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关于看的词语

词语
扯 握 抄 描 搀 托 执 打 抚 扼 抖 抠 搂 拈 拧 扶 拂 拭 挎 挟 拽 栓 捂 挥 挤 捋 捺 舀 攀 揩 戳 擒 揽 掰 撑 掂 绣 梳 砸 挪 搓 擎 勒 撩 搔 缝 掷 撬 戴 播 携 撂 擀 劈 拎 摔 掐 捏 采 挖 量 挖 掘 刮 端 盛 捧 磨 刻 擦 涂 抹 洗 写 抽 抡 扔 搬 抢 夺 接 递 扑 拔 插 举 推 挡 敲 摇 揉 拧 扎 捉 捣 砍 投 拍 磨拳擦掌 手舞足蹈 挥舞双拳 手足无措 拉拉扯扯 指指点点 袖手旁观 左右开弓 挥手告别 铁拳猛挥 拱手施礼 招手致意 动手动脚 缩手缩脚 蹑手蹑脚 轻手轻脚 勾肩搭背 轻舒玉臂 捋臂握拳

短语
他们一个一个如银幕上慢动作的姿势在刀下倒下去,成堆的人流着血在沙地上爬着,成千无助的手臂伸向天空,一阵阵无声的呐喊在一张张带血的脸上嘶叫着,黑色的夜风里,只有死亡空洞的笑声响彻在寂寞的大地上

她将左手插在腰间,右手上下的挥着,表示节拍;挥手的时候,腰部以上也随着微微的向左右倾侧,显出极为柔软的曲线;她的头略略偏右仰着,嘴唇轻轻的动着,嘴唇以上,尽是微笑。

她低下了头,握住拳头,指甲深深地掐到肉里去,她那小小的,尖下颏的脸发青而且微颤像风中的杏叶。

我爹三根指头执着一盏煤油灯从房里出来,灯光在他脸上一闪一闪,那张脸半明半暗,他弓着背咳嗽连连.

说着,老全爬出了坑道,走到这一大片死人中间翻翻这个,拨拨那个,老全弓着背,在死人中间跨来跨去,时而蹲下去用雪给某一个人擦擦脸.

有庆翻了个身,把手搁在凤霞嘴上,像是打他姐姐巴掌似的.凤霞睡后像只小猫,又乖又安静,一动不动.

天黑后,路上的石子绊着凤霞,走上一段凤霞的身体就摇一下,我蹲下去把她两脚抒一抒,凤霞两只小手搁在的脖子上,她的手很冷,一动不动.

她一手提着竹篮,内中一个破碗,空的;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下端开了裂:她分明已经纯乎一个乞丐了.

梁太太一双纤手,搓得那芭蕉扇柄滴溜溜地转,有些太阳从芭蕉筋纹里漏进来,在她脸上跟着转.

脚上穿着一双白兔子皮镶边的紫红绒拖鞋,她低着头扭着身子,用手抚摸着那兔子皮,像抚摸一只猫似的.

她低着头补袜子,头发全都披到前面来,后面露出一块柔腻的脖子.

她站在桌子跟前啜泣着,顺手拿起那块抹布来预备擦眼泪,等到明白是抹布的时候,就又往桌子上一掷.那敝旧的红纱懒洋洋地从桌子上滑到地下去.

他抚摸着那藤椅子,藤椅子上有一处有点毛了,他就随手去撕那藤子,一丝一丝地撕下来.

用芭蕉扇大声拍打着屁股,踱着方步唱了起来,掩饰他的窘态.

在手心调了点水粉,往脸上一抹,撕下一块棉花胭脂,蘸湿了在下唇涂了个滚圆的红点,当里流行的抽象化樱桃小口.

