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关于看的词语和短语

词语
见 看 盯 望 视 瞪 眺 瞄 瞅 瞟 瞥 瞧 瞠 瞩 觑 察 眨 睬 睁 睹 窥 瞰 观 合眼 眨眼 闭眼 睁眼 瞪眼 过目 亲眼 挤眼 看破 看透 看望 小看 收看 查看 偷看 细看 观看 正视 平视 仰视 旁观 参观 打量 观赏 对视 近视 直视 俯视 扫视 斜视 逼视 窥视 凝视 环视 仇视 忽视 怒视 傲视 鄙视 蔑视 漠视 熟视 敌视 监视 审视 藐视 巡视 自视 坐视 歧视 注视 重视 诊视 省视 透视 无视 轻视 目睹 目击 刺目 怒目 侧目 极目 满目 暝目 醒目 触目 注目 瞩目 守望 四望 仰望 展望 张望 远望 遥望 凝望 翘望 观望 阅览 纵观 浏览 四顾 回顾 后顾 环顾 瞻仰 观测 鸟瞰 俯瞰 远眺 洞察 视察 侦察 窥探 观察 欣赏 观赏 端详 观摩 直勾勾 直瞪瞪 眼巴巴 眼睁睁 干瞪眼 眼珠一转 眼睛一眨 眼睛一闭 眼睛一眯 眼睛一睁 眼睛一瞪 扫了一眼 冷眼旁观 两眼平视 两眼圆睁 直眉瞪眼 定睛一看 目不斜视 眼明手快 目不暇接 目不转睛 目不识丁 目中无人 目空一切 目瞪口呆 一目十行 一目了然 耳闻目睹 触目惊心 闭目养神 过目不忘 极目远眺 瞠目结舌 纵目四望 引人注目 死不瞑目 赏心悦目 横眉怒目 举世瞩目 一望无际 高瞻远瞩 左右顾盼 东张西望 环视四周 瞻前顾后 看风使舵 明察秋毫 察言观色 走马观花 面面相觑 袖手旁观 横眉立眼 举目四望 睹物思人 暗送秋波 一眼看穿 挤眉弄眼 一眨不眨 火辣辣的目光 目光灼灼 不露声色打量 骨碌碌转 敛声屏气地注视 茫然地望着 木然地望着 痴痴地望着 出神地望着 定定地望着 虎视眈眈 纵目睽睽

短语
透过那些古老而忧伤的光线,我仿佛看见我的影子,闻到了书香、墨香和兰草香。

我定神的凝视其中一幅油画,它是用一块块橙红的油彩将画布涂得满满的,看似非常抽象,但作者利用几道黑色的线条又把这整片橙红分隔得十分具象。

他的眼光在注视我,我的头偏向东边,眼光就跟到东边,我的头偏向西边,眼光就跟到西边,威严而又慈祥,幽郁而又亲切。

他的侧影迎着台灯,目光下视,睫毛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瘦瘦的面颊上,在她看来是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

他诧异地看着我,过了一会,眼光便移到他自己的膝髁上去了,于是就吸烟,没有回答.

大眼睛望着笼中鸟,眼睁睁的,眼白发蓝,仿佛是望到极深的蓝天里去.

一双大眼睛,看人的时候,使人要惧怕起来;因为她的眼睛似乎能洞见一切的样于。身材不矮不高,一张团团的面使人一见就觉得她是一个忠厚的人。

他们手里是拿着一叠名片和钞票洋钱;眼睛总是张望着前面,仿佛遗失了什么,急急寻觅一样;面部筋肉平板地紧张着;手和足的运动都像不是他们自己的。

我阖紧眼帘内视,只见一斑斑消残的颜色,一似晚霞的余赭,留恋地胶附在天边。

主人沉吟着,一手支在门框上,一手撑腰;他那双灰色眼睛,不做媚眼的时候便翻着白眼,大而瞪,瞪着那块吃剩的面包,使阿小不安。

她矮乎乎的身架,胖乎乎的体态,黑乎乎的脸蛋,蚕眉下,一双既圆又小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手上的活儿。

