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吃的词语

词语
吃喝 进餐 就餐 饱餐 会餐 贪吃 贪嘴 狂饮 畅饮 豪饮 暴饮 美滋滋的 津津有味 风卷残云般 狼吞虎咽 一口吞下 囫囵吞枣 两腮胀鼓鼓 咂咂嘴巴 咀嚼 咕噜咕噜地喝 一饮而尽 开怀畅饮

短语
吃完了,纷纷爬下凳子,桌上是饭粒呀,汤汁呀,骨头呀,渣滓呀,加上纵横的筷子,欹斜的匙子,就如一块花花绿绿的地图模型。

锅里依然蓬蓬地冒着热气,炽红的炭块仿佛盈盈的笑颜。手里的筷子文雅地伸入碗碟,又送到嘴里。酒杯先先后后地随意吻着嘴唇。

他把半杯残酒用力泼在地上,好像这残酒就是他所不屑担心的魔鬼,随着又斟满了一杯,高高一举,好像与别人同饮祝杯似的,然后咽嘟咽嘟一口气喝干了。

他一个人离开屋子,慢吞吞的走到村边,蹲在一棵小树下面,皱着眉头,眼睛茫然的望着面前的原野,噙着他的小烟袋,隔很长的时候把两片嘴唇心不在焉的吧塔一咂,就有两缕灰色的轻烟从鼻孔里呼了出来。

西安的小吃是出了名的。羊肉泡馍,酸汤饺子,和各式的面条,砂锅美而价廉,我由着性子大吃了一通。可炒菜的味道就不敢恭维了。但也有一点好处,量大的惊人。即使是小盆的辣子鸡,在上海的餐馆恐怕也得用大盘装了。

我小口小口地嚼着,细细品尝:外层焦脆,内里绵软,加上花椒和孜然的香辣,就是上好的意大利馅饼也没有如此美味。一点点面粉、盐、水、花椒、孜然和素油经过山里人手的糅合就成了美点。一切是如此神奇,又如此不经意。

常常突然停下来,很小心地将嘴边或下巴上的饭粒儿和汤水油花儿用整个儿食指抹进嘴里。若饭粒儿落在衣服上,就马上一按,拈进嘴里。若一个没按住,饭粒儿由衣服上掉下地,他也立刻双脚不再移动,转了上身找。

吃完以后,他把两只筷子吮净,拿水把饭盒冲满,先将上面一层油花吸净,然后就带着安全到达彼岸的神色小口小口的呷。

他把碗递过来,眼睛望望我,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里面游动,嘴角儿缓缓流下一滴水,把下巴和脖子上的土冲开一道沟儿。

他正在起劲地吃,梳得精光雪亮的西装头,歪在一旁,拿着银筷子的手,白嫩细致,一个小指头,那么女人气地跷着,一张比我还小巧的嘴,撮着,细气地吹着刚夹起来的年糕。

桌上放着一碗雪白的热气腾腾的粥,粥碗前是一盘腌莱,有长条的青黄色的豇豆,有灯笼形的通红的辣椒,还有萝卜,米白色而圆滑,有如一些煮熟了的鸡蛋。

爷爷更逗,仰着头,把瓜举得老高的,像吹口琴似的拼命吸着,生怕掉了一滴瓜汁。

他一口一口的,伸舌头去舔那饭盒中的饭,只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狼狈相”,只希望那盒便当快点“舔”完,偏偏肉松沾上了鼻子,辣椒又呛了喉咙,他憋着气,既不敢咳嗽,也不敢出声音,怕引起别人注意……

我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摘了一颗放进嘴里,咬开樱桃,甜津津的汁水流到嘴里,感觉甜中带酸,你一定会说酸甜可口好味道。
这时,我摘下一个葡萄,剥开外皮,只见晶莹的果肉,好像一个软软的珍珠,把它放入口中嚼嚼,甜甜的、凉凉的,顿时,感到清爽无比,舒服极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可以尝尝麻辣火锅的味道,我们下去一看:哇!八张桌子,坐满了六桌。刚好有两桌,菜一端上来,我首先夹住豆皮,烫了以后,马上往嘴里送,辣得我张不开嘴巴,真是好久没吃得这种味道了,油在肚子里翻滚,这时喝一口饮料下去再好不过了。还有鱿鱼,还夹了一股海味在里面,真可称为山珍海味,看我弟弟,吃的满嘴流油,嘴巴辣红的像口红一样,幺爸每天能赚90多元钱呢!

