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腿脚动作的词语和短语

词语
跺 蹲 蹬 跟 踱 踢 踏 踩 踮 蹿 奔 跑 赶 行 走 站 立 迈 逃 追 溜 跃 跨 跛 瘸 跳 蹦 踹 跪 奔跑 行走 迈步 踱步 跑步 信步 漫步 快步 慢步 正步 踯躅 踉跄 翩跹 蹒跚 趔趄 跳跃 跨跃 徘徊 疾步 奔跑 狂奔 飞奔 逡巡 一蹦三跳 一瘸一拐 一步三摇 一溜小跑 大步流星 疾步如飞 舞步蹁跹 亦步亦趋 步履蹒跚 闲庭信步 迈着方步 踽踽独行 如履薄冰 蹦蹦跳跳 上窜下跳 飞檐走壁 连滚带爬 跌跌撞撞

短语
祖孙两人,缓辔蹒跚于羊肠小道,或浴着朝暾,或披着晓霞,闲谈着,也同乡里交换问寒问暖的亲热的说话。

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掠鬓,一转眼,一低头,乃至衣袂的微扬,裙幅的轻舞,都如蜜的流,风的微漾。

她那几步路走得又敏捷,又匀称,又苗条,正如一只可爱的小猫。

我的拖鞋吧嗒吧嗒,把那些小道弄得尘土飞扬,仿佛是车轮滚滚而过时的情景.

说着,老全爬出了坑道,走到这一大片死人中间翻翻这个,拨拨那个,老全弓着背,在死人中间跨来跨去,时而蹲下去用雪给某一个人擦擦脸.

天黑后,路上的石子绊着凤霞,走上一段凤霞的身体就摇一下,我蹲下去把她两脚抒一抒,凤霞两只小手搁在的脖子上,她的手很冷,一动不动.

家珍自己也笑了,她站起来试着再挑,那两条腿就哆嗦,抖得裤子像是被风吹的那样乱动起来.

他意气渐渐勇猛,脚步愈跨愈大,布鞋底声也愈走愈响,吓得早已睡在笼子里的母鸡和小鸡也都唧唧的叫起来了.

我快步走着,仿佛要从一种沉重的东西中冲出,但是不能够.

梁太太不端不正坐在一张交椅上,条腿勾住椅子的扶手,高跟织金拖鞋荡悠悠地吊在脚趾尖,随时可以啪的一声掉下来.

她一只手撩着被风吹乱的头发,在清晨的阳光中笑嘻嘻地向这边走来.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旗袍,袍叉里又露出水钻镶边的黑绸长裤,踏在那藕灰丝绒大地毯上面,悄无声息地走过来.

小店都上了排门,石子路下只有他一个人踉踉跄跄走着,逍遥自在,从街这边穿到那边,哼着京戏,时而夹着个”梯格隆地咚”,代表胡琴.

用芭蕉扇大声拍打着屁股,踱着方步唱了起来,掩饰他的窘态.