主人沉吟着,一手支在门框上,一手撑腰;他那双灰色眼睛,不做媚眼的时候便翻着白眼,大而瞪,瞪着那块吃剩的面包,使阿小不安。

目光随着虔诚的手抚摩着那冷峻的石碑,恍恍惚惚中,那只修长苍白的文人搦管的手捏着松烟,在砚台里,一圈,一圈,然后从容的提起羊豪,蘸饱了墨,凝思片刻,俯下头来,走笔如飞,一气呵成。

他站在地中间举了五十下哑铃,抡了抡逐渐粗壮起来的胳膊,又到水房打半盆水,洗洗脚,顺手把脏水倒在刚洗完脚的体委马成盆里。

他慢慢的抬去另一只手,一双手越过小姑娘的蜜罐,越过小姑娘的头顶,一直落到自己的领带结上。他矜持的整整领带,象从来都不认识小姑娘和她那个黑忽忽的土罐子一样,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走了。

他低下头来,一缕快感似乎直咽到肚里;两臂反剪着,两手互捏,关节作响。

手掌和拳头不免有点熬不住了,三三两两就在门上敲打,嘴里当然叽咕着一些怀着热望而以调笑的风趣出之的讥讪。

他真有点像老虎的样子,说到对付敌人偏有那样从容的态度;他从一个玛瑙鼻烟瓶里倒出一点鼻烟在一个象牙小碟子里,用右手的中指蘸着往鼻孔里送,同时挤眉眯眼地一嗅。

金小姐说罢,飘逸地旋一转身,随即抚爱似地玩弄那手掌形的麻叶。

这才彼此握手,握得那样热烈,那样牢固,不像是相见的礼数,简直是两个心灵互相融合的印证。

他站在肉车子旁边,那把刀,在他手中熟练而敏捷地摇动着,那煮熟的牛肉、马肉或是驴肉,切出来是那样薄,就像木匠手下的刨花一样,飞起来并且有规律地落在那圆形的厚而又大的肉案边缘。

看着敌人过去了,于是倚在树上,用衣襟擦去脸上的汗,头发上的尘土,定定心,整理整理衣服,就又成群结队欢天喜地地说笑着回来了。

从地里捏起来一小块垃圾,用大拇指和食指把垃圾捻碎,细细的看一看,拿近鼻尖闻一闻,再放一点到舌头尖上品品滋味。

吃毕饭,他又擤了一把鼻涕抹在鞋尖上,打了一个饱嗝,用右手食指指甲往牙上一刮,刮下来一片葱叶,又一弹,葱叶同牙花子从一个同志的头上飞了过去。

他搔了搔头皮,顺便用手往脖子里一摸,摸出来一个虱子,又用指头捻了一下,送到嘴里“格崩”一声咬死了。

余发坐直身子,右手扶着笔,煞有介事地停在卷子上;左手握成拳,那凸起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关节依次编成ABCD,然后默念儿歌并用眼光点指。儿歌结束时停止在哪个指头上,就把它的编号填到选择题上,老师从高处往下看,看到的是余发用心思考认真书写的情景。

那位中年妇女,撩起最贴身那件衣服,上面有个口袋,用别针别着。她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张崭新的拾元钱。

手按在丝弦上,黄色的丝弦弯下来,它也弯下来;丝弦颤动着,它也颤动着。当它在丝弦上揉动时,指尖就微微发红了,像害羞似的;它用力弹了一下弦,弦要激动地跳起来它却异常机敏地、有几分顽皮地先一步从弦上跳开了。

有时手全从弦上移开,与弦相距一寸,像是默默地对视,又像是在轻轻地喘息。这安静的几秒钟里,空气凝住了。它重新按在弦上时,是几根手指轮换地触摸,显得小心翼翼,像是怕惊醒了对方的熟睡,又像是蹑手蹑脚的行走。

每一次,她都用那样一双苍白的手,微微颤抖着,像凋谢的树叶那样从孙儿的头顶缓慢地沉到脚底.

