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写作中描写说的词语和短语

词语
说 讲 话 道 曰 训 诉 评 谈 论 诵 颂 议 读 念 叫 答 劝 讲话 谈话 报告 吟 述 演说 演讲 宣讲 指示 汇报 赞颂 称赞 朗诵 耸读 控诉 哭诉 伸诉 质问 责问 指责 讲解 解释 解答 笑谈 辩论 规劝 劝告 劝说 传说 传言 据说 评说 述说 说服 危言 谎言 谣言 狂言 流言 巧言 婉言 发言 黑话 行话 傻话 胡话 俗话 白话 古话 老话 怪话 废话 梦话 真话 假话 商谈 叙述 陈述 复述 说明 话语 呓语 梦呓 言语 吭气 吭声 吱声 开腔 启齿 会话 对话 交谈 面谈 空谈 闲谈 洽谈 清谈 座谈 漫谈 健谈 闲扯 倾吐 谈心 寒暄 说法 说破 说教 说谎 说情 说笑 胡说 叙说 诉说 邪说 瞎说 叮嘱 吩咐 叮咛 嘱咐 宣布 宣告 宣判 宣言 宣讲 宣读 讲授 讲述 复述 议论 谈论 询问 胡诌 唠叨 絮叨 口角生风 口齿伶俐 口吐莲花 口若悬河 出口成章 冲口而出 脱口而出 信口开河 信口雌黄 张口结舌 哑口无言 声似银铃 声如洪钟 声音圆润 声音清脆 声音悦耳 声音动听 声音嘶哑 瓮声瓮气 娇声娇气 粗声粗气 细声细气 谈笑风生 谈天说地 谈古论今 高谈阔论 促膝谈心 侃侃而谈 倾心深谈 无所不谈 言简意赅 言近旨远 言无不尽 言之有据 言之成理 言过其实 言不由衷 言之无物 金玉良言 肺腑之言 出言不逊 直言不讳 巧言善辩 疾言厉色 无言以对 哑口无言 大言不惭 花言巧语 好言好语 污言秽语 流言蜚语 胡言乱语 语重心长 语言通顺 语言流畅 语言精炼 语言简洁 语言生动 语言形象 语言朴实 语言通俗 语言枯燥 语言无味 语言罗嗦 语言干巴 语言干瘪 语言冗长 语气不顺 语无伦次 絮絮细语 窃窃私语 闪烁其词 大放厥词 娓娓动听 滔滔不绝 引经据典 对答如流 唾沫横飞 唠唠叨叨 窃窃私议 喋喋不休 摇唇鼓舌 反唇相讥 七嘴八舌 胡说八道 结结巴巴 吞吞吐吐 油腔滑调 油嘴滑舌 慷慨陈词 唇枪舌剑 开怀畅谈 支支吾吾 欲言又止 难以启齿 默然不语 天花乱坠 能言善辩 旁征博引 巧舌如簧 甜言蜜语 口蜜腹剑 血口喷人 自言自语 豪言壮语 南腔北调 洋腔洋调 拿腔拿调 嗲声嗲气 调儿门高 慢声细语 语气坚定 语气缓和 说一不二 说三道四 说东道西 说话风趣 说话俏皮 说话诙谐 冷言冷语 冷嘲热风 东拉西扯 颠三倒四 抑扬顿挫 大言不惭 咄咄逼人 呶呶不休 伶牙俐齿 陈词滥调 拙口钝腮 期期艾艾 绘声绘色 味同嚼蜡 如数家珍 咬文嚼字 前言不搭后语 驴唇不对马嘴

短语
他最擅长用外国话演说,响亮流利的美国话像天心里转滚的雷,擦了油,打上蜡,一滑就是半个上空。

突然有一个不认识的西班牙老粗,捶着台子站了起来,涨红着脸,激动的演说着,他说得口沫横飞,气得双眼要炸了似的弹出着,两手又挥又举,恨不能表达他的愤怒。

在讨论时,很有几位英雄,舌本翻澜,妙绪环涌,使得我茅塞顿开,摇头佩服。

每家都让女人去,叽叽喳喳声音响得就和晒稻谷时麻雀一群群飞来似的.