一个粗重的声音,冲破了细微的潺潺水声和沙沙的风声,既遥远而又清晰:一种确确实实的脚步声。刺耳的喀嗒喀嗒声,盖过了柔和的波涛起伏似的声响,犹如在一幅画中。

奶奶,这个三十年来被粉笔屑染白了双鬓的中学教师,正拖着那条在十年浩劫中被打残了的伤腿,由妈妈搀扶着,拄着拐杖,站在客厅的珠帘前,慈祥而又矜持,欢乐而又激动。

那位新来的女老师,捧着厚厚的乐谱,带去连衣裙的风度,步履姗姗,迈过苔痕漫绿的廊道,走往那边幽静的琴房。

从此,树影班驳的村道上,人们每天都看见吴吉昌弯着残废的手,拖着打伤的腿,艰难的跪在地上扫地。

手里的橹不像风平浪静时那样轻松,每一回扳动都得用一个肩头往前一掮,一条腿往下一顿,借以助势。

声音飘散在大气里,轻快秀雅;同时她的步态显得很庄重,这庄重里头却流露出处女所常有而不自觉的飘逸。

看见从火车上机敏地跳下个短小精悍的人,虽然分别有好几年了,却认得清是他所期待的客人,便激动地喊出来,用轻快的步子跑过去。

毽子变成了很听话的东西,它只是在她的脚边跳上跳下。好像她的脚上有吸力似的,毽子落下来,总落在她的脚上。

步子越来越慢,每一步都要用一连串的大喘气作伴奏,不时地还有“唉哟”声发出。

出来一位很短很胖,满脸是油的长官,他的胖矮腿移动了半天,才把身上那一整团油肉运到学生跟前。

(带着这片黑影,)善良的胡珀先生朝前走着,步子缓慢沉静,像心不在焉的人惯常那样,微微驼背,两眼看地。

他很矮、瘦,但腰不弯背不驼,牙齿也格外好,所以他走起路来像旋风一样迅捷。

一黑衣男士骑车飞跑,她踩着一双猩红的高跟鞋一歪一跳在后面追,追不上了,大叫一声,一只鞋子抓在胸前哗的飞出去.

尹雪艳在舞池子里,微仰着头;轻摆着腰,一径是那么不慌不忙的起舞着;即使跳着快狐步,尹雪艳从来也没有失过分寸,仍旧显得那么从容,那么轻盈,象一球随风飘荡的柳絮,脚下没有扎根似的。

换上轻装,周旋在几个牌桌之间,踏着她那风一般的步子,轻盈盈地来回巡视着,象个通身银白的女祭司,替那些作战的人们祈祷和祭祀。

整日袖着手从客堂到卧室,从卧室到客堂来回走着,似在找寻什么东西,又似在默数自己的脚步。

他坐着时爱把脚架在桌子上,抖呀抖的,站在他面前与他说话的学生会被他抖得天旋地转,像坐在船里一样,即使平时有口才的学生也会被抖得结结巴巴的。

清晨的阳光刚好从路树枝缝间筛下,圈圈块块洒在路面,她就穿过那一地参差光影,两只着白鞋白袜的脚交错腾空、落地,远看竟如奔驰在崎岖岩地的蹄子一般!

那几乎是表演杂技,于人窝里穿来拐去,快则飞快,慢则立定,姿式是头缩下去,腰弓着,腿圈成圆形,用脚跟不停地倒转脚踏板。

于是,大家跑得更快了,脚下像生了风似的,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我双手抓住树枝,两脚向上一蹬,像只小猴子,攀了上去。

不知怎的,我的脚像铁钉钉在地上似的,一步也不肯往前挪。

想到这里,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脚下像生了风,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回跑。

我慢悠悠地走着,像在扭秧歌似的。

我摇摇摆摆地走着,只觉两腿发软,气也喘不匀了。

有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隔断了路,正愁怎么过呢,只见那导游三步并作两步,极其轻松自如地跃了过去,宛如一头灵敏无比的羚羊

她又机械化的向前面走去了,走得好缓慢,走得好滞重。

他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活像一只鸭子。

老汉像疲惫的骆驼,一步一颠的跟着他走。

她脑后那束乌云般的秀发,随着脚步有节奏的甩动,秀美飘逸。

踏上半尺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有节奏的声响。

她飞快地往前跑,一眨眼,就象一只野兔钻进地里似地,跑得无影无踪了。

小方像一只轻盈的燕子,早飞得没影了。

我在溜冰场上大显神通,像陀螺般的旋转,像流星般的飞驰,像燕子掠水般的滑翔.

