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听的词语和短语

词语
听见 听取 听信 听从 听话 听说 打听 收听 旁听 偷听 动听 聆听 探听 监听 倾听 谛听 窃听 耳闻 耳语 耳聪 传闻 入耳 刺耳 悦耳 顺耳 危言耸听 言听计从 垂耳恭听 洗耳恭听 侧耳细听 竖耳静听 听而不闻 闻过则喜 道听途说 骇人听闻 交头接耳 耳聪目明 耳目灵通 耳提面命 耳熟能详 耳闻目睹 耳听八方 充耳不闻

短语
那天深夜,几句浓浓的乡音,从窗外草坪上飞进来,我的耳膜被轻轻敲动着。

那声气哗啦哗啦,又像风涛澎,又像狼吞虎咽,中间还夹着一丝又尖又细的声音,忽高忽低,袅袅不绝。

有风吹过来,好似有羊鸣的声音来自远方,宁静荒凉朦胧的夜笼罩下来了。

在曲折廓落的游廊间,当北风卷雪渺无片响的时分,忽近处递来琅琅的书声。谛听,分明得很,是小孩子的。

她的声音很美,象是穿过了小石潭的溪水,冲净了那些不知和谐的音符,缓缓淌来的除了美妙音质外,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耳朵里有不可捉摸的声响,极远的又是极近的,极洪大的又是极细切的,象春蚕在咀嚼桑叶,象骏马在平原上奔驰,象山泉在呜咽,象波涛在澎湃。

风从田原上吹来,挟着无数管乐器似的,呜呜,嘘嘘,嘶嘶,其间夹杂着宏放无比的一声声的“哗……”

喧嚷声、笑语声、小儿啼哭声混合在一起,像有韵律似的,仿佛繁碎的海涛。

喧嚷声、笑语声、小儿啼哭声混合在一起,像有韵律似的,仿佛繁碎的海涛。

声音像小溪一样轻快地流去,仿佛听姣媚的女郎在最动情的时候姿情地昵语。

无言地走了半条巷,锣鼓声不再震得头脑岑岑作跳了,群众的喧声也渐渐下沉;两人的脚步声却清晰起来。

风琴声像沉沦在很深很低的地方;偶然有一两个高音不甘沉沦,冒出来突进人们的耳管,但立刻又消失在纷纷的笑语声里。

激动鼓膜同时又震荡心房的雷一般的巨声有韵律地响着,大家感觉自然力的伟大与个人的藐小;那声音领导着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它不顾一切,它要激荡一切,这样想时,极度紧张的神秘情绪便塞满各人的胸膛。

这声音不知道是从地下发出来,还是从地上面发出来,像小说里描写的神仙的指引一样,好像是从云端上来的。

这些话一字一字地送进了觉慧的耳里,非常清晰。它们像鞭子一样地打着他的头。他的脸突然发起热来。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送来一丝一丝的哭泣,声音很低,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却弥漫在空气里,到处都是,甚至渗透了整个月夜。

