾里,连挂在桅杆顶上的灯,和烟囱里飞出来的火花都看不见了。
  (波)显克微支《为了面包》
  ·
  雾在上升,可是又降落了下来,更浓密了。有时候简直全不透明。船陷在冰山式的雾气里。这可怕包围,像一把钳子那样打开;使人瞥见一角地平线,又立刻合拢。
  (法)雨果《海上劳工》
  ·
  庐山的雾
  你,庐山的雾,仿佛是不可捉摸的。一会儿毫光泛滥,扑朔迷离;转眼间,却了无踪迹,莫知去向。你仿佛是一位不肯显颜露脸的神仙,也宛若是含情脉脉的少女–这便是你,庐山上的雾。你是属于庐山的。你溶化进奇秀匡庐的空蒙山色里。是你滋润着匡庐峻伟的山水,就连那岩上的青草,也特别长得修长、秀美。
  仇智杰《雾纱赋》
  ·
  戈壁滩上的雾
  五月的戈壁,蔓草绿了。绿了的蔓草湿漉漉的。上午下过大雨,黄昏乍晴便起了地雾。一缕缕一缕缕地雾,天上的洁白的云朵似的,排着队在滩上轻轻飘动、轻轻飘动。如果稍微站远点,会以为整个滩似乎都在动,远处的山似乎也在动。
  唐光玉《戈壁情话》
  ·
  ⅲ霜
  晨霜
  这一年冬天,气候有些反常:没有落雪,尽打霜。老辈人讲这是干冬和干春的预兆。绿毛坑数万亩老树林子天天早晨结着狗牙霜,常绿阔叶树就像披上了银缕玉衣,成了个白花花的世界,不过晌午不得消散。绿毛坑峡谷底的那一高一矮两栋木屋,每天早晨、上午都戴着洁白的玉冠。木屋后头那溪山水,也结上了一层硬壳,僵直地躺在那里,失去了往时叮咚流淌的气息。
  古华《爬满青藤的木屋》
  ·
  十月下旬的天气,在凌晨的时候,如一层薄薄玉屑铺成的白绒毯子,罩在每家的屋顶之上。霜痕的莹明与洁白,在冬日里虽不是罕见的东西,但是能够领略到这种冷冽中清晨的趣味的人们,也可谓是有幸福的了。
  王统照《霜痕》
  ·
  我看见溪岸上的草地,凝结着白霜,好像一块无尽铺展的白色画布,上面画出了非常美丽的树影,好像墨笔画出来的浓墨色的树影、淡墨色的树影。
  郭风《山中叶笛》
  ·
  寒霜
  夜里有些冷,早晨起来,拉开门一看,嗬,下霜了。
  对面屋脊上一片雪白,像下了一场小雪似的,院子里也白皑皑地铺上了一层寒霜。那棵树叶婆娑地爬满了半个院子的葡萄,肥大的叶子上,也布上了一层毛茸茸亮晶晶的霜花儿,使得那叶子骤然厚了许多。但是,风一吹,这顶着霜花的叶子,可就唰唰啦啦地飘落下来了。还有,院角里的那棵梧桐,从昨天夜里起,叶子就在唰唰啦啦地向下落。今天早晨落得更多了,院子里遍地都是带霜的黄叶。
  峻青《傲霜篇》
  ·
  繁霜
  晨起,忽见马路旁的电线都变成了白绒的彩绳,简直跟圣诞节人们用以装饰屋子或圣诞树的比手指还粗些的白绒彩绳一样。尤其是所有的树枝,也都结起银白的彩来了。远望就同盛开了的银花。
  茅盾《新疆风土杂忆》
  ·
  薄霜
  太阳上来的时候,我们都舒展了许多。远方的雾已渐渐退开,地面上漫着一层薄霜,连我们身上和骡马身上也都是霜了。结在老人胡子上的很厚的霜粒,就好像开绽着一朵雪白的绒花。
  李广田《平地城》
  ·
  重霜
  第二天清早,重霜涂白了路上的枯草和落叶;田里结了冰;屋顶上,草垛上,塘边南瓜棚子上,井上挑水跳板上,一色白蒙蒙。
  周立波《张润生夫妇》
  ·
  冰霜
  有一天,早晨下着好大的“树挂”,我呵开窗上的冰凌花一望,天空灰蒙蒙地飘着雪粉,院里的树从根到梢挂上一层霜,就像开了一片白花花的梅花似的。这种天气,最冷了。早饭后,我围上一条白羊毛围巾,走出街去,想找几家熟悉的家庭访听访听当地情形。走不几步,嘴里呵的气沾到围巾上,结成白霜,眼睛叫风吹的一流泪,眼睫毛发硬,也冻了。
  杨朔《春子姑娘》
  ·
  霜渣
  每个人的嘴里喘出一股股的白气,在眼前一绕便成了霜渣,冻贴在皮帽的耳扇上。如今每个战士的皮帽,不管原来是什么色的,此刻完全都变成白的了。眉毛、睫毛和胡子上都挂上了白霜。
  曲波《林海雪原》
  ·
  ⅳ露
  晨露
