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写作描写腰身动作的词语和短语

词语
爬 卧 倚 躺 靠 坐 站 翻 撅 趴 歪 伸 猫腰 静坐 就坐 入坐 端坐 仰卧 横卧 俯卧 蠕动 弓腰 折腰 驼背 哈腰 游动 弯腰 屈身 躬身 扭腰 转身 团身 纵身 俯身 蜷身 伸直 前倾 后仰 蜷伏 蜷缩 鞠躬 弓背 龟缩 摇摆 扭动 伸腰 挺身 挺胸 挺腰 打滚 翻滚 闪身 侧身 躲闪 歪斜 侧歪 倾斜 栽倒 跌倒 摔倒 摔交 卧倒 翻跟斗 席地而坐 盘腿大坐 辗转反侧 弯腰弓背 点头哈腰 挺起腰杆 扭动腰肢 挺胸收腹 弯腰驼背 腰弯如弓 打拱哈腰 空中屈体 腾身倒立 舒展身子 佝偻而行 拱腰缩背 摆胯扭腰

短语
他坐立不安地要活动,却颓唐使不出劲来,好比杨花在春风里飘荡,而身轻无力,终飞不远。

他们一个一个如银幕上慢动作的姿势在刀下倒下去,成堆的人流着血在沙地上爬着,成千无助的手臂伸向天空,一阵阵无声的呐喊在一张张带血的脸上嘶叫着,黑色的夜风里,只有死亡空洞的笑声响彻在寂寞的大地上

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掠鬓,一转眼,一低头,乃至衣袂的微扬,裙幅的轻舞,都如蜜的流,风的微漾。
我爹三根指头执着一盏煤油灯从房里出来,灯光在他脸上一闪一闪,那张脸半明半暗,他弓着背咳嗽连连.

说着,老全爬出了坑道,走到这一大片死人中间翻翻这个,拨拨那个,老全弓着背,在死人中间跨来跨去,时而蹲下去用雪给某一个人擦擦脸.

手里的橹不像风平浪静时那样轻松,每一回扳动都得用一个肩头往前一掮,一条腿往下一顿,借以助势。

冰如有点忘形了,两臂高举,脚跟点起,身体向上一耸,像运动场中占了优胜的选手。

店家柜台上的女客,本来坐的全站起来了,苇草一样弓着身,突出她们的油髻粉脸的脑袋。

步子加快了,身体摆动的姿态像一阵轻快温柔的风,映在地上的长长的斜影见得很可爱。

金小姐说罢,飘逸地旋一转身,随即抚爱似地玩弄那手掌形的麻叶。

一个,两个,三个,他鞠躬,他像面对神明一样虔敬地鞠躬;他不想鞠躬只是一种仪式,从运动身体一部分这一点上着想,鞠躬与所谓野蛮仪式的跪拜原是一般无二的。

先弯下腰,她得意她的手还够得着脚尖,腿虽然弯着许多,可是到底手尖是碰了脚尖。俯仰了三次,她然后直立着喂了她的肺五六次。

她背上担负得很重,甚至不能把腰挺直,只如骆驼一样,庄严地一步一步踱到自己门口。

老人蜷缩在低矮的土墙前,像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尹雪艳在舞池子里,微仰着头;轻摆着腰,一径是那么不慌不忙的起舞着;即使跳着快狐步,尹雪艳从来也没有失过分寸,仍旧显得那么从容,那么轻盈,象一球随风飘荡的柳絮,脚下没有扎根似的。

我站在床前,身子像木棍一样,直挺挺的,心像是一根被人绞得死紧的毛巾一样痛得回不过气来。

大姐姐们的舞姿美极了,你看,个个杨柳楞腰,舞步轻盈。

只见他一弯腰一弓背,一担沉甸甸的泥土就挑起来了。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扭动着身子,要躲,要闪,又躲不掉闪不掉,她推着他,

那儿十分拥挤,我看不容易进,就头一低,身子一扭,像”泥鳅”似的钻了进去.

他宛如弹簧一般,猛地脱开了重压,腾地站了起来。

这个坏家伙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浑身瘫软下来。

他像折了骨,抽了筋一样瘫在地上。
他苦着脸,像一段木头似的呆坐着。

我在溜冰场上大显神通,像陀螺般的旋转,像流星般的飞驰,像燕子掠水般的滑翔.