在黯红漆桶似的房里摸索摸索,息息率率,手触到的都是熟悉的物件,所不同的只是手指骨上一节节奇酸的冻疼。

阿姆呆坐了一会,伸着手轻轻摸摸他的手臂胸口,肚子,腿,摸一回,叹一回,摸到他瘦嶙嶙的小腿时,就无声地哭了起来。

半晌,她的头与肩膀开始颤动,两只手紧紧互扣着,手也在抖。最后她抬起湿糊的脸,两只血红的、汪着泪水的眼睛盯着我,定定摇头。

但当我看到握在掌中的那双手,是那么枯瘦、僵硬、粗糙,手背上青筋暴露,是一双终生辛劳的老人之手时,就无法控制地流下泪来。

老人伸手去拿茶杯,他的手颤抖得特别厉害,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茶杯拿到嘴边。

奶奶像捧着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包装。

你轻轻地拾起一片飘落的枫叶,静静地凝视着它,轻轻地抚摸着它,然后又小心地把它夹进书里。

钢琴演奏家的双手在琴键上自由自在地移动跳跃,那钢琴边便出连续的美妙的旋律。

只见他一弯腰一弓背,一担沉甸甸的泥土就挑起来了。

那琴键在她手指下,就像活的一样,会奔流出如小溪如瀑布如飞泉如长江大河的音浪,使人沉醉,使人叹息,使人不由自主的被卷入那水流里。

3日,在另山村,我们看到一位60多岁的老汉三下五除二地就爬上了一棵十几米高的柿子树。他用一根一头是鸭嘴形的竹竿扭折连着柿子的小树枝,一叉一个准,动作利索得很。

她会在梦中发出朦胧的呓语,我发现她的手臂像起重机吊臂一样升起,又落下,似乎要装卸什么重物。

他正在调色板上蘸着颜色,蘸了又擦,擦了又蘸,好像不知怎样才能把那奇异的色彩捕捉在纸上.

她把我领进屋里,拿出绷带和药棉,上了药,迅速地用熟练而轻快得手指给我包扎好伤口,用酒精擦干净我的脸孔.

她把我领进屋里,拿出绷带和药棉,上了药,迅速地用熟练而轻快得手指给我包扎好伤口,用酒精擦干净我的脸孔.

她心颤,她指尖凉,她颊上的晕红,渐渐消退。她徐徐的抬起双手,掩着眼儿,又徐徐的跪了下去。她幽咽着,她秀削的双肩,在纱衣里翕翕的颤动。

人们不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拼命地一齐挥手,像是机场上倏得刮过一阵狂风,千百万条手臂挥舞着,从下面,从远处,伸向主席.

主席也举起手来,举起他那顶深灰色的盔式帽,但是举得很慢很慢,像是在举起一件十分沉重的东西,一点一点举起来,举起来;等到举过了头顶,忽然用力一挥,便停止在空中,一动不动了.

敦凤低下头去,一只手捏了拳头在膝盖上轻轻捶,一只放平了在膝盖上慢慢推,专心一致推着捶着,孩子气地鼓着嘴.

小东西显示本能的第一个动作便是伸出小手四下探求,常常笨拙地但是紧紧地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送往自己的嘴里,同时发出像小鸭子似的呷呷的叫声。

他那铁锤似的拳头上下飞舞,打得那几个歹徒嗷嗷乱叫。

他抓住对方的头发,两个人弯着腰,头顶着头,在大街上像拉锯一样,一来一往地打起来。四叔拳打脚踢,把这几个人打得鼻青脸肿,像王八偷瓜,滚的滚,爬的爬。

那家伙早把魂吓到九霄云外去了,像只乌龟满地爬着。

他把袖子一卷,呸地朝手掌心吐了口唾沫,对着一搓,然后双手抱住树干,嚓!嚓!嚓!像一只灵活的猴子,爬了上去。

一只只灵巧的手,用一种特殊姿式,抓起炒饭往小胡子底下抹着;大块羊肉不知加了什么特殊的佐料,格外鲜嫩爽口,在嘴里有滋有味嚼着。

他不顾老伴的劝阻,用那无力、颤抖的双手,把身子慢慢地支撑起来,披上衣服,找出放大镜,扶着墙,在老伴手电筒的亮光下仔细地观察起来。

机场上人群静静地立着,千百双眼睛随着主席高大的身形移动,望着主席一步一步走近了飞机,一步一步踏上了飞机的梯子。主席走到飞机舱口,停住,回过身来,向着送行的人群,人们又一次象疾风卷过水面,向飞机涌去。主席摘下帽子,注视着送行的人人群,象是安慰,又象是鼓励。人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拼命地挥手。
主席也举起手来,举起他那顶深灰色的盔式帽。举得很慢很慢,象是在举一件十分沉重的东西,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等到举过头顶,忽然用力一挥,便停在空中,一动不动了。

丁洁琼痴痴地望着苏冠兰,嘴唇略略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说。
是的,有什么可说呢?这几十年的离愁别恨,人情世态,难道是语言所能表达的吗?
丁洁琼教授滞缓地伸出手去。她伸出两只手,她的左手指上戴着两颗钻石指环,那便是”彗星”和”太阳神”,它们在灯火照耀下闪烁异彩。
苏冠兰紧闭上由于激动而发烫的眼睛,伸出一双瘦削而柔软的大手,握住了姜孟鸿,不,握住了琼姐那两只白皙、纤柔、凉浸浸的手……