房间里的空气冷冰冰的,她开口说话,就像是赤脚踏到冷水里去似的.

她的外语老师矮矮的个子,杂乱如草的头发,满脸抹不去的沮丧,操着自以为深沉动听的公鸭子美国腔,不耐烦的讲课,念英文听起来就象在含混的抱怨。

一个凶恶的老太婆每天看着园子,她有尖的下巴和松松垂下来的眼袋,她的牙齿全掉光了,但讲话的声音依旧尖锐的象母鸡的啼叫。象那城堡的老巫婆。

陆三复涨红了脸,右颊上一个创疤显得很清楚;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来;深深地鞠个躬,犹如在操场上给学生们示范。

焕之说得很激昂,激昂之中却含着闲雅,率真;秀雅的嘴唇翕张着,由金小姐看来仿佛开出一朵朵的花,有说不出的趣味。

三复见佑甫把不能再吸的烟蒂从姻管里剔出来,又卷起纸捻通烟管,暂时不像有话说,便抢着机会说他熬住在喉头好久的话。

手掌和拳头不免有点熬不住了,三三两两就在门上敲打,嘴里当然叽咕着一些怀着热望而以调笑的风趣出之的讥讪。

他还没忘掉朗诵八股文的铿锵的调子,眯齐着老花眼,摇摆着脑袋,曼长地低昂地诵读着,一堂的扰扰让他镇压住了;大家凝着好奇的笑脸静听,可是听不出他在祝颂些什么。

他的呼吸很急促,胸隔间似乎有一股气尽往上涌,阻碍着他的说话,致使嘴里说的没有心里想的那么尽情通畅。

焕之开口演讲了。满腔的血差不多都涌到了喉际,声音抖动而凄厉,他恨不得把这颗心拿给听众看。

她那粗哑喉咙,很容易失去了控制,显得像个下等人,越说越高声,突然一下子哽住了,她拾起手笼挡着脸,把头左右摇着,面颊挨在手背上擦擦汗。

他说到这里气得更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塞了他的咽喉,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一时却说不出来。

她突然变了脸色,眼光由光亮而变为阴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她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出什么。她的眼睛开始发亮,罩上了一层晶莹的玻璃似的东西,睫毛接连地动了几下

马弁把两只尖眼睛竖起来,像一个倒写的“八”字,他一面说一面拍着他的盒子炮,从深黄色的牙齿缝里喷出的白沫几乎溅到了克明的脸上。

这番话里荡漾着一个不幸的生存的悲哀,诉说着一段凄哀的故事,它们一字一字、沉重地压着瑞珏的温柔敏感的女性的心。

在说话的时候,周氏的淡淡擦了一点白粉的圆脸渐渐变为浮肿而成了一个很大的圆东西,不停地在她的眼前摇荡,使她更加胆怯了。

他急促地呼吸着,他觉得全身发热,热得快要燃烧了,他的心里似乎还有更多的话要倾吐出来,可是他的咽喉被什么东西堵塞了。

爸爸怔怔地看着她,腮帮干抽动了两下,什么也没说,蹒跚退去,不停地摇头。

他们吵嚷着挤在一起,大声他说,大声地笑,大声地唱,大声打着哈欠,咯咯咯咯乐成一片,哎哟哎哟叫成一团。

声至喉间却窒塞难出──那一切曾经委屈、忧惧、栖惶无措的,又蔓延周身,将我牢牢捆得动弹不得。

她声音里带着泪,带着焦灼,带着无地自容的尴尬与羞怯,她细声的、急促的、讨饶的、乞谅的说

他沉痛的、怜惜的、伤感的、忧郁的说

她美妙的旋转了一下身子,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唱歌似的低唱着

他说起话来唧呱唧呱,像只巧八哥。

这几句话节奏紧凑,音位很高,好像铁锅上炒蚕豆,都是一个一个蹦出来的。

他说话时,脸上涨红了,青筋突出,两眼射出两道火的光芒。

她和佣人说话,有一种特殊的沉淀的声调,很苍老,脾气很坏似的,却又有点腻搭搭,像个权威的老板.