终于等到会餐了。我刚拿到筷子,其他人已经抢开了。他们发疯般地往自己盘子里夹,夹够了,才坐到一边慢慢“品尝”。一大桌东西转眼间就“消失了”。爸爸妈妈动作慢,只勉强夹了一丁点。我也顾不上爸爸妈妈,自个儿狼吞虎咽起来。

柔软肥腻的红烧猪蹄骨端上来了,我暗暗吞了口唾沫,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起来。

他的嘴张得大大的,仿佛怕辣的人吃了辣椒。

他端起饭碗往嘴里直扒,好像嗓子是个直筒,饭一下子都流了进去。

他吃得很快,流星赶月一般,盆子里的饭迅速减少。

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

弟弟的嘴被食物撑得很满,每当他的牙齿动一下,两腮就像吹气似的鼓胀一下。

我们一边干活儿,一边挑最红的,个儿最大的枣往嘴里塞,像蜜一样甜的枣吃在嘴里,醉在我们心里。

小妹妹托起一块西瓜就往嘴里塞,吮着,嚼着,咽着,两腮鼓得像两个乒乓球,鼻子和下巴都沾满了瓜汤。大人们被这个“小馋猫”逗得哈哈大笑。

他习惯于放开肚皮喝粥,什么时候灌到了嗓子眼儿,把肚子撑得鼓一样,才肯罢休。

他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口里,两片嘴唇上下起合,发出唧唧响声,然后,喉结上下一动,咽了下去。

一海碗牛肉面三下五除二就让他吃了个碗底朝天。

他吃起东西来是不大斯文的,大口大口地吞嚼,发出呱哒呱哒的响声,片刻就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个干干净净。

老人的满嘴牙齿快掉光了,嘴巴子扁扁着,嚼口饭好像用嘴唇把饭搓碎了似的。

他顺手抄起一个芝麻烧饼来,一嘴吃成个月牙儿,两嘴咬成个银锭样,三嘴成了斧头形,第四口全都肃清了。

他吃得太多了,撑得大肚子像锅一样圆。

把蟹肉往放有鲜姜末的镇江醋里蘸后,放进嘴里,啊!那股子鲜美劲儿,胜过天鹅肉。

饭桌上,10双筷子像穿梭一般,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这老头儿吃东西可有意思了,上下嘴唇撮合成一朵龙舌菊似的一凸一凹地在作机械运动,下巴也向前翘起。

他吃蟹具有高超的艺术。他仿佛熟悉螃蟹解剖术似的,能把螃蟹最角落最隐蔽部位的肉都剔得光光,蟹壳就像水洗过的那么干净。

黄鳝片放进沸滚的卤汁中涮了一圈,蘸着小碟里的蒜泥香麻油,送人口后,最初的感觉是鲜——鲜得仿佛在吃味精,接下来的感觉是辣——辣得舌头麻酥酥的,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在轻轻地叮咬。

几杯酒下肚,孙小姐的脸红成一朵花。

她只喝了一口酒,顿时胜似桃花,泛起一层红晕。

刚才,她乘兴饮了几口佳酿,现在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

一提起喝酒,二叔乐得鼻子眼窝都挪了地方。

他又喝完一碗酒,脸上像重枣一样红。

这杯白酒灌下去,我感到食道里火烧火燎的,就像被一根烧红的通条捅了一家伙似的。

他已一连喝了八杯酒,宽脸盘此时像刷过一层深红甲板漆。

那老家伙又端起一碗酒,像往老鼠洞灌水一样,一饮而尽。

半杯酒下肚,呛得他大声咳嗽起来,胸腔像着了火,又像被撕成了好几块那样烧得难受。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络小说写作中描写吃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