握手是人们生活中发生过千千万万次的事情。可是,让两颗心脏一齐振动的撼人肺腑的握手,在苏冠兰和他的琼姐之间,却只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他们初恋的时节,一九二八年夏天,在古金陵的火车站上。那时的他俩,都还是翩翩少年,他们哪里想到,人生中会有如此曲折的风云变幻。那时的他俩,怎么会预料到,他们的第二次握手会经过整整三十一年……

梁王听了大怒,提起金背刀,朝岳大爷顶梁上就是一刀,岳大爷把沥泉枪咯噹铛一架,那梁王振得两臂发麻。叫声:”不好!”不由得心慌意乱。再一刀砍来,岳大爷又把枪轻轻一举,将梁王的刀枭过一刀。梁王见岳飞不还手,只认他是不敢还手,就胆大了,使开金背刀,就上三下四,左五右六,望岳大爷颈膊上只顾砍。岳大爷让他砍。右让他砍。砍得岳大爷性起,叫声:”柴桂,你好不知分量!差不多,全你一个体面,早些去罢,不要倒了霉呀!”梁王听见叫他名字,怒发如雷,骂声:”岳飞好狗头!本藩抬举你,称你一声举子你擅敢冒犯本藩的名讳么?不要走,吃我一刀!”抬起金背刀,照着岳大爷顶梁上,呼的一声吹下来。这岳大爷不慌不忙,举枪一架,枭开了刀,耍的一枪,望梁王心窝刺来。梁王见来得利害,把身子一偏,正中肋甲绦。岳大爷把枪一起,把个梁头朝下,脚朝天,挑于马下,复一枪,结果了性命。

诊疗室里静得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出来。除了那惊呆了的女医生的亲戚外,屋里的人,没有一个打算从将军手上夺下拐棍。拐棍在半空中巍巍地颤抖着,颤抖着。人们巴望它痛痛快快地落下来,猛击到那个布满了肮脏雀斑的塌鼻梁上。
但是,拐棍终于没有落下来。将军伸出另一只手,抓住拐棍的一头,紧接着”嘎叭”一声,结实的茶木棍断成两截。

轮到他们推手车了!说起推手车,工地上多少好汉英雄,都有过困难的经验,对于推车技术不熟悉遥民工,须要经过多少天的艰苦锻炼,才能从不翻车而平平稳稳地走。这五个孩子,人比手车高不了多少,推着胳臂要架起老高,比大人分外吃力。可是他们勤学苦练,一两天就找到了窍门,”推小车子不用学,全凭屁股摇!”两手抓紧车把,两眼专看前方,车子一歪斜,身子就跟着来回地扭、摇。对于这些,这几个孩子比大人灵活多了!一星期以后,他们就又推着满满尖尖的满车沙土,往坝上飞奔,在两千公尺的距离上,一班走上十四趟!

船就要到白帝城了。过了白帝城只有十里就是目的地奉节了。
十二个船夫在船的两边摇着桨,哎嗬,哎嗬,喘着气唱歌似的,黑汗在赤膊上流,把白布裤子也流湿了,紧紧贴在腿子上,腿肚鼓起象槌子。

一排纤夫拖着我们的木船上滩上。他们有时在山岩上走,有时在岸边水里走,纤绳从背后搭在肩上,肩上垫着布,两手拖着胸前的纤绳,身子越弯越低,一面走一面嗨唷嗨唷唱着,和船夫哎嗬一起一落。他们唱的又快乐又痛苦。整个山谷也唱着,好象要帮着他们把船从滩上拉过去。没有用,滩上的白沫翻着翻着,一大篷白浪就翻起来了,亡命向木船扑下来。这时候,纤夫船夫全不唱了。船夫扶着桨定眼望着扑来的大浪;纤夫就用整个人去拖纤绳,弓着身子、弯着腿,头向天仰着。拖着拖着,人就钉在山岩上了。船就钉在滩上溜溜直转,桅杆上系着的纤绳嘎嘎响。