她觉得人的目光也是有温度的,有的人目光象上午的阳光,触及之处让人感到火辣辣的有压迫感;有的人的目光则象秋天的月光,静静的,凉凉的,让人隐隐感到有一点忧郁。

看着我矜矜在意打开我的小箱,一枚一枚数着我的铜元,预备下了轿车请客,他们彼此望了望,眼睛全闭小了。

焕之把身子坐直,全神贯注地望着前方,似乎透过了中舱头舱的板门,透过了前途浓厚的黑暗,已望见了正去就事的校里的好些学生。

少数人便踅到焕之的座位旁边,抢着看他买来的报纸;其余的人都耸起身子,伸长脖子,向焕之那里望,仿佛看见了径尺的大字“上海光复”,同时仿佛看见了好些迸出火星来的炸弹。

西洋史教师似乎是不干涉主义的信徒,教室里这样骚动,他只把鱼眼似的眼睛在讲义上边透出来,瞪了两瞪,同时讲说声转为尖锐,仿佛有角有刺似的:这是他平时惯用的促起学生注意的方法。

不料此刻在路上遇见,想看看他的欲望又比昨晚强烈得多;终于禁抑不住,偷偷地抬起睫毛很长的眼皮,里面黑宝石似的两个眼瞳就向焕之那边这么一耀。

只觉得非常快适,那两个黑眼瞳的一耀,就泄露了无量的神秘的美。

就在前廊来回踱着,时或抬起忿怒的眼来望那略微缀几颗星点的深黝的天空。

太太小姐们毫不吝惜地检出珍贵的珠宝时新的服装来,因为这比自身穿戴更便于从容观察那些对自己的富藏表示惊诧和艳羡的眼光。

他起先不开口,用满不在乎的眼光向外面的许多脸看着,好像有魔法似的,经他这么一看,所有呼噪的嘴挤动的身躯都被镇住了;一时店门前店堂里见得异样地寂静。

冰如凄然地无目的地看着前方,好像来到一个荒凉的境界,不看见一点含有生意的绿色,只见无边的悲哀与寂灭。

他用清湛的眼睛看着她,透入底里地重读那深刻在心头的印象。血液似乎增加了什么力量,跳动得快而且强。像矜持又像快适的感觉仿佛顽皮的手爪,一阵阵搔他,使他怪不好过。

斜阳把人影拉得更长了。焕之忽然觉察自己的影子同她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几乎成为一个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主宰着他,使他睁着近乎迷醉的眼,重又向她端详。

他还看见金小姐的黑眼瞳像一对蝴蝶,飞飞停停,显出太可爱的闪耀;同时她的躯体在那里舞蹈,构成错综的富于诱惑性的种种姿势。

她把眼睛擦了又擦,惟恐有些微的障翳,累她看不清那与儿子并立的女学生的新媳妇。

我的眼睛真是应接不暇,看清楚这只,又看漏了那只,看见了那只,第三只又飞走了。

他同我谈话的时候,眼光不断的向墙角的油灯飘着,似乎有一种什么感触使他难以安下心去。

到图书馆还《窗外》时,那个老师又把眼睛从酒瓶底似的眼镜里探出,上下打量我一番,企图记住我,在她眼里我一定是个沉迷于言情小说之中的“坏女孩”。

这些闲游的男人,经过每一座木板矮屋,都那么仔细而贪婪地向里面张望,好像野兽俟机捕捉可以饱餐一顿的猎物那样全神贯注。

坐在轮船上两边看,那些古色古香各种各样的堡垒历历的从眼前过去;仿佛自己已经跳出了这个时代而在那些堡垒里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

项王倔强的嘴唇转成了白色,他的眼珠发出冷冷的玻璃一样的光辉,那双眼睛向前瞪着的神气是那样的可怕.

她瞪视着我,眼睛里燃烧着一种狂热的光,满是皱纹的面颊上漾起一片红晕,微微的张着嘴。那神情就像一个孩子,看到一件极心爱的东西一般。

她俯头看我,黑而美丽的眼睛迷迷蒙蒙,像破晓时分烟霭中的两点晓星。

奶奶欢喜的叫了一声,听来多少有些夸张,然后眯起眼睛,无声而长久的望着外面.阳光印着她脸上的微笑,久久不去,仿佛雕刻般富有质感.