只见她用精巧的右手把毽子踮一踮,接着向上一抛,眼晴紧盯着毽子,当毽子快要落下来时,赵伊把右脚往里一弯,使劲地向上一踢,毽子飞上了天。然后她再紧盯着毽子,毽子再次落下时,她又把右脚向里一拐,使劲地向上一踢,毽子又飞上了天,就这样,一个连着一个地飞上飞下。

她走路时把身子的重心放在足尖上,总像要蹦跳、要飞。

每当饱餐之后,心情就显得特别好,这时候自己腆着圆鼓鼓的小肚子仰卧床上,上半身动弹不得,便把两只小腿成”V”字形举向空中,似乎在以一个胜利者姿态向人们显示一种自豪。

她走起路来悄没声儿,迈着碎步,像是在飘似的。

门帘一揿,出来一个娉娉婷婷的少女,走路像蝴蝶那样轻盈。

她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但还在机械地迈动着双脚,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那青年垂着头,走着很缓的步子,仿佛沉迷在梦中一样。

他”噌”地站起来,脱去白大褂,风也似的回家去了。

她就像初春的旋风,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

她因为脚跛,走起路来像只企鹅。

老人迈着歪歪斜斜的步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他飞一般在山路上疾奔,确像腾云驾雾一般,脚步不点地,身子像云彩一样轻。

他飞快地往前奔,一眨眼就像一只野兔钻进稻田里似的,跑得无影无踪了。

他像一匹野马在无边无垠的田野上飞奔。

孩子们欢欢喜喜地打闹着,像山雀一样在花草丛中蹦来蹦去。

歹徒们吓得像无头苍蝇似的东奔西跑。

只听他”哎哟”一声,像一只煮熟的虾,弓着身子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我刚要站起,没注意脚下一滑,咕咚,摔了个大仰八叉。

那家伙脚下站立不稳,往后一仰,跌了个乌龟拜天,4个爪子在空中胡抓乱挠。

她走着小碎步,像从水上漂浮过来

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低,仿佛是跳着走,活像只青蛙

略微有些驼背,胖胖的身躯,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抓紧伞,进一步退半步,踉踉跄跄……

他站起来在房里踱了几步,最后站到窗前,痴痴地望着密雨的空间。

一九四九年九月底的一个夜晚,英吉利海峡的朴次茅斯港口,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国人,快步踏上了一艘开往法国的渡海轮船。当他穿过英伦少峡的迷雾,迎着海风走上甲板的时候,可以看见他的脚步稳重、矫健;他每一步的跨度,总是零点八五米–这是他多年从事地质工作,长期在野外考察养成的习惯。他平时迈开的每一步,实际就成了测量大地、计算岩层距离的尺子。

“铃铃”,下班了。我哥哥马上关上了机床,大步流星地奔到了水在头旁,霎时间,那双沾满油污的”黑手”变白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车棚,推出了”飞鸽”,左脚刚一蹬自行车的踏脚板,右大腿就跨过了座垫儿,屁股还没坐稳当,就”呼”地蹬起了车,”飞鸽”冲出厂门扬长而去。

十字路边有一个老妇人,略微有些驼背,胖胖的身躯,费力地打着伞在空旷的路上艰难地行走。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抓紧伞,进一步,退半步,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

二锁喜欢在上潮的时候蹲在海滩上,望着从无边滚来的潮水。海潮泛着白沫呼啸着向他扑来,他向后一跳,浪头只扑到他的脚跟就退回去了,泡沫飞溅了他一脸,凉飕飕的,浪头接着又扑过来,他再向后跳一跳。这样一直把海潮引到沙岭下面。他站到沙岭上,海潮却不再跟他来了,慢慢地安静下来。二锁却不高兴起来,他满想着能把海潮引到沙岭上来呢。

妈妈紧跟着追出来。雨来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糟了!眼看要追上了。往哪儿跑呢?铁头正赶着牛从河沿回来 ,远远向雨来喊:”往河沿上跑!往河沿上跑!”雨来听出铁头话里面有道眼,就折转身,朝着河沿跑。妈妈还是死追着不放。到底追上了。伸手一抓,可是雨来浑身光溜溜象个小泥鳅,一下没抓住,卜通,扎在河里不见了。河水卷起很多圆圈,渐渐扩大。妈妈立在河沿,眼望着小圈 默然,在老远地方,水面上露出个小脑袋来,象个小鸭子一样抖着头上的水,一边用手抹一下眼睛和鼻子,嘴里吹着气,望着妈妈笑。