一出门,便望见月下平桥内泊着一只白篷航船,大家跳下船,双喜拔前篙,阿发拔后篙,年幼的都陪我坐在舱中,较大的聚在船尾。母亲送出来吩咐”要小心”的时候,我们己经点开船,在桥石上一磕,退后几尺,即又上前出了桥。于是架起两支橹,一支两人,一里一换,有说笑的,有嚷的,夹着潺潺的船头激水的声音,在左右都是碧绿的豆麦田地里的河流中,飞一般径向赵庄前进了。

长龙似的竹排,顺着急流,带动滚石,呼噜呼噜暴响着,气势汹汹地冲出山来。张树基一眼不眨地站在排头,左一撑、右一戳,象个颇为老练的放排人。一会儿弯腰钻过河边柳;一会儿转个急弯人不见;一会儿排头越过河坝,人在半空中;一会儿扎下深潭,全身成了落汤鸡。

秀芬一撇嘴,脱下棉袄,萧金忙接过去拿着。秀芬只穿着一件青色镶边的紧身小袄,舒一舒手脚,接剑在手,收敛笑容,刷地亮开架势,两只眼睛象流星般一闪,眼波随着手势,精神抖擞地舞起来。先是舒缓柔软的招数,接着步步紧凑、闪展腾挪,只见白光闪闪,劈刺处铿锵有声。

郑屠左手便 来要揪鲁达,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赶将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郑屠挣不起来,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绽将出来。
两边看的人惧怕鲁提辖,谁敢向前来劝。

一年后的夏牧场上,我们的主人办了一次摔跤聚会,几乎阿吾勒里所有数得上来的骑士们,都自告奋勇地登场摔过了。最后,主人亲自点名让贾尔肯和居马莱摔上一场。于是,他们便轻装扎好腰带上了场。一交手贾尔肯便举起了居马莱,但是没能摔倒。正当他把居马莱放在地上的刹那,居马莱却出其不意地将他摔倒了。人群立刻呼叫起来。当下贾尔肯迅速爬起身来。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脸上那被熊爪留下的几道深深的伤痕,在这刹那间己经涨得殷红殷红,一直到了他那残缺的耳根。他悄悄一怔,便象一只激怒的雄狮猛扑过去。于是,两人重新扭在一起了。不知过了多久,贾尔肯终于举起居马莱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个二十岁便在欧洲露了头角,被目为绘画天才,后来又经过十多年的苦作,现在正是艺术学院教授的李元瑜,两手提了两只水桶,从河边三步一歇五步一停地走回来了。那正是冬天,可是汗气模糊了他的眼镜玻璃,他不得不时时停下来用手拭抹,乘便也歇一歇。他那十几岁便因为肺病而倾斜了的腰,提着水和空手一样地向左倾着,正象毕萨的斜塔,使人看到就那么不舒服;对他自己,使他的呼吸更不自然。

孔乙已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妹妹端来脸盆,拿出肥皂,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准备洗手帕。她把手帕放进盆里,倒上水,擦上肥皂,然后用她那胖胖的小手,拿着手帕,一个劲地搓起来。

我把线头对准针孔,小心地把又长又细的线穿过小小的针孔,然后在线的末端打上一个结。接着左手拿过衣服,拇指按着钮扣,右手拿着针线,把针线小心地穿过钮扣的小孔。这样反复好次,再把针线穿到衣服背面,打上一个结,最后把线头剪掉,钮扣就缝好了。

纺织女工灵巧的小手在纱锭间翻动,像春燕在白云中飞舞。

一位胖大嫂挥动她那粗壮有力的手臂,上下掀动着花被单,拨得溪水飞溅,像启动了一台搅水机。

他追回了那几个人,已经满头大汗,再用满是粉笔灰的手往脸上一揩,那模样,真有点滑稽。

看归看,手里可不歇,左手握住,右手贴上,大拇指一掰,那籽儿便落下去了,落在原先剥下的玉米籽堆里,发出”沙沙”的声响。

妈妈不会打扮,不会跳舞,可她有一双巧手。妈妈的手纤巧、灵活,那白净、细柔的手指更显眼。妈妈织起毛衣来,那手指活动得像穿梭一般,令人眼花缭乱,不大会儿,就织起了一大片。

