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写作女频作者一个女人授课内容

女频作者一个女人授课内容
2009-10-4

授课人:一个女人
主持人:萧 楚 生

萧 楚 生:你开始写家斗宅斗文的初衷是什么?
一个女人:说到写文的初衷吗,很简单,就是我看书很快,一部《鹿鼎记》也就只够我看一天,并且不是翻翻而已那么看啊。而我在网上看小说看得太心急,大神们的文更得有些慢,一急,便自己写文了,写了才知道写文与看文那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萧 楚 生:好,那么,家斗和宅斗,是否属于种田文,到底什么是种田文?
一个女人:种田文,也就是家常里短文,女频常见的种田文大多以古代为背景,有穿越的,也有不穿越的。如《平凡的清穿日子》和《明朝五好家庭》都是穿越文。
现在主站上有很多现代都市类的种田文:主角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件宝物,内含异度空间,或是田地,或是山泉。对主要为农作物的所有经济类作物及各类畜牧均有效果,可使蔬菜瓜果口味变好,鸡鸭鱼肉肉质鲜嫩。主角基本经济来源就是出售此类成果及开办农家乐,同时兼带领村民致富。此类文基调温馨舒适,基本无阴谋及其他一切肮脏事物,适宜男女老少观看。同时此类文也介绍一些时下年轻人不知的农村旧事及习俗。
代表作:《随身带着俩亩地》,《随身装着一口泉》,《开心农场》。种田,大家知道是非常辛苦的。
种田文也就是:
  1,是指穿越文、架空文不开“金手指”,不论是写平凡生活,还是政治、军事、历史,要能自圆其说,符合逻辑,硬伤少。
  2,是指穿越文、架空文作者行文的态度,文章内容、细节符合史实,无论衣饰、物品、气候、武器、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等,要么符合史实、有出处,要么改变历史能自圆其说。
  总之,种田文写作是很累的,需要作者要有人生阅历与相应的知识。
  推荐:《大汉帝国风云录》、《新宋》、《明》、《唐朝好男人》、《明朝五好家庭》、《平凡的清穿日子》、《异时空之抗日》
家斗和宅斗属于是种田文,家斗设计到的场面要大一些,而宅斗只限于一个大院子,对于大院子以外的事情即便有涉及也不是重点,不是重要的脉络。
家斗和宅斗就看你侧重什么了,如果侧重于争夺家产,主角怎么弱小,怎么成长,怎么斗败了那人欺他的恶亲人,怎么掌权过了幸福的生活,这个就应该是家斗–主角可以在大宅院外生活,也可以在大宅院内生活。

萧 楚 生:那你对种田有自己什么样的理解呢?
一个女人: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的理解,种田文就是写家长里短,身边的人与事儿。要真实,要能在平淡中感动人,让人笑也好,让人哭也好,只要让她感动了,就可以了。

萧 楚 生:那么,在异世界,主角慢慢成长,然后成为一方豪雄是否等于种田?
一个女人:我个人认为是的,种田文的基调就是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平凡人的生活如果只有吃吃喝喝,当然不会有人愿意看,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可以怎么过取决于作者。
这里是小说,不是现实,所谓的真实,不过就是不要开金手指,假想一个真实的世界,如果是我们在那里生活,会如何,我们想要达到自己的目标会如何做,异界为什么不可以种田,成为英雄就不算是种田了吗?种田也是需要主角升级。

萧 楚 生:那么,种田文里,是否“斗”就是主线呢?
一个女人:种田文里斗不是主题,以斗为主题的是家斗、宅斗,宫斗。如果你写得种田文是以上三种,可以斗,不然斗就不是,看主站的《俩亩地》就知道了。

萧 楚 生:家斗宅斗主题是为了什么而斗?其中哪些内容是现在的主流主题
一个女人:斗嘛,有很多种啊。可以为了家产,为了感情,为了名,为了利,可以为了一切能为了的东西,只要你想到了。
至于什么样内容的斗是主流,汗个,我说我不知道,你们不会拍我吧?我个人根本不明白什么叫主流文,而且我个人认为,只要你把一种类型的文写得顶峰造极了,就一样会火,火了的是不是就算主流文呢?就算不是主流又怎么样,反正文红了,钱赚了,我写文,目的简单就是为了钱钱。

萧 楚 生:咱们继续下一问题吧,家斗中的斗字的度是怎么样的?
一个女人:斗的度?这个要看你文的情节安排,种田文本身就是家长里短,你要让读者喜欢看下去,必须要一环扣一环,这些环可以是斗,也可以是其它,你如果斗了一环又一环,那么读者会看得紧张,会累。个人认为要在一定的高潮后,写一个平缓的过程,这样会比较好。

萧 楚 生:同是一家人,是不是要斗的焦头烂额的才行?
一个女人:斗得焦头烂额?这个个人认为是不太好的吧?当然,也要看具体情况。写文没有定例,没有公式,所以是不是需要焦头烂额,还是那句老话,要看你的整个的情节脉络设制来说。斗得太狠了,太过了,要考虑书友们是不是能接受的了。