王一生孤身一人坐在大屋子中央,瞪眼看着我们,双手支在膝上,铁铸一个细树椿,似无所见,似无所闻。

高高的一盏电灯,暗暗地照在他脸上,眼睛深陷进去,黑黑的似俯视大千世界,茫茫宇宙。

她突然直起身子,圆着两个眼珠子对我看着,好像一点不认得我似的,房里突然静下来,好像大家都停了呼吸似的。

一抬头,看见镜子里那对眼睛,那副灵敏精到的神情复活了几分,咄咄逼人似的盯着我。每次她的眼睛闪着这种光芒时,我都觉得它们已经穿过我的皮肉,一直看到我的心里了。

松懈地靠着椅背,一只臂弯架在桌上,用手托着前额,一双微带醉意的眼睛,在手掌的遮掩下,聚精会神的射在美云脸上,眼光中烧着一股柔情和陶醉及几乎无法控制的欲望,和一股我从来没有在他眼光中见过的爱恋。

他以一种心动的喜悦,惊奇的望着她阅读的神态,那半垂的睫毛,那微微翕动的嘴唇,那时时微闪着光芒的眸子,那凝神的,特殊的专注……

从头到脚都是不自在,那种又陌生又拘束的感觉压迫着他,夏继屏夫妇那锐利的眼光,一直在他脸上身上打转,使他比参加大专联考时还紧张。

眼里仍然饱蓄着泪水,透过泪雾,那对眼珠里已绽放着希冀的、惊喜的、渴望的、热烈的光芒。

她很诧异地看着我,眼睛里的光怪怪的,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他黑黑的眉毛像山鹰展翅,高挑的眉稍向下一压,从深眼窝里射出两道刺人骨髓的寒光。

小女孩那双冒着火的眼睛,像钉子似的,直盯着面前这个人。

她走到我跟前,瞪着一对卫生球似的白眼珠,不住地打量我。

她的一双眼睛像黑洞洞的枪口一样,紧紧地盯着我。

她默默的瞅着他,眼神里有着单纯的信赖和崇拜,她双手紧紧的捧着一样东西,

眼底是一片真挚,一片诚恳,一片女性的温柔

一对温柔的,沉静的,笑意盈盈的眸子,正悄然的凝注在他的脸上.

那女孩的眼睛并没有望向黑板,她用一只小手托着下巴,眼睛迷迷蒙蒙的投向了窗外,她那苍白的小脸上有某种专注的神情,使方丝萦不能不跟着她的视线向窗外望去。

她那对黑眼珠深邃而幽黑,不像个孩子的眼睛,她那专注的神情更不像个孩子,是什么东西占据了这孩子的心灵

孩子再望了她一眼,眼光中有着某种特殊的光芒,某种温柔的、孩子气的、依恋的光芒,这眼光绞紧了方丝萦的心脏

那种眼光,那份神情!恻恻然,盈盈然,楚楚然,动人心魄。

她顺从的抬起头来,举目看著程正,眼中泪光莹然,那神态是楚楚可怜的。

目光是深沉的,研判的,带著一抹深深的同情与关怀,还有份奇异的了解和忧郁,甚至有些严厉,好像在责备她,好像在不赞成她,

她的目光是深幽的,悲凉的,痛楚的,而又期盼的

他正安静的看著我,眼睛里有著研究和审察的味道,他看来是个冷静而深沉的人。

她那几乎没有施脂粉的脸庞细致沉静,在那一团紫色中显得特别清幽。那默默的眼神,彷佛总在做一种无言的倾诉,

你看,他把那圆圆的小脑袋一抬,两颗”黑葡萄”咕碌碌一转,视线就从书本上刹那间扫向正前方。

他像螳螂一样伸着脖子东张西望。

他大睁着眼睛,像一对星星,辐射着尖锐的光芒。

晓兰睁大了一双秀眼,像一汪湛蓝的湖水。

两只眼睛眯得像两弯小小的月牙儿。

她的眼睛像给什么东西沾着,眯缝成一条缝儿,透出一些微弱的、浑浊的光芒。

他大呼小叫地发着威风,眼睛瞪得像豆包。

他的两眼瞪得像两颗要弹出来的算盘珠。

他那一双瞪得像牛眼的眼球上布满血丝。

老人经我一问,脸上悠闲的神态忽然没有了,他把烟从嘴里猛然抽出,抬起头,以深成的目光,望着门外那不停的雨。

她老远就注视着参观的橱窗,和堆满在我们餐桌上的食物,眼睛里闪着饥饿的,贪婪的目光.