他演说得真激昂啊,用拳头在空中乱舞。

象是群众的怒火感染了他。或者说是他自己迸射着火花燃起了群众的怒火,而这火势又 反转来引起他更大的 发。他怒吼了一声,如晴空霹雳把全场的声音都盖了下去!

嫂嫂说话的声音,就像甘蔗的汁液一样清甜,一字字,一句句都带着心窝里的笑声。

姐夫是个木偶一样的人,出言吐语也似乎没有喜怒的感情,始终用一种平直的语调,叫人受不了。

外婆一口气不停说了下去,简直象演说家一样。她口齿流利清楚,眼睛闪闪发光,激动得脸色通红,越说越有劲,越说越激动。 ……在他谈到日本人把他们的重伤兵抛在火里烧得惨叫的时候,他也曾表现过同样的神情。半闭眼睛,右眉向上蹙着,眼睑有点颤动,而眼角的皱纹也更多了。

他的脸色更是怕人,被雨打湿了的头发糊贴在前额上,雨水,沿着头发、脸颊滴滴地流着。眼眶深深地塌陷下去眼睛努力地闭着,只有腭下的喉结在一上一下地抖动,干裂的嘴唇一张一翕地发出低低的声音:”同志–同志–。”

“不信!我就不信!”周铁杉突然吼叫起来。他额上青筋暴跳,眼睛放射出火一样的光芒,严峻而自豪地接着说:”我不信石油就埋在人家的地底下,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就没有油!”

我睁大了眼睛,注视着那团浓浓的绿,自言自语地说:”小时候,我对外婆说太阳是绿色的……”我呆坐在沙滩上,默默地嚅念着。

她这突然的连珠炮似的质问,像一根根棍子猛击在我的身上,我满脸通红,好像被人扒了衣服。

她的两片小嘴唇一碰,清脆地叫了声:“妈。”

突然有一天,将军完完全全清醒过来。他轮流巡视着一张张悲伤、呆滞而忽然出现慌乱神色的脸,一边喘息,一边微笑,用十分清晰的声音,艰难地说“你们,不要赶我走……我要在这儿看园子……不过你们得种树……修路……挖河……你们不会赶我走吧?啊,这就好……”

那小伙子暴风雨般地诉说了一大堆理由。

他的语气硬邦邦的,带着一股强烈的枪药味儿。

他说话像打闪雷似的,震得墙壁嗡嗡直响。

他终于把最难吐露的词儿,像吐枣核似的吐出来了。

他那严肃的口吻,就像在战场上下达命令。

在讲话中那种惯有的“啊”字又多了起来。他觉得这是一种身份的标志,也是一种威严的显示。

他这个人,老母猪耕地——光会使嘴。

他的话就像上紧了的发条似的滔滔不绝,一刻不停。

她一说起话来就像炒爆豆似的又急又快。

他当家的功夫是一张嘴,能拐着弯儿地骂人不带半个脏字,能把娶媳妇的说哭了,办丧事的说乐了。

他说得那个快,像放爆竹一样,劈里啪啦的一大串。

别看她不识几个大字,但她是老母猪打架——净使嘴。

她并没有什么本事,一点小事也办不了,就会卖布不带尺——瞎扯。

你就别再挖空心思地编造现代神话了。

他不肯讲实话,东一郎头西一棒子地乱说一气。

别听他在这儿胡扯,他的破蒲扇越扇越没边儿了。

她这些话完全是判官贴告示——鬼话连篇。

她说的那一套,纯粹是海外奇谈,绝不会有那码事。

他这是聋子拉二胡——胡扯。

他那些话,都是吃铁丝拉笊篱——肚里编的。一点也不沾谱儿,谁信那个!