萧 楚 生:宅斗如何写出大气 ?
一个女人:宅斗大气?我想说得就是宅斗小气吗?文的大气与小气取决作者的设定吧?红楼梦写得不小气吧?它可是宅斗文呢。

萧 楚 生:根据女人的说法,你的意思就是看作者的功力如何,对吧?
一个女人:种田不只是家斗和宅斗可以写,我写得是这种斗的种田而已,而如果写异界的种田呢?再说,就算是宅斗,如红楼梦,它也不小气,这个同作者的阅历有关,同样一个故事,不同人来写,感动得肯定不是同一群人,同样一个故事,不同人来写,感动得肯定不是同一群人。

萧 楚 生:那么,女人在写文的时候,初衷是想感动哪一群人呢
一个女人:没有想过要感动哪一群人,只是想写一个我不可能成为的那样的人,我生活中是一个火爆的人。

萧 楚 生:我们写文之初,一般会设定一个读者层吧,至少我会这样做,所以,我很想知道,女人开笔写云舒的时候,是想带给自己,或者别人什么样的感动?
一个女人:我写《云》一文的时候,只是想写便写了,就想写一个淡定的女人,如此而已。

萧 楚 生:你的初衷,大致是决定了你的读者层是哪些人。
一个女人:我在办公室里工作,当初写文的时候,正赶上了一个同事婚变,而我在与同事们说话的时候,并不是外表上看上去的那么光鲜,撕开了表面,每个人都有血淋淋,不能与人看得一面。

萧 楚 生:你的初衷,大致是决定了你的读者层是哪些人,你能取得成功,就说明,这个层的人群,是女频的主流读者层之一。女频的读者还是白领的居多,但是,在生活中经历的痛苦,也并不比结婚人士少。
一个女人:我没有成功不说,就算是成功,也只能说是运气使然,不是必然。白领们并不在于年轻不年轻,而在于她们的伤痛都是隐隐的,不能同人说,但却比常人遇到的伤害多很多。这些人,怎么说呢,阅历多,表面坚强,内心很敏感柔软。

萧 楚 生:是不是琐碎的事情都归入种田文,种田文是不是越琐碎越好。我感觉很多人的种田文已经陷入到琐碎里了。
一个女人:种田文并不能说是琐碎的事情,是我们身边平凡的,一种近似于真实的生活。种田文不是琐碎了好,相反,种田文绝对不能琐碎,琐碎的文有谁喜欢看?任何文琐碎了都不会有看人喜欢看。文,总是有详略重点的。
在这里说明一下,每个人喜好的东西不同,就像有人喜欢吃某样东西,有人不喜欢一样,看文也是如此。有些文很火、很红,但是我们有时候却看不下去,只能说此文不是我们的所喜欢的那一杯茶,如此而已。
而种田文对于不喜欢此类文的读者来说,就是琐碎文,只是在喜欢种田文的人眼中,种田并不琐碎。当然如果种田文陷入了过于琐碎的怪圈,我个人认为成绩也许会不太好……

萧 楚 生:那女人姐,你如何处理平凡生活的种田文里,会有可能出现的琐碎,比如说,古代家庭生活里的规矩的描述,和宅院的模型。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琐碎。
一个女人:我的文,有一个极大的缺陷,我没有人物及环境的描写,看过我的文都知道,因为我不擅长。所以,宅院的布局,我没有交待过,只是在情节中主角或是哪个人自在哪个场景时,就直交待了地名完事儿。

萧 楚 生:但是,你很会拉伸剧情的延展。起码你做到一点,以剧情为主,这个是网文的要点。
一个女人:倒是总有人搞议我拖文,可我发誓我真得没有,只是就这样写了。我写文,就是按照情节发展往下写。

萧 楚 生:如何把种田文的剧情深入下去,你是如何考虑的。
一个女人:深入下去?我写得文只是按照一个主要脉络在走,种田嘛,就是由弱变强的一个过程,这很好发展的吧?宅斗的特点,就是环环相扣。所以,一事连着一事,没有想过深入的问题,所有情节发生的事情,已经在大纲里写好了

萧 楚 生:长篇种田文的时候怎么把握剧情的节奏?种田文要如何写才不会显得冗长。
一个女人:种田文要如何写才不会显得冗长,种田文很容易就能写个百八十万,上千万也可以,因为你可以自主角小时候写起来,只要写与主角相关的让他由弱变强,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情节,那么不会有人感觉你的冗长。不过,这里的情节,要看作者编故事的能力了,如果故事不能吸引人,就是冗长了。
萧 楚 生:这个说法,我同意,金庸在写射雕的时候,是从主角的父辈写起,占了书的一小半,但是,我们在看的时候,并不觉得冗长。
一个女人:说到情节的节奏,我个人认为,一个小高潮连着一个小高潮,层层推进,达到大高潮,然后缓后,下勾子,然后继续小高潮,我个人认为情节节奏是这样的。