在大门口的灯光底下, 我只看到她那裹在一团黑色里的面孔,白皙、瘦削。而那对闪烁著的眼睛,带著一抹难解 的冷淡,沉默的、忧郁的、不安的环视著我们每一个人.

然后,她会转向我这边,轻轻地笑着,微微地歪着头开始说话,一边凝视着我的眼睛。彷佛要在清澈的泉底寻找一晃而过的小鱼似的。

她将两只手搭在我肩上,从正面凝望着我的眼睛。在她的明眸深处,一洼浓黑的液体聚成一种奇妙的图形。 

玉清移开了湖绿石鼓上乱堆着的旗袍,坐在石鼓上,身子向前倾,一手托着腮,抑郁地看着她的两个女傧相。

女孩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眼神却不同往日,变得毫无生气,简直就像画笔在纸皮球上涂的两个圆点,平板呆滞,没有纵深感.

他们互相注视着,好像个人都要把对方的面貌吸进脑去,牢牢的关住。

她的目光像被磁石吸住了一般。

两颗凝滞的眼珠出神地望着窗外,贪婪地欣赏着窗外的秀丽景色。

她的两只惊恐而迷惑的眼睛骨碌骨碌的转。

他垂眉低目,偷偷斜视。

她默默地抬起目光,微微皱起眉心,凝视着西边天际的最后一抹夕晖。

走到跟前,他的眼珠像生了锈的锁心,再也转不动了。

爸爸两眼盯着我的”三好奖状”,站立在那里出神,好像在看着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他侧着头发蓬松的脑袋,圆圆的眼钉子似的扎在我的脸上,不时地点着头,表示已经全部心领神会。

两道眼光却像阳光一样温暖。

他像是还信不过,就死死地盯住我,非要盯我个穿膛不可。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像要从我的脸上找出什么答案。

老人那双冒着火的眼睛,像钉子似的,直盯着面前的那个人。

他一面使劲吸烟,一面眯缝着眼睛盯在对方脸上,就像在显微镜下观察细菌那样审视着。他看得入了迷,像有根线把一双眼睛拴在那飞动的足球上,足球飞到哪里,他眼睛跟到哪里。

从屋里走出一个瘦小的家伙来,他那东张西望的样子就像出穴的老鼠。

她那对机警的眼睛灵活地转动着,永远在搜寻着什么。

他气势汹汹地跑过来,眼睛瞪得好像一对电灯泡。

只见她那两只滚圆的眼睛,恨不得把一对黑眼珠子瞪出来。

他忽地坐直了身子,两只眼睛瞪得像两颗杏子。

她登时惊得嘴巴圆圆的,像条正在吸水的鱼。

他感到那里似乎有一双眼睛,正滴溜溜地转动着,像钻头一样,要透进他心里去。

陆妈妈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久久地,久久地审视着我。

好似一记晴天霹雷,许小艺惊呆了,她跌坐在椅子上,双眼木木地直视着前方,一只鸟飞过,她眼睛眨也没眨。

大家仿佛做错了事似的,个个低着头。但一双双眼睛却不时地瞟向讲台,不过只要一和清洁委员的视线相遇就马上又低下头……

偶尔,看到妈妈一个人坐在厨房,呆呆地凝视着锅盖上散发的水蒸气出神。

那两只闪闪发亮的眸子依旧敏锐地搜寻看雪野上有关野物的蛛丝马迹。

他蹲坐在门槛上,怀抱着心爱的书包,双眼凝视着渐渐变灰的天空。那焦灼的目光,像是在盼望什么东西的来临。

每天夜晚,我都出神地凝视着镶嵌在夜幕上的星星,它们像无数闪亮的眼睛,带着深深的祝福温和地注视着我,从不厌倦。这些眼睛每一眨动,都犹如赐予我的一份祝福的厚礼。每天夜晚,它们都是这样,陪伴我走进梦乡。