推车汉子宽壮的胯部一扭一歪的,像雨季墙角边爬动的蟾蜍的后肢。

他将身子往下一蹲,顺着墙根,溜到院墙下,像只狸猫似的,一纵身上了墙头。

他一听,立刻像猫抓耗子似的扑向那个歹徒。

小贝贝冲出屋去,像张着翅膀的小燕子,扑向了爸爸。

他纵身一跃,用力抓住竹竿,像敏捷的猴子,迅速地爬了上去,不一会儿,他就爬到了竿顶

姑娘们的五彩花裙,随着舞姿的旋转摆而飘拂着,像一群开屏的美丽孔雀。

她的舞姿轻盈时如春燕展翅,欢快时似鼓点跳动,显得潇洒、优美、舒展。

她身子作了一个轻轻的回旋,裙边漾了起来,宛如立在水中的白莲。

他一跃而起的舞姿,就像一只凌空飞翔的海燕。

她像小鸟一样轻捷地飞走了

喜梅子模样好舞姿也优美,腰肢灵活地一扭一扭,脚尖蜻蜓点水般乖巧弹跳,白藕般胳膊呈弧状,东一甩西一摆的。

小儿马狂蹦乱跳,越跳越高越蹦越有劲。两个后蹄一股劲地往后踢,把地上的雪踢得老高。老孙头不再说话,两只手使劲揪着鬃毛,吓得脸角窗户纸似的煞白。马绕着场子奔跑,几十个人也堵不住,到底把老孙头扔下地来。它冲出人群,跑出学校,往屯子的公路一溜烟似地跑走了。郭全海忙从柱子上解下青骒马,翻身骑上,撵玉石眼去了。这儿,老孙头摔倒在地上,半晌起不来,周围的人笑声不绝。

小伙子奋力踏车子,顶风,又增加一个人的负担,看来有点吃力。他身体前倾,宽宽的肩膀一上一下。而雯雯坐在这宽肩膀后头,倒能避避雨了。雯雯抬起头望着他的背影,脑子里老缠绕着一个念头:他会不会有歹心?他完全可能拐进任何一条小路,小弄堂。马路上静悄悄的,交通警下班了,可是他一直顺着亮晃晃的汽车路线,没有一点要拐进小胡同,拐进黑暗中的意思。已经骑过三个站牌了,在骑过一街心花园时,他忽然松开车把,满头满脸甩下一把雨 水,一甩,不偏不倚正好甩在雯雯脸上。雯雯紧闭眼睛低下了头,心里有点好暗暗好笑自己的多疑。

跑法是车夫的能力和资格的证据。那撇着脚,象一对蒲扇在地上似的,无疑是刚由乡间上来的新手,那头低得很深。双脚蹭地,跑和走的速度差不多,而颇有跑的表示的,是那五十岁以上的老者们。那经验十足而没什么力气的却另有一种方法:胸向内含,度数很深;腿抬得很高;一走一探头;这样,他们就带出跑得很用力的样子,而事实上一点也不比别人快;他们仗着”作派”去维持自己的尊严。祥子当然决不采用这几种姿态。他的腿长步大,腰里非常的稳,跑起来没有多少响声,步步都有些伸缩,车把不动,使座儿觉到安全,舒服。说站住,不论 跑得多么快的时候,大脚在地上轻蹭两蹭,就站住了;他的力气似乎能达到车的各部分。脊背微俯,双手松松拢住车把,他活动利落,准确;看不出急促而跑得很快,快而没有

满喜哥甩掉凉鞋,手脚麻利地攀上一棵大杏树,他那动作活像个猴子,几下就爬上去了,坐在树叉向我们招手,可那个小胖子,不知是太胖还是咋的,刚爬到半腰,他手一松,”叭”,像个肉球,着着实实地摔在地上。

“鼻涕王”勒紧裤带,口水往手里一吐,便”唰唰唰”地爬上树,那速度快得像只猴子。我紧张地盯着他,脑门上沁出了汗珠儿。

大姐姐们的舞姿美极了,你看,个个杨柳细腰,舞步轻盈,笑眯眯的神态格外动人。

那手舞足蹈,扭动腰肢的神态表现了女孩的活泼、天真。

一个个全神贯注,脚步敏捷、神速、身轻如燕,轻轻地跳了过去。

于是,她就鼓足了勇气,朝“山羊”冲去,一踏脚,双手一按,身子腾空而起,敏捷而矫健地跳越过去。

只见她向前冲了几步,来个有力一跳。那矫健而倒立的身影在空中迅速地旋转着,又迅速地落入水中。

只见他矫健的身影箭似的穿过来,闪过拦截的对方队员,猛地起脚劲射,进了!