做着俯身动作,两脚叉开,弯腰俯身,两臂在身下交叉摆动,很吃力的。

孩子们的手腕脱那么柔软,目光那么柔和,伴出悠扬,悦耳的乐曲,一步,一摇、一展,都极自然优美。

音乐响了,节奏鲜明。同学伸臂抬腿,格外有力,动作也干净利落,真有雪中练武的味道。

他双手抱球,连连三个箭步,纵身一跃,一个腾空,投进一个两分球。

他们紧紧地握住大绳,叉开双腿,微微下蹲,脸绷得通红通红的。

同学们拎着水桶,拿着抹布,一会儿擦交通岗台,一会儿又擦街栏杆,干得热火朝天。

姚良像野鹿一样敏捷地纵身一跃,跨过河沟,跳到他眼前,抓住他的两个肩膀,使劲地摇晃。

我和小张爬到前沿阵地,伏在草丛里,窥视着敌人的行动,侦察他们的火力。

我们胸脯贴着大地,静静地埋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连粗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他们的哨兵发现。

我们握着镰刀弯腰收割,望着金黄饱满的谷粒,早已经忘却了疲劳。

她两眼喷火,把拳头握得格格响。

我拿起书包,朝肩上一挂,飞出了家门。

她拿起菜篮,一转身,像旋风一样出了大门。

久别重逢,小军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

那双手像铁钳一般握住铁栅,两眼激动地望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两人手搀着手,在外滩的林荫大道上边漫步边说笑。

她扶着我,我扶着他,我们两人总算走尽了那段泥泞的小路。

温柔的妻子搀扶着刚刚安上假肢的丈夫,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走过来,走过去,操练着走路。

妈妈把我搂在怀里,紧紧地搂住,好像怕我被风吹走似的。

娇小的妈妈,双手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真如抱着一个充足了气的大皮球。

我一下火车,他就把我热烈地拥抱在怀里,我们两颗心合着一个节奏,怦怦欢跳。

他五大三粗,像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他提起包裹,然后用手臂挽住,含着泪,不声不响地走了。

她拎着红色的小包,像一朵云彩一般,飘动在花团锦簇的小径上。

我手提两个箱子,一口气赶了三十四路程,感到两腿发软,手臂麻木。

磨好墨,他就抓起笔,龙飞凤舞地挥写起来。

他两手抓住竹竿,像敏捷的猴子那样,双脚一蹬,就噌噌噌地爬了上去。

每天早晨,我们排列在操场上,随着雄壮的乐曲,我们举手敬礼,目送五星红旗渐渐地升上天空。

列车启动了,她举起双手挥舞起来;我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身影渐渐消失,然而那依依惜别的情景却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