麻利地将报纸送给我,那深邃的目光,却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我有些奇怪,我将钱递给了他并惊奇地看着他。他似乎感觉到我的不安,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嘴唇张了张,但始终没有出声。望了我一眼,那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悲凉……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放肆地把自己的目光射在他脸上。他依然如先前一样透过窗口看外面的风景,但看他一动不动的眼珠子就知他没调好焦距。”该死,那能成像吗?”我真想跳起来把他的脸转向我,并且用目光逼着他看我。可惜那种念头只能是想想却不能实施。因为这是有损于淑女形象的。我只得再次把视线移至窗外……

婉珍涨红了脸,低下了头,只轻轻答应了一声;忽而眼睛又放出异样的光,微笑着,抬起头来,朝钱时英瞥了一眼。钱时英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相遇的时候,倒是他惊异起来了,马上收了笑容,做出一种疑问的样子,迟疑了一二秒钟,他就下了决心,走出了办公室。这时候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己经走得空空,天色也黑沉沉地暗下去了。只剩一段雪片的余光,在那里照耀着婉珍微红的双颊,和水汪汪的两眼。

李老师,她的眼几乎是眯成一条缝,流露出一种老师特有的打量坏孩子的目光。她从上至下,似乎是很不相信的样子,那双眉之间几乎结成了一个小团,而后,目光停在了我的脸上。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随即调皮地歪着头,两条漆黑的小辫子在脑后晃动着:一双神气的眼睛扫视了我们一下,最后把目光集中在我脸上,她那白里透红的圆脸蛋上顿时露出了”挑战”者的得意笑容。

卷子发下来。迅速扫视一番,脸上的肌肉抽搐一阵,又增了一层汗。接着,一双狡黠而又带着稚气的眼睛开始扫射,发出探测的”超声波”,对准监考老师。噢!原来老师在闭目养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场虚惊!

吉利亚物的眼光盯在远逝的帆船上,固定不动。这双固定的眼睛不像人世上一切人的眼睛。在这悲伤的、沉静的瞳孔里,有不能描绘的东西存在;这眼神儿充满幻灭的希望所留下的安宁;是对一种成就的悲惨接受。要了解这样的眼光,应当去看一颗天际的流星。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眼光仍然留在那空间的小点上的眼睛里,神圣的黑暗渐渐出现。当绕着基而多密尔的无边的海水上涨时,无限平静的黑暗在吉利亚物深邃的眼睛里扩大展开了。

几十年来,我多少次经过这里,从火车上遥望泰山,每次都想起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这句话来。

远远望去,特别诱人的是牧场的黄昏,落日映红周围的雪峰,像云霞那么灿烂。

哦,多少次了,每当我向前眺望,总觉得满目葱翠,心里宛如注进了汪汪一泓碧水,可舒畅了。

靠近二天门的石坊,向四下里眺望,我又是骄傲,又是担心。骄傲的是我已经走了一半,担心的是走不了另一半山路。

我靠住升仙坊,仰起头来朝上望,紧十八盘仿佛一架长梯,搭在南天门口。

更妙的是明月夜,抬头仰望,天是那么蓝,几乎透明似的,月亮离山顶,几乎不过几尺。

抬头仰望,是烟是雾,我们分辨不清,只见灰蒙蒙的一片,把老大的一座山,上上下下裹个严严实实。

入夜,我们站在宾馆的露台上,沐浴着这深山的芳馨夜气,仰望傍山而起的各个高大建筑物的灯光,真像万点繁星。

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正是云收雨霁。俯视我们刚来的道路,则是白雾弥漫,山下像是在下雨。

我从高楼窗口向下俯视,马路纵横交错,行人像蚂蚁那样很小很小,在缓缓移动,汽车简直像玩具似的,有趣极了。

俯视谷底,丛林挺立,宛如人头上的怒发。这时忽然从山谷上长出两只牛角来,随着牛的全身的出现,掮着犁的人形也尽收眼底。

我常常出神地凝视那些美丽的星星。它们像一个人的眼睛,带着深深的关切,从不厌倦地望着我。

考卷发下来了,好久好久,他还没有动笔,只顾呆呆地凝视着一道道题目,就像能看出它的答案来似的。

她转过身来,凝视着我。她的眼睛里,有一道奇异的复杂的亮光在跳动,仿佛心里正在翻腾着的屈辱、惊疑、困惑、感激和喜悦一下子涌上来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沿着她美丽的脸颊,无声地淌了下来。