他屏住气,弯腰弓背,使劲儿一跃,双腿前伸,超过了2.63的距离。

只见他上身前倾,脚踏“飞轮”,那车流星一般的向前飞去。

突然,我手一滑,身体一晃,险些摔下去,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把游泳圈一甩,“扑通”一声跳进了奔腾的湘江,像小泥鳅似地游了起来。

他游得真像青蛙,后腿一蹬,双臂一伸,后腿一蹬,双臂一伸……

一个个像小泥鳅似地,在水里追来逐去,又喊又叫,玩耍嬉戏,真有说不出的惬意。

刚一站起来,两脚便不由自主地向前滑动,我觉得身体前俯后仰不已。

只见他一弯腰一弓背,再一挺身,一担沉甸甸的泥土就挑起来了。

肩压痛了,腰压弯了,腿也麻了,可他硬挺着也不放下担子。

孩子们的身子像一颗炮弹似地扑通一声落到大海里。

第二天大清早,我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妹妹也一个鲤鱼打挺地坐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像个小地鼠似的钻进了西瓜地。

我三步并两步地跑了过去,像一只松鼠一样抱着树干,爬了上去。

她提起奶桶,像一缕轻风似地飘进了绿柳掩映的红砖小屋。

他那两只脚像装上车轮一样,走得非常快,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他前进。

娟娟飞跑着,两条腿像钟摆一样机械地抬起落下,又抬起,再落下。

她宛如弹簧猛地脱开了重压,“腾”地站了起来。

老人“霍”地站了起来,弯着腰,满脸笑出了鱼网纹。

爸爸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椅子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

他俩安适地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沐浴着阳光。

他疲倦了,躺到床上去,十指交叉将两只手压在脑勺下面,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睁开,望着天花板。

刺地一声,滑了一个跟头。

那大汉仰身倒下去,“扑通”一声,像一座石碑倒在地上。

小敏跌了个十足的“嘴嗡泥”,嘴唇上麻麻的,好像一下子变厚了。

那人脚下站立不稳,往后一仰,跌了个“乌龟拜天”,四个爪子在空中胡抓乱挠。

“扑腾”一声。她栽倒在烂泥堆里,浑身上下刹时变得像个被大水冲掉了金粉的泥菩萨。

他蹲下身来,眼望着地面,只是吧嗒吧嗒地吸烟。

这小青年的身躯是用钢骨水泥浇成的,腰杆硬,胸膛挺,雄赳赳,气昂昂,够威武的哩!

体育老师一声口令:“立正!”我们一个个挺起胸膛,眼望前方,站得笔挺,像一排排挺拔的小白杨。

同学们腰系布袋走在田垄上,一步一弯腰,拾起那失落的一棵棵稻穗。

李艺花神态自然,走板稳健。突然她一蹬跳板——敦实、有力、果断弹起身子——轻盈、利索、干净。空中滚翻——急速、优美、惊险……怎么搞的?才打个闪,难度表上,顶尖尖儿的“向后屈体翻腾两周半”就跳完了?像疾风,像流星,像闪电。

只听见“咚”地一声,他像一条小鱼似地扎进水里。别看他才十来岁,游泳却有两下子。他可以挺着肚子漂在水上,忽然又沉下去,把双脚有意露在水面,可就是不露脸。

一声哨响,只见小红手里的跳绳像彩环一样飞舞起来,鲜红的红领巾在胸前飘动,两条小辫子在她肩头来回摆动。她轻轻地一抬腿,绳子就从她脚下一闪而过,她跳得飞快,那姿态象雄鹰展翅,轻如燕飞。

她站在跳高架正面的助跑点上,两手叉腰,镇静地望了望那根那么难以征服的横竿。四周渐渐静下来,宁静的气氛反映出人们紧张期望的心情。她猛吸一口气,果断地开始助跑。她先往后踏一步,然后正对着横竿冲过去,加速冲刺,一个轻快有力的助跑,身体腾空而起,只见他两腿像剪刀似地一夹,一个漂亮的转身,飞过去了!