只见姑母右脚一抬,左手一甩,毽子便稳稳当当地飞过了头顶,她轻轻地跳跃着,那姿势就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地上的积雪有没膝深,淑善每一步落下去,都是一个大脚窝。每迈一步,都要拨出脚,拧着身子,摆着胳膊。

我背个大书包,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阿婆家门,双腿更是失控般地向中央电视台的方向”冲”去。

于是,我就鼓足了勇气,朝”跳箱”冲去。一踏脚,双手一按,身子腾空而起,敏捷而矫健地跳跃过去。

一路上,我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只觉得两脚发软,肩膀发麻,气也喘不上来。一路上水不知晃出了多少。挑到家,我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我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儿,一看,真好笑,每只桶里只剩下一半水了。

只见一个老头从南道那端缓缓”颠”来,教室顿时静煞,一双双好奇的眼睛齐刷刷地射向他:好一个醉仙人!走起路来左一跛右一颠,两只手臂大幅度摆动,那头颅还优哉游哉地伴着晃动。

罗盛教听到叫声,知道出了事,就急忙向河边跑去。他一边飞奔,一边脱棉衣。冰窟窿里泛着水花,罗盛教猛地跳了下去。

说起爬竿,全班要数于川爬得最快了。老师让他给大家做示范表演,他愉快地答应了。于川不紧不慢地走到竹竿旁边,先抬头望了望竿顶,像下定了决心似的,使劲搓了搓手,然后敏捷地向前一跃,双手牢牢地抓住了竹竿,两只脚也紧紧夹住竹竿。只见他双脚用力一蹬,手臂同时用力一拉,身子就跟着上升了,他双手交替着向上爬着,像一只灵活的小猴子,不不会儿就爬到了竿顶。

这时,我的脚像生了根似的,再也挪动不了一步。

想到这儿,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脚下像生了风,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回跑。

老师一手抚摸着明明的头,一手替明明擦去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明明扶着老师走出门口。

奶奶愣了片刻,好像噎着了。她把拐棍使劲撑着,站起来,颤巍巍的,向前挪了几步。

我站起来,脚跟站立不稳,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不由自主地转着,好像脚下踩了个陀螺。

我们慢悠悠地走着,像在扭秧歌似的。

他们把干树枝扎成一捆,一个同学背在肩上,沿着小路蹒跚地走着,样子蛮像个樵夫哩。

他的双手时抬时落,头时而向左侧,时而向右侧,完全沉浸在乐海之中。

右脚踩着冰滑子,左脚用力一蹬,吱溜一下子,滑出去老远。

他爬上梯子,小心翼翼地从浓密的桃叶中把硕大的桃子摘下来。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暗蓝的夜色之中了。

你轻轻地走进教室,像踩着一路柔软的鹅毛。

他忽然放轻了脚步,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她走得轻盈洒脱,湖蓝色纱裙像一缕轻烟缭绕。

妈妈步子碎,走得快,像陀螺一样在厨房里打转。

她额角上淌着巨大的汗珠,嘴里喘着粗气,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

她脑后那束乌云般的秀发,随着脚步有节奏地甩动,秀美而又飘逸。

他俩急匆匆走着,脸上汗水像小雨点往下滴。

只见他昂头急奔:步幅均匀,步频紧凑,蹬动有力,腰肢放松,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