老师那审视的目光在每一个同学的脸上扫来扫去。

叶静雅回过头,盯着喜花儿,从那狮子头般的波浪式卷发——一寸一寸地审视着——一直看到那双玫瑰色乌亮而时髦的新皮鞋。

他撇撇嘴,笑了笑,镜片后的光点露出蔑视的神情,然后不屑一顾地回身就走。

在灿烂的光辉下,那画像在框中跃跃欲出,显然是一幅好画。然而他却高傲地只瞟了一眼,投去蔑视的目光,似乎并不在意。

母亲的眼睛直直地盯住他,仿佛凝滞了一般。

他那贪婪的目光,死死盯住了那只精致的小提包。

她霍地欠起身,那双燃烧着怒火的眼直盯着我。

这姑娘一双虎视眈眈的大眼,充满敌意地盯着他。

她那黑如点漆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紧紧盯着老师。

经他盯住看了一眼后,仿佛人的心肝也能被透视得出来的样子。

琴琴粉团似的小脸上,一双葡萄珠似的眼珠儿正含嗔带怪地盯着他。

老汉一面使劲吸烟,一面眯缝眼睛盯在小周脸上,就像在显微镜下观察细菌那样审视着。

小兰睁大了一双秀眼,像一汪湛蓝的湖水。

那人发怒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瞳仁里像有一团火。

她跳起脚来,大睁着眼睛,像一对星星,辐射着尖锐的光芒。

“这真是太好了!”弟弟的眼睛睁大了,像两只黑亮的玻璃球。

姑娘大睁着她那两只像黑葡萄似的眼睛,呆呆地听着,像是入了迷。

哥哥眯缝着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贝贝一乐起来,一双亮亮的眼睛眯成一对小月牙。

妹妹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巴咧到了耳朵边儿。

他眯着眼,一言不发,宛如在精心编织一个甜蜜的梦。

他的眼睛像给什么东西沾着,眯缝成一条缝儿,透出一些微弱的、混浊的光芒。

她两只眼睛是细眯着的,一流汗,就眯得更细了。不过,透过那细眯的眼缝,闪射出来的却是机敏、聪慧而又幽默的目光。

他的眼睛眯得如同两颗熟透的李子。

他昏花的眼睛瞪得像两颗闪亮的玻璃球,一眨一闪的。

他瞪着死鱼似的眼睛,从中发出惊疑的光来,盯住了我的脸。

他走到我跟前,瞪着一对卫生球似的白眼珠,不住地打量我。
他铁青着脸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额上的青筋直跳,眼球朝我瞪得像是要飞出眼眶。

他双眉紧蹙,眉心仿佛用木刻刀凿了一道伤痕。

同学的眼睛都盯着运动员手里的球,球在飞动,大家的眼球也在不停地转动。

忽然,她抬起眼皮,扫视了一下周围。

一扭头,我正看见那个姑娘好奇地盯着我的脸。

她望望我,想说什么,但没开口,只是抿嘴一笑。

那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对我们的关切之情,脸上笑吟吟的,令人感到亲切和温暖。

一双悲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病房的天棚,天棚是灰白色的,她绝望了。

他,一把抢过递来的考卷,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便顿时消失了。几秒钟后,他粗鲁地把考卷揉成一团,随手塞进抽屉,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这笑容带着几分不屑一顾的情绪,可也夹杂着一丝苦楚。

老师好像生气了,那原本一双和善的目光此刻变得咄咄逼人,紧紧盯着大家。同学都不说话了,几十双眼睛注视着老师的脸色。

那是周一的午后,当我走进“优秀作文展览室”时,一种异样的气氛感染了我。一百多篇作文别在红幅,每个人都专注地看着,眼光亮亮的,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

小朋友长时间仰望着天空,和平鸽迎着阳光在天空中自由飞翔,五颜六色的气球系着红色的飘带,冉冉升腾,将蓝天打扮得绚丽多彩。气球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像夜晚天空中的星星,大家依然仰望着,真想一眼望穿那无边的天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位已经退休的方老师,真不愧是老花把式。你看他,弯着腰,双手往身后一背,从花到叶,从茎到枝,看的是那样认真仔细,还不时地用指甲抠抠盆里的土,看看颜色,试试湿度,嘴里不住地“啧啧”称赞。