萧 楚 生:如何处理宅斗中情节太过紧凑带来的疲劳感,毕竟现在都是快餐文字,看着那些一点两点还是好的,如何拉伸情节让大家觉得愉快却又不俗气,在“斗”字主打的文章里,怎么做到缓和剧情,让它不至让读者感觉过于紧张
一个女人:关于情节紧凑,如果拉伸情节不使读者们受不了,这个问题我个人处理上就不是很好。种田文本身就是平淡的、平凡的生活,如果你写得太平了,太淡了,也就没有人看了,你要写得人感动,写到人的心里去,这样人家才会愿意看。只要感动,就不会有紧凑感,也就不存在拉伸的感觉。种田文对于拉伸情节有些忌讳吧?毕竟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你再拉伸它,就不好了。
至于家斗写得愉快,这个不是我的长项,汗个,推荐大家去看圆不破大神的《不良少夫》,斗得人牙痒痒的同时还能笑上一笑。种田就是平凡的生活,在平凡中找到亮点,以此亮点来感动人。

萧 楚 生:这个对生活阅历要求比较高,所以,要写好,我看种田文真写得好的,都是已婚人士。
一个女人:已婚的人士?不过,只要阅历富丰些,喜欢观察的人都可以。

萧 楚 生:有很多人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种田文还能红多久,现在女频的榜单上,基本是种田占据了。
一个女人:首先,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也好想知道答案啊!个人认为,文种的红与不红,是人们看文的一种心态在变化吧?这要看读者们什么时候腻了种田,而又移情别恋上什么文种了。
种田的红,我个个认为与生活中夺力的增加有关联。其实,修真啊,异界的文也不是不红了,前辈们写得太多太好了,想像空间已经不太大了吧?所以,写得文让人有了类同的感觉,种田也一样。

萧 楚 生:我个人感觉,妖仙文可以起来,就女频而言,咱们不说主站。
一个女人:这个,我没感觉,对潮流没有感觉。

萧 楚 生:我们作为作者,是不是要看看下一场的流行趋势呢。我说的预测,是针对职业作者而言。
一个女人:我个人认为写自己所擅长的,是不是会比跟潮流走更好些。比如我就尝试写过轻松搞笑的文,也不是写不出来,已经弃了一个坑在那里,写得太累人。

萧 楚 生:嗯,也是,没有爱的话,文章如何也写不下去的,感动自己,也能感动别人。
一个女人:我听我一个朋友说过,她写文感动的自己哭得不行,可是读者们没有感动。

一个大包:对于复杂的人物关系,该如何处理?女人你是列提纲还是写笔记?
一个女人:我写文的时候,大纲是大纲,人物小记是人物小记。

弈 澜:如何塑造出人物性格,像云卷里的小柜子就塑得很好,让人恨得牙痒痒。
一个女人:那个柜子是有原型的,如果我们把在现实世界中的真实情形或是情感带入,那么这个人就会在文中成为那个你心目中的人,可以是可恨的,也可以是可爱的。你可以艺术化,我以一个男人为原型,把其它另外两个男人做得可恶事儿也加进去,便成了柜子同学了。

弈 澜:那是不是大部分人物都有原型,比如婆婆和小三。
一个女人:婆婆取决于同事儿们的抱怨,婆媳关系,千古难题,小三?这个还有个不可恨吗?

圆 不 破:女人塑造人物的时候更侧重于哪一方面?是对事件的应对?还是更依赖作者的描述?多写写她的心理活动之类的,哪个更直观一点?因为我以前很喜欢写心理活动,后来刻意克制了一下,导致现在心理活动越写越少,行文也渐渐偏于对话流了,有点迷糊了,写一个人的时候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一个女人:我写文的时候,首先是写故事,然后再修几遍文,按着人物的性格,对情节有所删减,这是我的习惯。我写文的时候,心理活动是极多的,这都要成为文的硬伤了

麦言麦语:人物的性格表现,最突出的在哪几个方面?
圆 不 破:妖妖,其实这个问题只看谁的作品是解决不了的,因为各人遇到的问题不太一样一个女人:我个人认为,心理描写不能少吧?我是不会减少太多的,因为我的行文好像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心理活动特别多,人物的一些特质也是通过心理活动的描写来完成的。
圆 不 破:嗯,心理描写肯定不能少,但是太多的话又被人说成矫情,克制了之后难免会加大对话的比重。

即墨无双:如何摆脱对话流?
圆 不 破:我可能有点误导大家了,各人的情况不一样,我说的“对话流”只是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文中的对话有点多,但又觉得缺哪句都不行,加心理的话又觉得重复,所以才会有这个问题,我纠结的是一段情节到底是用对话表达更好,还是用心理表达更被读者接受。

圆 不 破:我写阳谋的话多就一句话代过了,阴谋的话会从一个点慢慢展开,可能会从一句话,也可能会从一件事,但决不会只写表面这件事这么简单
一个女人:所以说,每个人写文不一样,所以处理同一个问题也不一样,这也就是所谓的风格吧?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站,这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希望我们一起在写小说的路上共同进不上和成长。
初九网络小说写作 » 网文写作女频作者一个女人授课内容