地面坑坑洼洼的,老张低一脚高一脚地走着。

他挣扎着走了几步,觉得心慌、头昏,每迈一步,腿上都像有千把斤重。

老汉躬着腰,拄着拐棍,腿脚磕磕绊绊的,很不灵便了。

老汉拄着一根闪闪发亮的拐杖,一瘸一跛地迈着节奏均匀的步子。

他慢慢地踱步,就像蜗牛爬行那样,慢吞吞地落在后面。

背着书包,我们漫步在外滩的林荫大道上,边走边观赏着黄浦江边的风光。

他飞步出门,像老鼠一样,“哧溜”一下溜走了。

他走得飞快,风鼓起衣衫,像是老鹰扑扇的翅膀。

玉妹挑起白色的竹篓轻捷地飞步,好似那扇动洁白翅膀的天鹅,勇敢地向前飞翔着。

她扭头就跑,脚下飞起了一缕沙尘。

小芳,像一只轻盈的燕子,早飞得没影儿了。

他就像一只被猎手追赶的兔子,箭一般地跑了。

他说了声“我去看看”,就像离弦的箭飞向门外。

她脸跑得红扑扑的,喘着气,乌黑黑的短头发被汗珠沾在额头。

忽然,听见街上“咕冬咕冬”有人跑,把房子震得好像要摇晃起来,窗户纸也“哗啦哗啦”地响。

他好像是换了两条腿,跑得如风似电!距离,被他那从心里喷涌而出的巨大而神奇的力量,一米又一米地吞没着,吞没着。

一句话气得她像虾米似的乱跳乱蹦。

他脚上像踩了弹簧似的,高兴地跳了起来。

“什么?人跑了?”老刘一听,像蝎子螫了似地跳起来。

女孩们欢欢喜喜地打闹着,佛山雀一样在花草中蹦来跳去。

他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猛然跳到她身边,给她打开手铐。

刚出校门,这两个小伙伴就肩并肩飞跑起来,像两只小兔,又像一对云雀,欢蹦乱跳,叽叽喳喳。

孩子们脱下身上的罩衫,在草地上奔跑、蹦跳,去追逐田野上的风。在风中飘动的花罩衫,像蓝海上的红帆,兜满了童年的笑声。

他像只小老鼠似的,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队伍中溜走了。

小强在人丛中像泥鳅一样窜逃着,身后传来母亲的阵阵尖叫。

小海真是一个好中锋,灵活得像条龙,带球快如风,一闪间就冲到了对方门前。

葫芦儿捏着拳头,咬着牙,突然头一低,像头野牛似的冲过来;二妞赶紧把身子一闪,躲开了。

他像一棵高高的白杨树,威武地立在哨岗上。

她站得溜直,紧闭着嘴唇,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着。

她木然地伫立在窗前,是沉思?是焦虑?是等待?还是……

她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像她身后那棵挺拔的大树,巍然屹立。

筏子上站着一个人,随着波涛的起伏,却居然像生了根似地站在那里。

她像受到电击一样“腾”地站起来。

老人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心里像揣着只兔子,“蹦蹦”乱跳。

她笔杆条直地坐在椅子上,像雕像般纹丝不动。

他像被人当胸击了一拳似的,颓丧地坐在椅子上。

她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严峻像一座大理石雕像。

老人在地头上像根木橛子似的,直挺挺地坐了有两袋烟的工夫。

我鼓足勇气,第二次爬上去,左脚踩住第一根网绳,右脚踩住第二根网绳,然后弯腰弓背,纵身一跳,跳到柱子上面。这绳子特松,交叉套着,走上去像踏在秋千上,身体摇摇晃晃。这时稍有不慎,就会从两米高的柱子上摔下来。我屏息凝神,一步一步坚定沉着地向终点走去。

我午睡得正甜,突然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只见我那虎头虎脑的凯罗哥哥,汗水淋淋地站在门口,右腿上有一条两寸长的口子,上面还淌着血,我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裤子,焦息地问……