她灵巧的手指拨动着算盘珠子,发出乐曲般动人的声响。

只见布帘一掀,她撩开帘子走进来了,姿态端庄,落落大方。

她撩起而盆里的水,洒在那一棵棵盆花上,那一朵朵盛开的月季,似乎都在点头微笑。

他在袋里掏了又掏,才掏出五分钱来,买了只烧饼充饥。

小玲子真是个摸鱼的好手,下水一会儿就摸到了鲜蹦活跳的五条鱼。

他在后面推,我在前面拉,小车像插上了翅膀在飞。

我们一个个跳进齐胸的洪水中,手拉着手筑成了一道人墙。

夜深了,我踏着月色回家,轻轻一推,门没有闩上,就悄悄地走进房内。

一辆沉重的劳动车像老牛似的爬着桥堍。我走上前去,双手用力推动,它像被抽了一鞭似地爬上了桥面。

在上学的路上,小明捡到了一只鼓囊囊的皮夹子,一到校就交给了班主任老师。

他手中拿着五只小皮球,一只,一只抛上去,一只,一只接在手,不碰撞,不脱手,耍用真好看。

他呸地朝手掌心吐了口唾沫,双手抱住树干,嗦嗦爬了上去。

小华双手抓紧爬竿,哧!哧!哧!像一只灵活的猴子,爬了上去。

他把袖子一卷,在手掌中吐口唾沫,对着一搓,极其轻捷地爬了上去。

他两腿弓起,脚蹬着土地,运动着全身筋骨,使出所有力气,向前爬动。

老顾镇静了一下,撕下一只袖子将腿部的伤口扎住,然后像蚯蚓似的向前爬动。

一个小同学纵身一跃,用力抓住竹竿,像敏捷的猴子,迅速地爬了上去,不一会儿,他就爬到了竿顶。

小莉莉冲出屋去,像张着翅膀的小燕子,扑向了爸爸。

那大江额上冒出了青筋,横合眼睛,攥起拳头,像猛虎一般过去。

那女人心里的火气一下子蹿上来,她像一头丢了狼崽的母狼扑向老黄。

他的双拳像弹簧般地猛击在对方的身上。

他三拳两脚,就把那凶神恶煞的流氓,收拾得像一坨烂泥巴似地,趴在地上。

大歌拳打脚踢,把这几个人打鼻青脸肿,像王八偷西瓜,滚的滚,爬的爬。

她抓住对方的头发,两个人弯着腰,头顶着头,在大街上像拉锯一样,一来一往地打起来。

我没容他说完话,蒲扇般大的巴掌,呱唧打在他的脸上,打得那家伙两只眼睛直冒金花,耳朵呜呜乱响。

一个五年级的大哥哥,不慌不忙地接过钓竿,弯下腰来,左手接着膝盖,右手拿着钓竿,两眼盯着瓶口,慢慢将那钉子移到瓶口上,只见他的钓竿稍微一斜,钉子就滑了进去。紧接着,他轻轻地钓起了瓶子。

我“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捧着叠得整整齐齐的红领巾,快步走上主席台,来到我们敬爱的高爷爷面前……我轻轻地翻起他老人家的中山装领子,用颤抖的双手,恭恭敬敬地把红领巾围在高爷爷颈上,把叠得整整齐齐的两角拉到前面,以熟悉的动作在他的胸前打了个结。“哗——”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吴颖先把椅子翻倒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扫帚清扫地面。她从后往前两行两行地扫,扫得又仔细又轻,生怕丢下一片纸片,扬起一丝尘土。扫完了,撮走了,又拿起冲洗干净的拖把拖地。她熟练地一左一右甩着拖把,把水泥地面擦得都照出人影来了。

徐老师一声令下,只见王中帆手里的绳子像彩环一样飞舞起来,小辫子也在她肩头飞舞。她轻轻一抬腿,绳子就从她腿下一闪而过,她跳得飞快,轻如飞燕

我受电子琴,它帮助我获得全市大奖赛的第一名,为了让手指听话,我上学时常常敲击爸爸的车把,放学时一边走路一边敲自己的胳膊,有一次上课,我忽然想起曲子的指法,连忙在桌子上弹了起来。突然不知谁叫了我一声,抬头一看,老师已盯着我的手指。

爷爷将笔蘸满了墨,就势从纸的一端一按然后往后拉。他的笔时高时低,有较有重,一会儿一块石头便出现在我眼前。爷爷手中的笔停了下来,悬在空中荡来荡去。从他那严肃的神情,我知道他正在构思画面。想了一会儿,爷爷的笔重重一落,同时笔锋一转绕了过来。笔上的墨汁似乎受到指挥和操纵,正好落在那里。

只见一位健壮的汉子,把一头肥猪紧紧地绑在一条长凳上。接着,他拿起刀把猪小腿上的毛刮掉,然后切开小口,往里吹气。猪被气鼓得难受,就使劲地嚎叫,拼命地挣扎。可是,它被捆得结结实实,怎样挣扎都没有用。慢慢地,猪的身子越胀越大,那汉子拿起尖刀,朝猪喉咙捅去,顿时鲜血向外直喷,血流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盆子里。那汉子见猪奄奄一息了,就拿了打气筒,从切开的小口往里打气,猪已经不能动弹了。

泰山的挑夫可真了不起,他们挑起二百斤的担子,沿着石阶路,一步一步朝前走,步步踩石,步步踏实。那太阳照射下的又宽又厚实的肩膀、脊梁、硬是撑起二百多斤的重担,可他们的腿不颤,腰不弯。

我首先找来了材料,一张正方形的硬纸、一把剪刀、一枚大头针和一根细长的小木棍,接着开始做了。我用剪刀把纸剪了四个小洞,形成一个“X”,再把四个角向中心一叠,然后用大头针从纸的四个角重叠处穿过去,插在木棍的顶端。这样,一架小风车就做成了。

下午,我和妈妈,姥姥三个人一起去采茶叶。来到茶山,只见阿姨们正忙着采龙井茶。姥姥指着绿油油的茶山,笑得合不拢嘴。我们每人身上系着巾兜,走在茶树旁,眼睛盯着茶叶,双手交替着,不停地采着、摘着,动作敏捷而利落,更是眼疾手快,准确无误,不长时间便采满了两篮茶叶。

他倏地推开报纸,一眨眼便冲出资料室,穿过下班的人群。“呼”地飞下楼梯,用百米速度横穿大院,一晃便钻进食堂……哈,又站了个头队!