他的一双眼睛像黑洞洞的枪口一样,紧紧地盯着我。

今天,这家伙滴溜溜的眼睛又像扫描器似的跟踪我了。

他怔怔地盯住我,半天不错眼珠,那眼球仿佛是铆死的,不会转动。

他盯住我,目光像狼一样凶狠而阴沉。

他那眼皮突然挤成一条缝儿,就像射手瞄准目标似的对准我。

他那对大白眼珠子活像两把锥子似的,紧盯着我。

他走了过来,叉开两腿,狠盯着我,像要用眼睛瞅化我似的。

她死盯着那野小子,就像是防备着就要扑过来的豺狼一样。

他左右开弓,送给我两个大锅贴,直到今天,我还觉得腮帮子痛呢。

他上前左右开弓,一边七八个耳光,打得那歹徒的麻脸像发酵的黑面粉馒头。

他们俩拼命地互相扭打起来,好像都要把对方撕成碎片才甘心。

那姑娘眯着眼,一言不发,宛若在精心编织一个甜蜜的梦。

看到这情景,喜得他本来就细眯眯的眼睛,像是指甲掐出来的,成了两条弯弯的细缝儿。

他那半眯起的眼睛,显示出追根究底的神情。

他两只眼睛是细眯着的,一流汗,就眯得更细,不过,透过那细眯的眼缝,闪射出来的却是机敏、聪慧而又幽默的目光。

他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倚在门旁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她眼睛瞪得宛如桂圆,转过脸来望着我。

那女人瞪圆了双眼,仿佛两个铆钉把笑容铆死在那儿了。

她瞪着死鱼似的眼睛,从中发出惊疑的光来,盯住了我的脸。

她气愤地站了起来,两眼瞪得铜钱大。

她昏花的眼睛,瞪得像两颗闪亮的玻璃球,一眨一闪的。

他把眼睛瞪得如同两颗熟透的李子。

这巨大的打击使得她足足三天滴水不进,瞪着一双鱼似的眼睛,痴痴迷迷发愣。

他气得一对眼睛瞪得像两盏灯。

他气得青筋根根暴凸,两眼瞪得像两只小灯笼。

父亲那对眼珠子瞪得足有核桃那么大。

我抬头一望,只见西北边天上的乌云,像排山倒海的怒涛向头顶压来。晴朗的天空,转瞬间变得暗淡如同黄昏。

夏夜,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闪烁的星星好像将它装饰成了珠光宝气的宫殿穹顶。

这座险峰像一柄锋利的尖刀,怒插云霄,仰头一看,差点把帽子都甩掉了。

抬头望去,只见有一绺飘忽不定的白云缠绕在山腰,就像人腰间系着白色腰带。

仰首望去,一条瀑布从云隙中倾泻下来,翻滚的波浪似银絮飞舞。

仰首望去,只见一道巨大的瀑布,从高高的山崖上,奔泻而下,像一匹抖动的白绢,挂在山上。

站在山顶上凭高眺望,豫园,就像一幅缤纷斑斓的古画,一览无遗地铺展在我的脚下。

在山顶放眼远眺,远处的景物浓淡融汇,似有似无,如雾如烟,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远望,湖心亭在夕阳的照耀下愈加显得虚无缥缈,愈加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的样子,宛如一块绿绿葱葱的翡翠漂浮在湖上。

我站在观景亭上,极目远望,只见西子湖宛如一面撒满碎银的明镜,闪闪发光。

远眺西北,太湖就像一片闪闪发光的明镜横卧在天际,透过那白茫茫的轻烟浮云,湖中的渔帆依稀可辨。

远远望去,这些柳树绿得有如烟雾,晕得如梦一般,禁不住近去看时,枝梢却并没有叶片,皮下的脉络是楚楚地流动着绿。

从上望下去,这些别墅像是一只只巨大的彩蝶,在绿阴中小憩;又像是一颗颗珠宝,熠熠生辉。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关于看的词语和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