我也学着爷爷的样子,把鞋脱掉,光着洁白的脚丫跟着拾草,可细嫩的脚板被硌地钻心地疼。再看爷爷,拉着大锄,稳稳当当地向后退着,真像踩在海绵上一样,那么自然、舒坦,再硬的土块在他脚下一碾,准成碎沫。望着爷爷坚实而黝黑的脚腕,还有那双又宽又大的脚板,我真佩服。

那男孩挽着裤脚,没穿鞋,褐色的脚板踩在泥水中 发出有节奏的“啪啪”的响声,脚脖子上粘了一块块泥巴,看上去斑斑点点的。

他像是卷起来的一股风,径直朝出事地点奔去。

她飞跑着,两条腿像钟摆一样机械地抬起落下,又抬起,再落下。

他一溜儿小跑,就像火上房等他去拉消防栓一样。

说罢,他像一颗出膛的炮弹,飞也似的朝学校奔去。

他冲刺似的朝出事地点奔去,那速度,真好比两肋生翅,脚底生风。

她就像一只鸭子似的扭着臃肿过度的身子跑回家去。

他叫声“不好!”箭一般向门口射去。

她就像一只轻盈的燕子,早飞得没影儿了。

我这一喊,惊得这些家伙一窝蜂似的全扑了上来。

那姑娘就像扑火的灯蛾似的扑向外面去了。

他就像一阵旋风似的朝那个人扑了过去。

他像一头发疯的狮子,咆哮着,瞪着血红的眼睛,向那人扑去。

那泼妇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窜上来,她像一头丢了狼崽的母狼向我扑来
这家伙眼露凶光,满脸杀气,犹如一头恶兽似的向我扑了过来。

歹徒们像惊散的鸭群,往公路两边的山丘上没命地逃!

敌人像炸了窝的鸭子,哇啦哇啦地叫着,掉头就跑。

这些人“嗡”的一阵骚动,就像炸了窝的蜂一样,四散奔逃了。

这伙歹徒在公安人员紧迫追击下,就像被鹞鹰追捕得蒙头转向只顾逃命的兔子一样。

她就像一只听到枪响的小鸟,没命地飞逃开了。

他们如同一群炸了窝的蝗虫,连蹦带跳,四处奔命。

这幽灵般的窃贼,悄悄地下了围墙,鬼影似的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她脚步轻盈得像鞋底粘了海绵,一点声音都没有。

老师轻轻地走进教室,像踩着一路柔软的鹅毛。

门开了,那姑娘像一朵莲花似的轻盈地飘过来。

她走起路来,小辫子上两个大红蝴蝶结就像两只漂亮的大蝴蝶在空中飞舞。

她穿着红色的细高跟鞋,走起来,鸡啄十般得得响。

她光着那双玉笋似的小脚,走起路来像风摆杨柳,一扭一扭地来到桌旁。

不一会儿,那姑娘走了出来,步履那么轻盈,像芭蕾舞里的小天鹅在轻挪舞步。

门帘一掀,出来一位少女,走路像蝴蝶那样轻盈。

他“噌”地站起来,脱去白大褂,风也似的回家去了。

他愉快地迈着快步,像一阵清风荡到了家门。

他的两只脚像装上车轮一样,走得非常快,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他前进。

只见他“腾,腾,腾”走路像砸夯般响。

他走起路来忽闪忽闪,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她觉得心里甜丝丝的,走起路来,鞋底抹了油似的格外快。

别看这人瘦得皮包骨头,走起路来却像被鸟枪惊了的兔子,慌慌张张一溜风。

他们俩急匆匆地走着,脸上汗水像小雨点往下滴。

他脚上像拖了块铅一样,走起路来磕磕绊绊的。

那青年垂着头,走着很缓的步子,仿佛沉迷在梦中一样。

我挣扎着走了几步,觉得心慌,头昏,每迈一步,腿上都像有千把斤重。

女孩儿走得更慢了,她的腿老是打弯,似乎就要瘫倒。

他脚下的皮靴沾满了泥,走起路来,像戴着脚镣般沉重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腿脚动作的词语和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