有一次,颜颜在院子里玩,看见一只鸽子在偷吃别人晒的绿豆。他闭着小嘴,两只小眼睛直盯着鸽子,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没想到机灵的鸽子早看见了了,颜颜伸手刚要抓,鸽子一下飞了起来,把颜颜吓了一跳,鸽子得意地围着颜颜绕了一圈,又停下来。颜颜看见了,连忙晃着脑袋摆着小手,嘴里“嘘嘘”地喊着跑过去。待他走近,鸽子又振起翅膀飞到屋顶上去了,这时,颜颜无可奈何地把手当枪瞄准鸽子“叭叭”地打了两下,然后蹦跳着走了。

班里联欢会进行击鼓传花游戏。鼓停时,拿着花的同学就要表演节目。顽皮的刘科又开始捣鬼。他一直抓住花,咚咚——鼓点刚落,他眼疾手快,猛地把花丢给旁边的沈晴。花在沈晴怀里打了个转,落在地上,沈晴傻乎乎地把花捡在手里,才知道上了当。她犹豫半天,还是被推到中间,她搔搔头发,又使劲咽了一下口水。

“开始!”裁判员一挥手,王翔和黄钢便使上了力气。你看,王翔虽然带伤,可他并不在意,只见他圆睁两眼,目光直逼黄钢;黄钢把牙齿咬得紧紧的,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对方抖动的手。他俩手上的青筋一下子都暴起来了,由于劲用得大,桌子也抖动起来了。虽然两人都使上了吃奶的劲,可是紧握的手只是在微微颤动,总也分不出高低上下。二十秒,不分胜负!三十秒,不分胜负!啊!五十秒过去了,还不分胜负……哎呀!黄钢不行了,只见他的手臂被王翔慢慢地压了下来。

远远地看见揭立新正坐在冰冷的方砖地上写生。我怀着好奇心悄悄地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背后静静地看她画,她画红色的墙,面黄色的瓦,画蓝色的天,还画苍郁的青松和洁白的雪。她画画时全神贯注,一丝不苟。手都冻红了,还是那么一个劲儿地画,看那冻得发红的指尖微微颤抖着。

开学第一天,老师让我们低年级学生看高年级同学做广播操表演。只见高年级同学迅速地站好队,横看齐,竖也看齐,真棒。广播操音乐响了,他们一节一节地做着,伸臂齐,举手也齐;弓步齐,出拳也齐,就像一个人做操似的,没有一个做错的。难做的是跳跃,仍然做得齐,非常好看。他们踏步,摆臂都很用力气,动作敏捷,整齐,没有一个摇头晃脑的,也没有一个东张西望的。

从外表看,他的脚只是大了些,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在足球场上他的脚可就大显神通了。一次,我队第一个罚点球的便是杨奇,只见他两眼直视前方,一点不慌神,突然一个大脚,那球便飞进网,场上顿时欢呼声四起。

只见小表弟不慌不忙,弯下身子,伸出右手,虚晃一下,那螃蟹似乎认为时机已到,赶忙进攻,两个夹脚猛一合,紧紧钳住了。但是,它还没明白过来是中了计,便当了俘虏——小表弟抓住它,高高地擎在我的面前。

他攀着一棵拳头粗的小树,活像只狸猫,三抓两挠,扳住了墙头。

越往上爬,雪山的空气就越稀薄,像在胸腔里塞了团棉花,憋得人直想呕吐。

他撕下一只袖子将腿部的伤口扎住,然后像蚯蚓似的向前爬动。

只见他双目炯炯有神,全副精力凝集在笔尖上,提笔一挥,沙沙沙,几行草书,龙飞凤舞地出现在宣纸上。

只见他挥毫信笔,把这几个字写得纵横驰骋、跌宕多姿,给人以龙飞凤舞、变化无穷之感。

我举起照相机,劈里啪啦就是一阵猛拍,闪光灯咔嚓咔嚓仿佛特别解气。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关于看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