这叫做阎王爷贴告示——鬼话连篇。

这种卑鄙的说法,纯粹是捕风捉影,连丝毫的事实根据也没有。

他被问住了,吞了一口唾沫,像一团棉花把喉咙堵住了。

多少天来,他们两个都攒了一肚子的话要说,现在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个字在他嘴里翻了三个滚,被牙齿挡住了。

说到这儿,他像卡住了喉咙似的,突然把话停住了。

我欲言又止,脸憋得像块烧热的烙铁似的,终于没有说出口来。

这会儿他要账的话已经像子弹顶在嗓子眼儿上了,可是他没说出来。

他这几句话说得重极了,好像掉在地上都能把地砸个坑。

这话,像刀尖一样插在她的心上,伤害着她的尊严。

这句尖酸刻薄的话像一块骨头卡在我的心里。

他那些话,像匕首似的直捅我心窝。

他的话,像灭火剂一样,一下子把大家的怒火压了下去。

他脸圆圆的,总是笑眯眯的,平日很少讲话,两片嘴唇又肥又厚像两扇铁门。

她低下头,沉默着;如同被什么痛苦的东西压迫着似的。

这话可戳着那家伙的肺管子了,他梗起脖子,瞪圆眼睛,唾沫星子四溅地与大家吵起来。

那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成一锅粥了。

双方争吵起来,各个面红耳赤,活像好斗的公鸡。

这帮人像炒豆子似的哪里啪啦争吵起来。

一大串话饼里啪啦像连珠炮从她嘴里甩出来,连气都不喘一口。

他那嘴巴尽管大张着,他那拳头捏得死死的,简直要捏出水来,就这么花了两分钟之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晚饭后,乡亲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聚在一起闲磕牙。

那几句硬邦邦的话,把他噎得好比刚出水的胖头鱼,干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

他的话被塞在嗓门里,眼眶里蕴满了泪珠儿,说不下去了。

他的嗓子像锈住了的枪筒,发不出火来。

话未说完,他的舌头像被胶粘住了。

这几句砖头似的话扔出来,噎得他干伸脖瞪眼,答不上话来。

她的嗓子眼像堵上一块火炭,热辣辣的,讷讷了半天,吐不出半句话来。

她的脸色瞬时变得灰白,嘴唇像离了水的鱼腮,一张一合地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那两片嘴唇,还像一架呱呱叫的机枪,眼下如同机枪卡壳,默无一声了。

登上山顶,临空远眺,只见天际白云悠悠,大地碧绿如海。

他说话高声大嗓,好像打闷雷,震得墙壁嗡嗡直响。

他那洪钟一般的声音在这间小屋里,立即震得人耳朵嗡嗡响。

这小伙子讲话嗓子大,声音高,像个小钢炮。

他不会小嗓门说话,天生大喇叭嗓,嗡嗡震人耳朵。

他说起话来像模鸭子过河,高喉咙、大嗓门,呱呱地没完没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像散着堂鼓一样地“咚咚”响。

那小伙子说话声音很高,就像乐队里的铜号。

爸爸那豁亮的声音,就是半聋半哑的人都能听得见呢!

他长得敦敦实实,力气大,声音又响,一说话,就像炮弹出膛。

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说话就像吹喇叭一样。

他说话的声音如同金锤撞钟,摆得小屋嗡嗡直响。

我已听出那是老团长,其嗓门之大,如同一只电喇叭在空中鸣响。

他的话音那么微弱,那么低沉,就像从地底下发出来的。

这女人的嗓门儿低得像蚊子的嗡嗡声。

这人说出的话像坛子里闷出来的,瓮声瓮气。

她的声音轻柔得有如夏日的微风。

她说话的声音就像水缸后的蚯蚓儿,又低又小。

她的声音微弱得像蝇子哼哼一样。

那姑娘说话的声音很低,像是三天没吃饭。

她的声音轻得像随风飘下的一片树叶。

老人那慢吞吞的混浊的声音,让人想到乐队里的大提琴。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文写作中描写说的词语和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