这时,教体育的陈老师走来为我做示范指导。只见陈老师在起跑线上站定后,便开始助跑,由慢到快,到了“山羊”前,手一撑,脚一蹬,身体便弹了起来。眨眼间,陈老师已稳稳地落地了,整套动的协调、优美。我羡慕极了。

小姑娘大大方方地走到地毯中央,伴随着优美的乐曲,轻轻举起双臂,舞动腰身,踏着碎步翩翩起舞。一双又圆又亮的眸子看着我们,有时还故意地作出顾盼神飞的表情。她头上代表着年龄的六根小辫子随着乐曲的节奏不停地左右摇动着。

我试探着,慢慢地下了水,先在水浅的地方用手按着水底,然后用腿不停地拍击水面。“啪、啪……” 不大会儿,我的腿又酸又木。爸爸把我推到水深的地方去,教我憋气,教我蹬腿,教我划水,我用心听着。我按爸爸说的方法去游,刚开始,身体沉了下去,“咕咚,咕咚”两口水进肚了。等我站起时,爸爸笑了。我不气馁,坚持练了一下午,身体不沉了。我高兴地游了起来,水面溅起一串串浪花。

他气呼呼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像受了欺负的公鸡,翅膀扎煞着。就要向歹徒扑去。

那些歹徒就像是一群猎狗,喊着扑过去。

那大个儿额上冒出了青筋,横着眼睛,搭起拳头,像猛虎一般扑过去。

风像一堵墙,我们每前进一步,就得使出全力,用胸脯去撞它。

他弓着身子,躺在床上,那样子活像一只大虾。

他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看样子好像浑身全叫抽了筋,再也不会动了。

他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一个死人似的。

他就像一棵高高的白杨树,威武地立在岗哨上。

他笔直地站着不动,活像个铁打的金刚。

他直挺挺地站着,两条腿就像两根钉在地下的铁柱子一般。

那老头子的身体像一张弓似的站着。

他像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脑子里乱成一片。

他吓直了神儿,像打愣了的鸡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
那个站岗的敌人活像根木头橛子楔在那里。

那个敌军官像截木桩似的站得笔挺。

他紧绷着脸,像僵尸般直挺挺站在门口。

他在地头上像根木橛子似的,直挺挺地坐了有两袋烟的工夫。

她笔杆条直地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严峻得像一座大理石雕像一样。

他一直苦着脸,像一段木头似的呆坐着。

我坐在沙发上,觉得软软的,好像坐在了棉花上一样。

她坐在木墩上,屁股底下像是支着一把锥子,一动也不敢动。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开口说话,犹如两一泥塑。

一班人紧紧凑凑蒜瓣儿似的坐在一块儿,正儿八经地发言,那气氛真是又团结,又紧张。

战士们坐满了操场,顿时,操场就成了一块绿地。

他衰弱无力地静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座石雕的塑像,比塑像只多一口微弱的呼吸。

那人仰身倒下去,扑通一声,像一座石碑倒在地上。

他哼叫都没来得及,就像一扇门板一样倒在地上。

突然啪嚓一声,她栽倒在烂泥堆里,浑身上下刹时变得像个被大水冲掉了金粉的泥菩萨。

我跌了个十足的“嘴啃呢”,嘴唇上麻麻的,好像一下子变厚了。

他被摔在硬邦邦的土地上,跌得浑身如同散了架。

他像只麻包一样被人掼在地上。

他一个倒栽葱,从马上掉下来闹了个狗吃屎。

她浑身都没了骨头,像根面条似的软瘫在地上。

他就像遭了雷击一样,瘫坐在折叠椅上。

她吓得魂飞天外,像折了骨抽了筋一样瘫在地上。

他就像泥一样瘫倒在草地上,已经没有力量站起来了。

这小姐一写,他当即失去勇气,像刚刚塑好便被雨淋了的泥神泥鬼,一下子瘫成了泥。

此时,他浑身的关节就像被人卸掉了一大半,丝毫也动弹不得了。

那家伙就像一条癞皮狗似的瘫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被这爆炸声响吓昏了头,已经瘫在屋门下边,像肉泥似的,人事不省了。

他犹如气球泄气,哧溜一下软瘫在地上。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文写作描写腰身动作的词语和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