银钱的撞击声和骰子在碗里滚动的声音不调和地送进了他们的耳里,中间还夹杂着众人的谈笑声和叫唤声。

他跨出门槛,堂屋里的骰子声,银钱声,谈笑声,像风一样朝他的脸吹过来。他站在石阶上看着人们在动,在笑,在叫,像演戏一样。

清脆的、婉转的笛声,好像在叙说美妙的故事。它从空中传到楼房里来,而且送到众人的心里,使他们忘记了繁琐的现实。

每个人都曾经有过一段美丽的梦景,这时候都被笛声唤起了,于是全沉默着,沉醉在回忆中,让笛声软软地在他们的耳边飘荡。

这些声音马上撞在平静的水面上散开了,落在水里便再也浮不起来,送到楼房里来的只是那些得到微风的帮助偷偷地逃跑了的,却已经是很低微、很稀薄的了。

这声音有力地向着楼房扑来,众人都觉得它们撞在自己的脸上,闯进了自己的耳里,而且耳朵里还装不完,让它们在楼房中四处飞撞,楼房似乎也被它们震动了。

笛声好像在泣诉一段悲哀的往事,声音在水面上荡漾,落下去又浮起来,散开了又凝聚起来。

那幽幽的,凄楚的角声,单调、笨拙,然而却充满了沙场上的哀愁的角声,在澄静的夜空底下回荡着。

不知何处传来吉他声,叮叮咚咚,冷冷朗朗,清清脆脆……如小溪的呼唤,如晨钟的轻敲,如小鸟的啁啾,如梦儿的轻语。

琴声似乎变得急骤了,如雨水的倾泻,如夜风的哀鸣,如瀑布的奔湍,如海浪的扑击……

里间壁上的挂钟滴嗒滴嗒,一分一秒,心细如发,将文明人的时间划成小方格;远远却又听到正午的鸡啼,微微的一两声,仿佛有几千里地没有人烟。

旁的木麻黄长得很高很高,风吹过来,会发出一种使人听了觉得很恍惚的声音,一阵强一阵弱的,有点象海潮。

这鼓一声,钟一声,磐一声,木鱼一声,佛号一声……乐音在大殿里,迂缓的,曼长的回荡着,无数冲突的波流谐合了,无数相反的色彩净化了,无数现世的高低消灭了……

声音越来越亮,调门越来越新奇,情绪越来越热烈,韵味越来越深长,像是无限的欢畅,像是艳丽的怨慕,又像是变调的悲哀。

我真被她的歌声迷醉了,我不敢羡慕她的清福,但我却让她无边的欢畅催眠住了,我像是服了一剂麻药,或是喝尽了一剂鸦片汁,要不然为什么这睡昏昏思离离的像进了黑甜乡似的。

先前只像荷池里的雨声,调虽急,韵节还是很匀净的;现在竟像是大块的骤雨落在盛开的丁香林中,这白英在狂颤中缤纷的堕地,雨中的一阵香雨,声调急促极了。

静,无底无边的静,像在戈壁,像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听不见一丝生物的声音。

你来到洞口,凝神屏息,侧耳静听,可以听到洞里潺潺的流水声。声音清幽,别有一番趣味。

在梦中醒来,我侧耳倾听,确实有轻轻的敲门声。

从白屋里传来一阵美妙的钢琴声,琴声悠悠扬扬如水珠奔湍,如海浪敲击岩石,一忽儿细碎如小鸟啁啾,一忽儿又激烈如万马奔腾。

他听到了那个声音,那细嫩、稚气、娇弱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有个轻轻的,柔柔的,虽然低微,却很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雨打红树的声音,风吹船蓬的声音,海浪撞击的声音,汇成雄浑的旋律,在耳边交响。

那歌声含悲带泪,唱唱停停,婉转凄切,令人鼻酸。而在歌声之中,又夹著许多嘈杂的人声和叹息声。

在那些黑夜里,我躺在地铺上,听到了江南小镇的敲门声,笃笃笃,轻轻的,隐隐的,却声声入耳,灌注全身。

远远地就听见有一种声音,不是檐前金铃玉铎那样清悠意远,不是短笛洞箫那样凄哀情深,差堪比拟像云深处回绕的春雷,似近又远,似远又近的在这山峰间蕴蓄着。

他支棱起耳朵听着,像只警觉的猎犬。

孩子大睁着两只像黑葡萄似的眼睛,呆呆地听着,像是入了迷。

广播里播送着当天的新闻,报道几位退休老红军的事迹。爷爷头微微倾斜,嘴微微张开,筷子举到半空不动了,一字不漏地听着,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接着他又点点头,用另一只手拍一下桌子,象决定了什么重大的问题似的。

屏息倾听,碧绿的荷叶底下,传来潺潺的流水声;风送来荷花的清香,一丝丝,一缕缕,沁人心脾。

满堂的学生像一池盛开的荷花,沐浴在金黄色的阳光下。默默地听着老师的讲课。

小涛年纪虽小却很有心思,若无其事地在大庭广众之中竖起了耳朵探听着信息。

这家伙东钻西钻,混在人群中探听着消息;人们一见到他就话锋一转,他什么也捞不到,耷拉着脑袋悄悄地溜走了。

人们屏住呼吸,细细收听着北京传来的声音,他们对每一个字音、每句话的语气都不放过。一字字,一句句都刻进自己的脑海里,那雄壮的声音在他们的心弦上引起了强烈的震动。

悠扬的琴声在大厅里回荡。细细听来,可闻早晨山村的鸟鸣,田野里唧唧的虫叫,还有那春雨的纷飞声。我听到了故乡的声音。

骑在很高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

他俯下身去,把小耳朵贴在琴身上细听,探究着这好听的声音,追寻着它的去踪,听它怎么走到遥远的地方去,直到消失在空气里。

我们来到大清河边,细听河水拍打岸头。那溅起的水花激人想象,使我想起了过去,想起了那硝烟弥漫的岁月,于是感到这水声格外亲切。

她站在河堤上,踮着脚尖,遥望远方,盯着每一个远处的来人,但每一个人走近,她都长叹一口气。

他用流利的英语念着,声音那么纯正,那么入耳,大家听得入了迷似的。

弟弟最喜欢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每逢“星星火炬”节目播送孙爷爷讲故事时,他就把半导体收音机往自已跟前一抢,歪着头,耳朵贴着收音机的喇叭边,津津有味地听起来。一会儿瞪大了眼睛,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张大了嘴,口水都流出来了,他却似乎不知道,简直是听入迷了。如果有可能,他真能钻到收音机里面去。

我光着脚丫,踩着海水,注视着波光的海面,听着哗哗的响声,那声音好像高超演奏家奏出的激越的钢琴曲,又像歌唱家唱的雄浑的进行曲,那声音使胸膛激荡,热血奔涌。呵,我多么愿意聆听大海老人的谆谆教诲啊!

小雨走在小路上,蹦着,跳着。忽然,从路旁草丛中传来蝈蝈的鸣叫声清脆、响亮。小雨觉得好玩,便停了下来,侧耳细听,那“蝈蝈”的声音好像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一时难辨清楚,小雨急得抓耳挠腮。

她默默地听着,像石子扔到棉堆上,没有任何反响。

倾听着淙淙的水声,就像着了魔的音乐爱好者聆听着奇妙无比的优美圆舞曲那样如醉如痴。

听着这吸引人的故事,他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像。

她半眯着眼,听着大肥猪“吧叽吧叽”的吃食声,就像在欣赏着世界上最优美的旋律似的。

他听得痴痴呆呆的,像醉了一般。

这时,妹妹把耳朵凑近我,直怕丢落几个字,滚在地上摔碎了。

这一番很有见地的话,使得众人谁也不吱声了,一味张开耳朵静听着。

他赛过一只猿猴,两只手攀着光滑的大叶杨树身,弓着身子像走路一样。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听的词语和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