  东方还没有露出阳光,松树林的每一片叶尖,都挂着露珠,其中隐藏着夜气。但是,待到走到树林的那一天,露珠里却闪出各样的光辉,渐渐幻成晓色了。
  鲁迅《铸剑》
  ·
  清晨,田地里,麦叶披着一身露水,在阳光下,像万颗珍珠,闪耀着晶莹灿烂的光辉;阵阵晨风吹来,棵棵麦苗,翩翩起舞,像是在比高低。
  (朝鲜)李炳洙《岭北》
  ·
  早春的清晨,气候凉爽,露珠点点。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只有在浮现出太阳的火红色曙光的东方,还拥集着黎明前的瓦灰色云块,这云块不断地淡下去,渐渐消失。整个无边无际的草原似乎洒遍了金黄色的微尘。钻石般的大颗露珠,在茂盛的青草上到处颤动,闪烁出五彩缤纷的光点。
  (俄)库普林《在地下》
  ·
  夜露
  露水下来了,在月光中飘落着,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它是万物不可缺少的养料,麦穗儿喝着露水,正在壮大颗粒吧?高粱苗喝足了露水,正在拔着节儿吧?大豆秧喝足了露水,正在伸展着圆形的小叶子吧?桃、杏树喝足了露水,又在它那成熟的果实上涂抹着颜色吧!
  浩然《艳阳天》
  ·
  在灿烂的月光下,田野里绿色的小麦的尖端闪烁着明亮的银光,每一个草人儿、每一条小路、路旁的每一朵矢车菊他都辨得出。露水像面粉似的从天上的一个筛子里落下来。田野里沸沸扬扬,好不热闹,好像有看不见的谷子在倒进一个看不见的水磨里去似的。
  (美)辛格《卢布林的魔术师》
  ·
  露珠
  珍珠般的露水珠,从谷物的叶子上落进了柔软的泥土里,大地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田禾的香气。
  峻青《秋色赋》
  ·
  清晨的田野,像是翠绿的海洋,庄稼迎着风,荡起绿色的波浪。尚麻圆大的叶子上,滚动着透明的露珠,迎着风滚到这边,把大叶子压得倾倒这边。滚到那边,又把圆大的叶子压得倾斜到那边。露珠粘到叶毛上,不要担心它会溜下来。
  梁斌《播火记》
  ·
  田野里拂着清凉的风,青青的麦叶上的露珠,发出晶亮的光,一片一片麦田,像是一块一块润滑的玉石。
  吴强《红日》
  ·
  太阳把他的思想打断了。世界顿然像变了颜色。远山也不作暗绿色了,带了些微黄。树上的露水珠儿,见了日光,晶润润地真成了无数的珍珠颗。
  郑伯奇《最初之课》
  ·
  凉悠悠的清风丝丝缕缕地吹,吹低了软软的柳枝儿,摇落了青草叶上的露珠,湿了鞋光,润了发梢。吸一口空气,甜甜的,凉凉的:折一片草叶含在嘴里,清香清香的……整个山坡,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没来得及散尽的雾气像淡雅的丝绸,一缕缕地缠在它的腰间。阳光把每片草叶上的露滴,都变成五彩的珍珠。
  叶文玲《小溪九道湾》
  ·
  这些树的碧绿的枝梢洒下一颗颗露珠。在树荫底下的阴影里,晨寒时分的白霜在图案般的蕨叶上发亮,像是银白的锦缎。杂草变得颜色棕红,已经被雨珠砸倒,草茎向地面弯下去,一动也不动。可是等到明亮的灯光照到它们身上,就可以看出来那些草在微微颤动,也许那是生命的最后挣扎吧。
  (苏)高尔基《人间》
  ·
  在那太阳下面展开着的草叶片之上,在那生气勃勃的麦的新芽之上,露珠好像串在线上的玻璃小珠一样的颤栗着。从西方吹来的风把它吹下,水滴散开来,带着虹的颜色闪烁着,于是落到了发出雨的气味的,怀着热望的,优雅的地面。
  (苏)肖洛霍夫《被开垦的处女地》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天象描写Ⅴ霞雾霜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